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精神力操控方法
    “你的精神力是怎么回事?”

    当自己全力推出去的精神力攻击被打破的时候,空明闲再也镇静不下来了,为什么,这小子的精神力明明比他低这么多,却能够破解他的攻击?

    城畔生照着他的架势,同样凝起两根空气尖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说着两手用力一挥。

    空明闲那双快要别松弛的皮肤给全被遮住的双眼陡然睁开,射出凌厉的精光。两柄快要追到眼前的空气尖刺被他用手掌截住,当感受到那股精神力的波动的时候,瞬间明白了少年话里的意思。

    “为……为何你知道我空谷一脉的精神力操控方法?!”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又是一回事。

    “哈?”城畔生眼睛看向某处,动了动眼色,冷笑起来,“谁告诉你只有空谷会这样的操纵方法?”这绝不是用来骗空明闲的说辞,这种精神力的操控方法确实不是他去哪儿学的,而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这是之前和这老家伙打过一场之后实验出来的精神力操控方法,本来不打算暴露的,但是事到如今,再藏着就该死人了。

    但城畔生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会这样的强烈,大有不死不休的模样。

    “胡说!”空明闲抖着手指,“城畔生,我劝你赶快说出来是谁传授你这个方法的,否则你担不起这个后果!”

    “你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城畔生觉得这老家伙的态度有点奇怪,在愤怒的同时还带着一点幸灾乐祸。

    “初生牛犊不怕虎!”老头儿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空谷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竟然敢随意偷学我们的修炼方法,你怕是活不成了!”

    修炼方法是什么城畔生一点也不知道,但是这老家伙的态度却让人火光冒,什么叫偷学?什么叫活不成了?他要怎么做要怎么活是谁能做决定的?

    “那就试试吧。”

    所谓精神力操控方法其实就精神力的使用方法,非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和机械设计一样,同样的材料,根据设计方式的不同,成果也就不同,威力自然也不一样。

    城畔生的精神力远不如对手高强,但是常年来开创的精神力提升法却赋予他高超的精神力操控方式,稍稍能弥补上本身实力的不足。至少能在原本的战斗力上提高三百点,再加上体术,给予了他对抗的资本。

    上次的战斗就像是突然点醒了他一般,原本只能粗略使用的精神力在他身上突然变成了机械材料一般,可以任他打破创造,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

    少年双手展开似乎在握着什么,随后同时向前挥出,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东西。

    但是空明闲却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划破了空气带着呜呜的吼叫声,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精神力屏障上。就像是两根柱子敲在大钟上一样,嗡嗡作响。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很想这样问,但是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却非常的清楚明了,机械师城畔生,仅此而已没有任何的意外。

    但是空明闲早已经不把他当作普通人看待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城畔生倏地出现在他面前,一拳轰在精神力屏障上,“如果不是上次,我还不能发现精神力原来这么有用。”

    他这是在报仇,空明闲顿时意识到这一点,心情变得很不是滋味,上次还在他手下毫无还手之力的少年这一次竟然敢迎头攻击,成长速度堪称变态。

    城畔生打了一阵后又推开来,微微有点喘气,这老家伙的精神力果然变态,打了这么久依然不能撼动。

    毕竟原本的精神力就不足,必须要早点结束才行。

    “喂,上次你不是很厉害?”城畔生在空中高速移动,忽左忽右,变成了一个不断跳跃的点,“怎么这次站着不动?”

    这对他而言一点也不乐观,一直处于攻击的人精神力消耗本来就要比防守的高,偏偏他本来就后续不足。

    就算震惊,就算暂时处于被动,但是空明闲又不傻,“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就算精神力操控方法提高了,但是精神力底下这一点是不是改变的,何况五千级没高一百点就是跨了一大步,五千一和五千七之间的差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弥合的。

    “你就期待着吧。”

    城畔生冷笑着再度冲了上去。空谷虽然教授精神力的修炼方法,但是对于体术这一块却几乎没有涉及,空明闲一把老骨头了,远不如他一个年轻小子灵活。

    少年的攻击没有停歇,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精神力耗尽的危机,一下比一下迅猛地攻击着。空明闲索性不与他对抗,只是架着精神力屏障保护,同时还要抵抗尊势的攻击,就像一个躲在鸡蛋壳里的蛋黄一样,不可谓不辛苦。

    就像是耐力的比赛,最终以城畔生的力竭告终,精神力明显消退。

    机会来了!空明闲瞬间撤掉自己的保护屏障,凝起空气尖刺朝少年冲过去。这么久总算耗尽了,他如是想着,当感受到对方聚集起来的精神力保护屏障的时候,便哈哈大笑。

    “果然耗尽了,就凭这点精神力能阻挡我吗?”他瞬间突破了对方的保护壳,扬起了武器,期待着那日的重现。

    空气尖刺眼看就要刺中少年的胸膛,这时候空明闲却听到了低沉的笑声,“果然上钩了。”

    什么?噗呲一声,空明闲愣愣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一个血洞噗噗的冒着鲜血,他的皮肤表面甚至能感觉到鲜血的温度。

    “噗……怎、怎么会?”他眼睁睁看着快要触到少年胸口的空气尖刺砰的散开,是被精神力打散的!

    竟然还保留着实力!眼前炸开的蓝光让老人浑浊的双眼瞪大了,原来还有一个人。

    “嘻嘻,主人我这一炮放得好吧?”

    “嗯,时机刚刚好。”城畔生将溅到脸上的鲜血擦掉,但还是留下了淡淡地痕迹,“第二个约定已经完成了,再耗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