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婶婶
    空明闲就这样被空之月带走了,虽然没有看到最后的结果但是城畔生却有预感,那老家伙活不成了。

    精神力在不断地修复体内受到的损伤,虽然还没有好,但是已经缓了过来。那边的两个男人还在争得你死我活,一个凭借着机械灵活躲避,一个凭借精神力占据主动,竟然还没有分出胜负。

    “主人,我们可以走了吗?霏霏还在飞沙城等我们呢。”结智扬起小脸,这次主人的行动太突然了,就连他都只是半途收到消息赶过来。

    “嗯,我答应的都做完了,走吧。”

    两人在空中闲庭信步,飞速地朝着飞沙城前行着,结智现在还不会掩藏自己的情绪,不断地偷瞧城畔生。等主人一低头看他就马上转开眼,然后又回头去看,如此反复着。

    “有什么事?”

    结智似乎正等着他这句话,马上眼前一亮说道:“主人和自由军还有蔚他们都商量了什么计划?”

    城畔生一猜就知道这他在好奇这个问题,但是也没有明说,“现在那些家伙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一个小时就能看到结果了。”

    “啊?”结智不甘心地撅起了小嘴,但是看主人苍白的脸色便也不再多问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了。”

    两人才走不到百米,秋鸾就驾驶着战机堵在了面前,面色奇怪。城畔生现在受了伤,战力下降正是提防他人趁虚而入的时候,立刻将尊势放了出来。

    “我记得已经完成约定了。”现在又来找上他打算做什么?说到底,城畔生对于自由军依旧还保持着戒备态度,就算是他们现在还算是合作关系。

    “嘿嘿,我已经好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激动的心情,特地来跟你说声谢谢。”秋鸾显然是好不容易摆脱凡塔斯跑过来的,就算是他亲手打造的战机,经过战斗后也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

    城畔生看他是真的很开心,想想也是,当年有多压抑现在就该有多愉快,“你的战机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最多再有个二十分钟,这件机械就该被凡塔斯的精神力摧毁了,没了机械,秋鸾在那个男人面前就毫无还手之地了。

    男人嘎嘎地低笑了两声,“比起杀了,我觉得应该他剩下的人生全推进地狱才是最好的惩罚,我们首领那边已经快到尾声了,修那边似乎也已经差不多了。”

    结智第一次听到这个家伙说这么多的话,但是他现在关注的重点那句话里面,凭他超高的智商来看,他家主人这一把似乎玩儿的有点大!

    就像是结智所预料的那样,现在荒城已经快要闹翻天了。

    舍耶夫集团总部内,卜兰娜·舍耶夫不复以往的优雅端庄,气急败坏地将手里的文件全扔到助理身上,大吼起来。

    “我让你联系那个老家伙还没有消息吗?!”

    助理缩了缩脖子,哭丧着脸说道:“刚刚得到的回复是……不、不在信号范围内。”

    “该死!该死!我竟然中了城畔生的调虎离山计了!”女人焦急地走了两圈后,轰的将桌子上的东子全扫到地上,“凡塔斯家族那边呢?怎么回复的?”

    助理更加的胆怯了,咽了下唾沫后,闭着眼睛说道:“凡塔斯上将现在不在城中,信号似乎被谁屏蔽了我们也联系不到他,至于凡塔斯少将,他……他现在正在外太空……”

    不等他说完,卜兰娜·舍耶夫便暴跳如雷,指着门口吼道:“你给我滚!滚出去!废物,都是废物!”

    助理担惊受怕的,欲哭无泪,“可……可是,外……外面……”

    见他不走,卜兰娜竟然舍弃了自己以往的礼仪,开始推搡助理,说到底这只是迁怒,就在这时,办公室外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

    “哎呀呀,舍耶夫大小姐火气不小。”

    青年笑盈盈地走了进来,温柔的双眼将凌乱的室内大量一眼后,笑意更盛。他西装笔挺,头发用发胶梳得一丝不苟,就连身后跟着的冷面女郎都气势十足。

    卜兰娜看着他顿了一下,随后双眼中似乎都要冒出火焰一般,涂着丹蔻色指甲油的手指着来人,“修·凡塔斯?你还有脸到我舍耶夫的地盘上来?!”

    修·凡塔斯呵呵一笑,越过她走到办公桌旁,细细地摩挲着那光滑冰冷的桌面,叹息似的说道:

    “瞧婶婶这话说的。”在他的触摸下,桌子开始砰砰炸裂,“你们舍耶夫一族都能逍遥自在这么多年,我怎么就不能来呢?”

    做了那么多令人恶心的事情后,这些人竟然没有丝毫的愧疚地活着,令他们这些在地狱边缘挣扎的人怎么能忍!

    卜兰娜被他眼中的仇恨吓得一寒,但她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就冷笑道:“可别叫我婶婶,你是不是然·凡塔斯种还不知道呢。”语气中不乏嘲讽。

    谁知道修·凡塔斯却哈哈笑了起来,这与他的形象非常地匹配,单看蕾比的错愕的眼神就知道了。笑了一阵后,暴风雨终于出现在了青年的脸上,阴沉的可怖。

    “本来想给你留一点面子的,没想到你却如此不知好歹。”他瞬间走到了女人的面前,将她纤细的脖子握住,看着对方惊恐的神色冷笑起来:

    “我知道的,当年你们怎么陷害她我都知道哦,再说,那种父亲,我也不稀罕。”

    卜兰娜瘫坐在地上一手摸着自己的脖子,剧烈的咳嗽着,愤恨的看着青年,恨不得要吃了对方。这个家伙,不过短短十几年的时间竟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光是那股精神力都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看看这个。”

    修·凡塔斯从蕾比手里结果一份资料,居高临下地递给神色错愕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卜兰娜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一时间竟然不敢伸手去接,“不,我不看!”她一把将那文件夹打落在地。

    “呵呵,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修好整以暇的蹲下去,直视着女人,打破她最后的尊严,“你们舍耶夫的人真是好说话,我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全把股份弄过来了。”

    卜兰娜不敢置信地尖叫起来,“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