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协商
    是夜,七点刚过,天上便亦是繁星点点,整个星空仿佛被水洗过一样干净。

    舍耶夫家族会遭此大变,城畔生虽然不是主要凶手,但他绝对是背后的重要帮凶之一。一个百年大家族背后肯定有不少藏污纳垢的地方,即使是军部在这种恩恩怨怨中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们自己消化。

    但,如果闹得人众皆知或是影响到了一方安定的话,军部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的。城畔生来到响风城的目的就是这个,绝对要防止那些家伙做的太过火,将军部的人给引出来。

    “说到底,我还是为了自己而已。”他对身边的空青这样说道,毕竟参与过一脚,那些军部和ind-zap的家伙肯定也在盯着这边。

    “他们会坐收渔利?”

    不得不说,空青不愧是机动组的成员,对于那些人的行事风格非常清楚。现在不出手,并不代表恩怨清算之后还会袖手旁观,毕竟,自由军可是大胆的将手伸向了响风城。

    “这就要看他们怎么协商了。”城畔生在半空中看着脚下的响风城,舍耶夫一倒,这个小型国度瞬间失去了一半的活力,“不管是囚天还是那几个家伙都不是目光短浅的人。”

    他这个旁观者都能想到的问题,那些人没道理考虑不到。

    荒城的边缘区内,同样是军事基地,这里和赤城比起来更像是一个热带植物园,到处都是棕榈科植物,生机勃勃,如果忽略那些来回巡逻的机器人和士兵的话。

    最高指挥官所在的大楼里更是戒备森严,监视无人机二十四小时在这里工作,点点红光在黑夜中闪烁着,一队亲率队在这下方巡逻着,神色肃穆。

    清风徐徐吹来,给身在黑夜中的人带来一丝清凉,其中的小队长走着走着就停下了脚步。

    “少尉,怎么了?”

    “刚刚,风里好像有一丝血腥气。”

    “怎么会,大概是海风里的鱼腥气吧。”其中一个同僚这样说道,显然将这个当成了错觉。

    这栋三层建筑囊括了军部会议、管理职能,是荒城名副其实的军部中心,但是此刻,指挥官办公室中却寂静得不像话。

    然·凡塔斯孤身一人坐在办公室里,钢笔在纸上沙沙滑动,不多时,一个女人的肖像跃然纸上。勾勒的线条清晰干净,没有丝毫的多余或是停顿,一看就是极为熟练才能做到的事情。

    澜……中年男人的长发落了下来,遮住眼睛,迷糊间似乎又想起了以前的画面。

    “都说凡塔斯上将是艺术家,现在看来不止如此呢。”

    陌生温和的声音想起在办公室里,诡异而旷远。然·凡塔斯握着钢笔的手一顿,随后轻笑道:

    “哦?不止如此是什么意思?”

    他将头发往后拢了一下,精神力微微一动,一条发带便飞过去自行将头发束好绕两圈,然后打个结。

    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办公桌前,蓝色斗篷,金丝眼镜,正是囚天。

    “你还是个情种。”青年径自将肖像画拿起来,仔细地观赏着,随后品评道:“真是干净利落的手法,只是可惜了凡塔斯夫人这么美好的女人。”

    青年才说完,就感觉脸颊边飞过一道凌厉的风劲,即使不用看,也能想象到那支钢笔肯定深深地插进了墙壁里。

    凡塔斯手收回手,“你什么意思?”

    “昔有美人,红颜薄命。”一把椅子随着精神力的操纵来到青年身后,他毫不见外的坐下,“自那以后已经过去十五年了,长公子现在也已是一方霸主了。”

    今日荒城的商界巨变,没有人会不震惊,修·凡塔斯的手段让人深深意识到了‘黑狮子’的恐怖。

    然·凡塔斯往后一靠,动了动手指,将两杯茶放到了桌子上,“那么,堂堂自由军首领来到我荒城军部指挥中心究竟是有什么事?”这怎么看都是不合常识的事情,但是在某些场合下,死对头也能变成合作者。

    “呵~”囚天端起一杯红茶,知晓了对方的态度后便也不再绕弯,“您不是正在等我来?想必已经猜到了一些目的。”

    “你不明说我也不知道,首先,”他将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两下,“诚意。”

    囚天兄弟俩想要一举灭了舍耶夫家族,现在看来没有任何的难度,但问题是之后要怎么和军部周旋。入侵响风城这么明显的动作,怎么都不能瞒过军部的眼睛。

    这个难题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但是如果目标是舍耶夫的话,又有了回转的可能,突破点就在秋澜身上。

    “要论诚意,凡塔斯家的几位公子可比您坦率多了。”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他还是将一道光屏调了出来,“不知道这个够不够,说起来,您当年也值得同情,完全被蒙在鼓里。”

    “你什么意思?”凡塔斯怎么能容忍别人这样说自己,顿时黑了脸。

    但是囚天丝毫不惧,“看看不就知道了。”

    光屏上显示的是一份资料,关于秋澜的、凡塔斯所不知道的真相。青年看着这位上将的神色先是震惊随后铁青,再到阴沉痛心……简直就像是变脸一样。

    囚天好整以暇的喝着茶,面无表情。这份资料里包括了修·凡塔斯被怀疑的身世的真相,秋澜被害的真相,以及,凡塔斯家族内里争斗的真相,简直就是然·凡塔斯令人同情的根据。

    好半响,凡塔斯上将只说了四个字,原来如此。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今夜军部不要插手响风城之事。”他走到窗边,“相应的,我也能保证绝对低调行事,不会让你们太过为难。”

    要说完全不让军部为难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要做的事情本来就是在和军部对着干。

    然·凡塔斯只问了一句,“以你的眼光来看,那个卜兰娜背后的人今夜会现身吗?”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毕竟现在舍耶夫都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虽然没有得到这位驻将肯定的回复,但是囚天已经知道对方的想法了,随后就随着夜风消失不见。

    边缘区外,一个长发少年静静地等着,“答应了?”

    “有你们给的资料,我想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