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增长
    “秋鸾,你来找死的吗?”凡塔斯眉头皱得很紧,但是却勾起了嘴角,正好当年还有一些事情没有算清楚,“当初放你一马,还是不死心?”

    秋鸾驾驶着战机的手握紧了操纵杆,“说起来,修那孩子是不是还不愿意回家?凡塔斯啊凡塔斯,你活该这样孤独的去死!”

    两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城畔生和结智也完全不理解,爱情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靠推测就能明白的,恩怨纠缠的过去,谁知道还有什么隐秘?

    两个争风吃醋的男人又重新打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没有城畔生什么事情了。

    “主人我们还不离开吗?”

    和自由军约定救空青的时候帮忙排除城中的障碍,而作为交换,城畔生要拖住凡塔斯二十分钟,现在不是已经完成了,为什么还待在这里。

    城畔生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叹了口气,“你忘了,帮助我们的可是有两拨人。”自由军是一方,还有那几个姓凡塔斯的家伙。

    “那我们还要做什么?”

    小东西何等的聪明,再加上和少年常年形成的默契,眼珠子开始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实际上整片区域内的全息地图已经呈现在眼前了。

    某个意外的红点出现在这个区域里,结智唉了一声,随后嘻嘻地笑了起来。

    “发现了?”

    小孩儿神秘兮兮的指着某个方向,“就躲在那里。”

    “就和计算中的一样,果然来了。”城畔生胸有成竹的笑了笑,抬手挥动了几下,便将身周的沙尘宁做一根长刺,轻轻一点朝着躲在暗处的人飞去。

    不过米长的沙刺还没靠近就被精神力打散了,这就像是开战的信号一样,两人一同飞了过去,一个出拳,一个开炮。

    空明闲显得非常地惊讶,显现避开结智的电磁炮后欺向少年,“你是怎么发现的?!”他明明隐藏的非常好,在场只有那个上将发现了,凭这个小子的实力不可能知道的!

    “呵~”城畔生看着朝他奔过来的老家伙,显然是把自己当成软柿子来捏了,“因为,你在我的精神力领域里。”

    什么?空明闲顿了一下,危机感陡然出现但是不等他后撤,大脑的疼痛就让他腿软了一下,猝不及防得让人险些晕了过去。

    他难以置信的抬起了头,这小子的尊势力量为何在短短几天里增强了?甚至都已经能对自己造成伤害,这是不可能的!

    空明闲的神色变得很难看,自己在空谷修炼了这么久,精神力早已与外界的普通人不一样,就算是尊势这种天赋,也不应该对自己造成影响的啊。

    城畔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脸色灰白的可以,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动手的**。

    “现在,该是算账的时候了。”上次险些丧命的遭遇还能清晰地记得,就像胸口上的疼痛都还没完全消失,这无关乎什么仇恨,只是单纯的要找回场子而已。

    至少也得让这个老家伙也体会一把胸口被开一个洞的感觉!

    带着这样的想法,城畔生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借着多变的体术打算近身,但是他精神力毕竟不足,所有的拳头、踢技全被阻挡在精神力屏障外。

    目标就在眼前,但是隔着透明的屏障却到不到,就像是猎人看到橱窗里的猎物时的感觉,打破它,打破它!一定要将目标吞噬殆尽才会结束!

    空明闲撑着精神力凝成的空气屏障,仿佛看到了什么惊天异变一般。

    眼前这个隔着一道阻拦的少年,双眼深邃却带着几分精光,嘴角抿成了直线,明明知道自己精神力差了很多却还是一点也不松懈,一拳一拳的轰击着屏障。

    每一个动作都像是重复的机械一般,最重要的是,他的力量竟然在增长!空明闲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压力在不断地增加,屏障的稳固性在降低,就像是快要承受不住那些密集的攻击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不单单是精神力本身的力量,尊势更是如此,正在攻击的少年的形象在他心中不断地扩大,带来的阴影也不断地增多。

    当希望被恐惧淹没的时候,屏障应声而碎。

    无数拳之后,城畔生的这一击终于落在了老头儿的脸上,本就干枯的脸硬是被打出一个凹陷。

    疼痛使得空明闲找回了一些理智,随即冷汗涔涔,竟然被尊势给影响到如此地步吗?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弱势的一方。

    “你不要太得意了。”

    两手同时伸出,几柄空气凝成的尖刺便朝少年飞了过去,故技重施的空明闲算盘打得非常好,不仅对方接不住,当初被这个招式所伤的恐惧也会随之复苏。

    但是他终究是没有看清城畔生的极限在哪里,原本势在必得的攻击竟然被化解了!

    少年将外放的精神力全附着在那几柄空气尖刺上,硬是将它们给分解摧毁了,随着气流四下奔泻开去,城畔生也忍不住咳了一口鲜血出来。

    还是太勉强了,精神力的差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弥补的。但是城畔生就是莫名的高兴了起来,至少这说明自己的力量增强了,不仅如此,能摧毁对手的信心更令人愉快。

    “诶?就算是空谷的人,也不见得就是无能摧毁的嘛。”

    嘴角的鲜血都还没有凝固的少年又冲了上来,带着悍然的气势,心里一开始胆怯,尊势的影响就更猛烈了。

    这小子,难道是怪物吗?空明闲双手向前推,试图再次借助空气将少年推开。没想到城畔生直接消失在了他面前,等那波涛汹涌的精神力消散后又出现在眼前,宛如一个厉鬼。

    即使是空明闲都来不及重新凝聚,被少年一拳擂到胸口,噗的呕出一口血后倒飞出去。

    “怎么可能?!”这一次他再也藏不住自己的惊讶,明明这个小子的精神力比他差了那么多,怎么可能比他还要快,还能打破防御?

    城畔生只说了一句话,“因为我用得比你好。”他不知道空谷一脉所谓的修炼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自己也有专门的提升法,不见得就是平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