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彼岸花开
    凡塔斯千算万算,偏偏算漏了人心,未曾看到已故去女人在家中众人心里的重要性,也就错过了最好的挽救的机会。

    他很快就接到了手下的报告,说已经发现了城畔生的踪迹。

    在这同时,彼岸花盛开的后院中正在对坐赏花的蔚·凡塔斯两人也受到了一条简讯,‘一切就绪’。

    “不愧是那家伙,挺快的。”零·凡塔斯不知是赞赏还是嘲讽,轻轻摘下了一朵开得正好的花朵,纤细而热烈,凄美顿生。

    “花不见叶,叶现花落,你说她怎么就喜欢这种植物呢?”

    蔚·凡塔斯只是淡淡地看了眼那株绿杆红花,“因为她爱上了一个错的人,还把这个错误延续了一生。”到死都没有后悔过。

    “这真不像你说的话,但是很正确。”零·凡塔斯看着他,神色也变得冷漠,“通知了大哥了吗?”

    “走了。”

    看不见的风暴缓缓降临,但是这和普通人没有关系,大家都在继续着自己的生活,抱怨各种琐事,却非常的平静。

    另一边,舍耶夫家族,空明闲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脸色非常地不好,好不容易才压下翻涌的火气。

    “今日找我又有什么事情?”这个女人,上次让他去杀城畔生,却没有告诉军部围剿自由军的消息,险些让他被卷到那场硝烟中。

    结果现在又找上门来,多半又是在算计什么。老头儿摸着自己初初痊愈的手臂,被电磁炮打中的痛感似乎还残留在骨子里,让人浑身发麻。

    卜兰娜·舍耶夫一脸瑟缩相的老头子心里唾弃不已,脸上却堆起了笑意,“叔公上次还请您千万不要误会,我没有得到消息险些害了您,先给您道歉了。”

    女人坐得优雅端正,所谓的道歉不过是微微低了下头而已,没有丝毫的诚意,空明闲怎么可能相信,但是他作为长辈不得不拿出气度来。

    “既然是无心的,我便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那以后……”我与舍耶夫便再无关联。

    还是决绝的话还没有说完,卜兰娜便抢先说道:

    “你当然还是我舍耶夫家族的长辈,血缘是无论如何也更改不了的。”女人轻轻地吹了吹热饮,“以后不管您是回了空谷还是走在外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说白了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跳不开。尤其是现在新任族长唐·舍耶夫又进了裁判所的情况下,她必须将这个五千级给拿捏住,否则舍耶夫家族家族岌岌可危!

    言尽于此,空明闲脸上白了又青,青了又黑,深吸一口气后看着这个女人,问道:“究竟是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吧,至于什么血缘,以后也不要再提。”这么个心机深沉的侄孙女他也不敢认。

    这老头子已经退步了,卜兰娜露出得逞地勾起了嘴角,谁管以后认不认血缘,只要现在能用就行了。

    “不是什么难事·城畔生从凡塔斯家中带走了一个人,现在正被堵在这里。”她将新得来的资料放到老人面前,指着上面某处,“现在正是您挽回面子的时候。”

    一听到这个名字空明闲便将资料啪的放在小几上,“莫不是又在算计我?”上次那个巨大的电磁炮磁场的印象还非常的深刻,他只是在边缘不小心被卷到了都吃了不少苦头。

    “怎么会?现在所有的消息都在这里。”女人重新将资料拿起来挨到他手边。

    洁白的纸张,空明闲僵了许久才接过来,叹了口气,只要过了这次就回空谷好好修炼吧。

    知道他终还是答应了,卜兰娜也开始说着计划,越说神色便越是冷漠,“那个城畔生,我要他不得好死!”

    弟弟两次入狱都和他脱不了干系,第一次让你给跑了,这一次绝不会了!卜兰娜从窗外收回目光,仿佛刚刚蛇蝎一般的女人不是她似的,笑道:

    “我了解到凡塔斯父子俩正在闹矛盾,您只需要暗中坐收渔翁之利即可。”

    空明闲抬起了头,皱眉问道:“矛盾?可有什么原因?”

    卜兰娜眼前闪过某个女人的脸,暗道阴魂不散,指甲陷入了掌心中,“为了一个已经死了很多年的女人。”

    空明闲几番确认之下,发现这个女人给的消息都是真的之后便消失在屋子里。卜兰娜手里端着热饮微微有些出神,氤氲的热气使她的面容有些模糊,直到助理来敲门。

    “董事长,可以开始会议了。”

    “到底要不要散伙?”

    驱车来到舍耶夫集团的总部,卜兰娜在进入议事厅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让她顿时黑了脸,无论如何她也要守住舍耶夫一族!

    荒城外的沙漠上,广袤无垠,时急时缓的风扬起漫天的黄沙,看起来苍凉又悲壮。城畔生将空青放到悬浮车中,一转头便看到几张担忧的脸,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死了一样。

    “这是什么表情?”

    “你……你不跟我们一起离开?”沙霏雪攥着他的衣角,皱着小脸问道。

    “你这混蛋,一有事情就把我们推开。”木风扬面带鄙夷。

    柚子点点头,赞同的说道:“就是,老大你这样是不对的!”头上一点也不嫌热的盯着一只小毛球。

    城畔生轻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有你们在我容易分心。”所谓关心则乱,如果身边有太亲近的人,打架的时候都不能专心,这样很容易死的。

    “总之就是嫌我们拖后腿了。”木风扬冷哼一声,走到驾驶座上,示意其他几人上车。

    见众人都理解他的意思了,城畔生轻轻地舒了口气,眼看车就要开走,一只纤细苍白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抓住他的手。

    “我等你回来。”

    换做以前,空青从来不会说这么感性的话,但从今天开始就不同了,莫名的气氛开始在两人之间生成,不知所起。

    明明是大热天,但是她的手却如此的冰凉,城畔生轻轻回握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

    悬浮车眨眼便只剩了残影,但是刚才细腻的手感还余留着,城畔生将心中旖旎的感觉赶走,望着某个方向缓缓沉了脸。

    “结智,你说我是不是太被动了?”

    “是吗?不过我们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