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复仇之夜 下
    通过结智的地图,城畔生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主人,那个澜仇果然好厉害,他的反侦察系统连我都能屏蔽。”结智没有看地图,不断地试图破解自由军成员装在身上的反侦察系统,但没有成功。

    城畔生抽空看了他一眼,说道:“试试从第三节接受编码开始。”反侦察系统大多都是这些组成部分组成,如果是连结智的网络都能屏蔽的话,那就说明他的编码肯定会有针对的地方。

    空青同样也在看下面的战斗,对于那个自由军首领的行为感到惊讶,“他能解决,为什么好要找你?”

    “哼,不过是不想冒险而已。”城畔生冷冷地看着地图上虚假的战。

    囚天想的不错,下面两个五千级一个五千三,一个五千五,怎么看不过是他一眨眼的事情。但是这个男人却将另外一个人留给了城畔生,还是被他称为‘高手’的敌人。

    说到底还是不相信他,不相信军部,如果被那个人消耗了精神力,说不定就会被军部来个瓮中捉鳖,有凡塔斯在,他大意不得。

    这时候,结智回过了神来,“主人,有人来了。”

    来人没有像自由军成员那样装有反侦察系统,完全避不开结智的监视,但即使是被监视到了,在结智说话的短短几秒里,来人的攻击也随之而来。

    从如此迅猛的速度来看,不难发现来人的精神力非常强悍,至少,不低于五千八。

    城畔生当机立断,将空青和结智挡在身后,全力用上精神力将攻击阻挡在外,两方相接,立刻就能感知到那强劲的实力。

    “主人!”

    结智连忙飞过去,将被震飞出去的少年拉住,另一边空青也将两把长剑拔了出来,严阵以待。

    “城畔生,可让我逮着了。”

    来人身形瘦削,一身黑色风衣,帽子遮住眼睛,还带着面罩,将自己藏地严严实实,声音也被变声器给改变了,为了掩饰精神力的波动也压抑着实力,显然怕被人认出来。

    听他的语气,似乎和城畔生有过节。

    “果然是见不得人呢。”感觉胸口的闷痛已经消散了,城畔生缓过气来冷笑道:“你是有什么把柄被卜兰娜·舍耶夫握住了吗?”

    来人被他的语气给气到了,“哼,反正你今天一定要死!”

    “谁死还不一定呢。”少年说完便打开了尊势朝着黑衣人冲了过去。

    通过短短的对话,他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这人的身份,既然有这个机会,就顺便帮他家老爷子除掉政敌好了。

    然而,他的打算是好的,现实却有点意外。

    以往的战斗中,他的体术对于胜利的获取有着极大的作用,但是这一次,这个技能却缺了点威力,尤其是在精神力差距很大的时候。

    这个人虽然身形看起来很瘦,既不强壮也不魁梧,但是却极具爆发力,看似轻松地踢腿却震得他手臂都麻了。等城畔生想要攻击的时候,对方又灵活的躲开,让人抓狂。

    “看来你并没有那个老家伙夸的那样厉害。”说着用精神力狠狠袭向少年,“不过如此。”

    城畔生轻轻一笑,看着他说道:“不过如此?”

    尊势猝不及防的延伸过去,刚才还趾高气昂的人瞬间踉跄了一下。

    就是这个松懈,早就准备好的城畔生立时冲上去狠狠给了一拳,空青也同时全力看出几道气刃,因为精神力差距只是划破了衣角而已。最给力的是结智,直接一发电磁炮轰过去,正中肩膀。

    一连窜的打击让黑衣人好一阵狼狈,但他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倒飞出去离开城畔生的尊势范围,也不敢轻易伸入精神力,双方开始僵持。

    “我竟没想到,你这小子的尊势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虽说尊势无视精神力等级差别,但是这么霸道的力量绝对是第一次见到,简直比城浩霖还要强势。

    “呵,你太小看我了不是?”在对手远离的这点时间里,城畔生立刻抓紧时间用精神力调节体内翻涌的血气。精神力的差距不是盖的,就算是攻击的一方,对手防御的力量也能伤人。

    “主人,要不要我……”

    小东西靠在少年身边,小声地商量着,还没说完就被城畔生扬手打断了,“再等等,现在不急。”

    这出戏的最高,潮还没有来,不能轻易地结束了。他想了想,便看着对面的黑衣人说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谁了。”

    “哼,你在说什么?”那人冷笑一声,将伤口捂紧,只当他是声张虚势。

    意料之中的否认,城畔生笑意更深,仿佛背书似的说了一段话:

    “三十一年前,已有身孕的秋澜被发现与义兄秋鸾同床而眠,两人虽然坚称没有任何的私情,但却依然被还是中将的然·凡塔斯怀疑了,连带那个不久之后出生的孩子也被怀疑血统有问题。”

    话止于此,城畔生笑了,“你说,如果嫡系长子然·凡塔斯的第一继承人血统有问题的话,受益人会是谁呢?”

    “闭嘴!”那黑衣人似乎有点慌了,也不再掩饰精神力波动,全力朝他攻击。

    高达五千九的精神力,就算城畔生有尊势也不能抵抗,在防御的同时连忙将空青和结智推远,自己也被对方的攻击给打得倒飞出去。

    好在这个高度足够高,使他有时间调整自己,在撞地之前险险停了下来,随后又猛地飞回去。

    “心虚了。”他远远地围着黑衣人绕了一圈,嘴上没有停息,“说起来,当初正是老凡塔斯去世不久,内部权力纷争复杂的时候,要是修·凡塔斯血统有问题的话,高兴的人是谁?”

    黑衣人隐藏在帽檐下的双眼闪过冷酷的光芒,这小子知道的恐怕不止这一点,绝对留不得!

    来了,城畔生根本不用等攻击出来,仅仅是感知到对方气势的变化便立刻逃开,这家伙可是和他爷爷一个级别的,硬抗不得。

    险险避开后,眼看对方就要冲上来他却不打算再逃了,“你的身份,暴露了。”每个人的精神力波动都是独特的,熟悉的人只要通过这个波动就能认出对方,然·凡塔斯也不例外。

    隐藏已久的男人缓缓从更高的地方降下来,“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