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两个男人
    澜仇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如此兴奋的心情了,自从秋澜去了以后,一颗心脏就已经完全停止了跳动,直到复仇的时刻来临!

    “都是你的错!”他的手飞快地在操作台上下达指令。

    “如果不是把她留在船上,我的澜也不会死!”

    “如果不是你因为贪权贪利不给景讨回公道,我的澜不会死!”

    他最爱的女人和最疼的妹妹,都被这群人渣给毁了!

    “哈哈,杀了你,杀了你!”

    这个男人这次是真的在笑着,只是早已泪流满面,应该很痛苦吧,城畔生通过战机的监控看得非常地清楚。

    秋鸾是秋家的养子,虽然父母早逝,但是三兄妹都过得很平静。如果不是因为秋澜遇到了凡塔斯的话,她说不定就会和哥哥成为一对夫妻,继续着她单纯且平和的生活。

    然而,凡塔斯也是男人,对于自己的妻子就算是愧疚到了极点,但依旧不允许有别的男人觊觎!

    “你没资格!”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也不例外,为情所困的何止秋鸾一个人,“我不准你这样肖想她!”说着狠狠一挥手,一道长长的沙鞭就朝着那家战机飞过去。

    秋鸾驾驶着战机快速地躲过,神色狰狞,“我没资格?澜不是你的附属品,她不是。”

    他想起了以前的日子,自从澜嫁给这个男人之后,他在痛苦之余还要看着女人落寞的眼神。每次一看到和她有关的任何东西,眼前都会浮现起以前的记忆。

    “哥哥,你说,然他为什么就是不能为我听下来呢?”难得她能回来和自己说说话,却总也不开心,双眼望着某个混蛋出任务的方向,“或者等一等我也好,感觉要追不上了。”

    曾经无数次,秋鸾想要告诉她,凡塔斯不配得到你,但是总也说不出口。

    就在这之后不久,景就出事了,被唐·舍耶夫侮辱,被他害得出了车祸,连带整个沙家都陷入了阴云中。

    “当时你为什么不帮帮她?!”

    然·凡塔斯被男人凄厉的大吼弄得怔住,瞬间被一颗炮弹擦着肩膀飞过去,伴随着爆炸声响起,他的心脏似乎也被瞬间捏紧。

    为什么当时没有出手帮沙家?现在想来除了后悔就没有别的心情了,那当时他是怎么想的呢?

    对了,当时刚坐上上将之位不久,刚好正是两个家族合作的重要阶段,便也就对秋景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曾想却因此将妻子越推越远。

    “我为什么没有帮她呢?”凡塔斯似乎快要疯了,在秋鸾的质问下,多年来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当时为什么没有呢?”

    他呆滞的双眼中似乎有什么快要喷涌出来,眼前浮现出当年的场景,澜坐在他的怀里,搂着他哭得泪眼婆娑,就连质问都透着那么浓烈的爱意。

    “然,为什么要默许舍耶夫脱罪?”当时女人用纤细的手捧着自己的脸,迫使自己和她对视。

    他却只是别过头去,“以后会有机会了的。”

    后来怎么样了?然·凡塔斯呆愣地杵在天空中,对了,十五年前那天舍耶夫家族举行一个豪华的聚会,其实是一个为了抓捕自由军的陷阱。

    没想到却在那里看到了澜。

    “澜,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要为景报仇!”

    她从来都是这样,爱憎分明,妹妹被害,她几乎倾尽了一切去复仇,没想到最后却付出了生命。

    秋鸾似乎也想到了那天的事情,给那个陷入疯狂的男人送出了最后的打击。

    “那天,你说过会保护她的吧?”他的双手飞快的在操作台上移动着,双眼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对方,“结果呢?其实澜根本就是你害死的!”

    飞弹伴随着秋鸾的咆哮,“你把她当成所有物,怀疑她,冷落她,你不配得到她的爱!”

    这些话和那些旋转的炮弹一般全都砸向了凡塔斯,多么的震撼。死去的秋澜不会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在争得你死我活,就为了她那宛如彼岸花一般浓烈的爱的归属。

    结智站在一边看着那边声势浩大的争斗,感觉好难分出胜负的样子,秋鸾的战机移动速度可以超过凡塔斯的精神力领域;而凡塔斯的精神力领域却能防住战机的炮弹的攻击。

    “主人,这一波完了凡塔斯总该完了吧?”

    城畔生敲了下他的脑袋,“你在想什么?那是军部上将,整个联盟排前面的实力。”怎么可能就凭一架战机就能消灭的。

    果不其然,秋鸾这一波来得强悍,炮弹爆炸的硝烟都要蔓延到城畔生这边来了,但是,却困不住凡塔斯。

    白色的身影从那波硝烟中宛如火箭一般窜了出来,披风还在燃烧,被他一把扯了下来。被炸了一次后,男人似乎恢复了一点平时的冷静,此刻太阳穴依旧在跳动,嘴角也狰狞的抽着,但看起来好歹要正常一些。

    “哼,说到底你不过是一个失败者!”将手里燃烧的披风随后抛在风中,“就算是死,她也是在我怀里闭上眼睛的!”

    城畔生一愣,还说正常了呢,根本就是冥顽不灵。正在错愕的时候,发现凡塔斯正看着这边。

    “有事?”

    显然,这位上将现在是真的已经恢复平静了,“你们布的好大一个局,究竟想要干什么?”自由军,自己家那两个小子,还有城畔生联合起来将他引出荒城并拖住,多半是要有什么行动,但是为何,他现在却收不到一点消息?

    城畔生摊开双手,“我也只是按照别人给的计划行事,把你引出来拖住,然后封锁这片区域的信号。”

    说白了就是将凡塔斯与外界完全隔绝开来,至于后来嘛,到底是要打还是要杀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果然是这样吗?”

    凡塔斯看着自己毫无动静的光脑,有结智在,想和外界取得联系怕是不行了。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荒城说不定已经乱成什么样子了,他作为驻将必须赶快回去。

    这样想着便打算转身离去,却瞬间被一架黑色的战机挡住了去路。

    “你要去哪里?嘿、嘿,我们的帐还没算完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