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没落前奏
    然·凡塔斯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印象,就算是一张面具,但他至少还会保持着。但此刻的他却完全摘下了面具,变成一个阴狠的、就像是死神一般的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森然的气势。

    刚刚还毫无所惧的黑衣人明显非常地意外。

    “然……凡塔斯?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似乎是想要叫来人的名,可能觉得太过亲近了,又在后面加上了姓氏。

    “这句话该我问才对。”男人缓缓朝他靠近,眼神里冰冷的目光快要将人冻死。

    “你身为驻将,为何不将那些自由军抓起来?”这样一说,又多出几分命令和质问的味道,身份更加明显了。

    “抱歉了,今夜是我个人的行动。”然·凡塔斯淡淡地说了一句,也不再问来人额身份,精神力缓缓发散开来。

    下方的囚天立刻抬头看来看,随后将自己的精神力领域下降一点,将天空留给了这个上将。

    而他对面的两个五千级已经要吓死了,“该死的!那个婆娘竟然没有说凡塔斯要出手!”这个汉子显然觉得自己被坑了,但他们是真误会卜兰娜·舍耶夫了,因为即使是她也不会想到凡塔斯会出手。

    “我现在要走了,你呢?”另一个稍年轻的更加果断,虽说他们赏金猎人非常注重信誉,但事到如今,情况和当初商议的条件显然不符合,雇主坑人在先,他们只会更决绝。

    “当然要走了!”那个男人啐了一口,“特么的,要是当时知道是这么个情况,老子接都不会接!”

    囚天、执渊加上然·凡塔斯三个怪物,他们都不够人塞牙缝的,再高的价钱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才行。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先后收回了精神力,对囚天进行示好。

    “囚天首领,这次多亏您手下留情。”青年朝他低了下头,如果不是这男人没动真格,他二人说不定早就死了。

    另一个汉子接着说道:“总之这次算是欠您一个人情,以后要是有啥事儿?只管来第四区找我。”人家放了他们一马,这个人情可大了去了。

    “要走了?”囚天看着那个青年,眼神睿智,头脑冷静,是个好苗子,“要不要来我们自由军?”

    旁边打算离开的中年汉子吓得精神力一松,险些掉下地面,随后一溜烟儿的跑远了。开玩笑,作为常年混迹灰色地带的人,他知道什么事情该好奇什么事情不能听,像现在,还是跑远点比较好。

    那青年显然也愣了一下,随后便摇了摇头,郑重的拒绝了,“抱歉了囚天首领,听说自由军里的成员都是拥有绝对的梦想的人,而我只求平静,恐怕不适合。”

    囚天明白,这个人说的不是场面话,而且,像他这样冷静的人,和一群心志扭曲的家伙多半合不到一块儿。

    “是我考虑不周。”

    青年发现,这个有着‘一人之下’称号的男人简直太有气度了!如果换做其他的人,被拒绝之后说不定就会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将他给灭了,但这个人却在道歉?!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自由军会有现在的气候了。”有一个随时能保持头脑清醒的首领,这还是必备条件。

    虽然被拒绝的,但是囚天显然和欣赏这个青年,在他离开前还嘱咐了一句。

    “不要从上面离开,否则会遭受无妄之灾的。”

    由于身处他的精神力领域中,青年并不知道原因所在,但还是点点头贴着地面飞行。走了一段距离后,他看到了先他一步离开的同行,令他震惊的是这个中年男人竟然身受重伤!

    “怎么回事?”

    “个奶奶的,上面除了凡塔斯之外还有一个黑衣人,打得不可开交!”中年男人龇牙咧嘴的骂了一句,这特么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青年仔细看着他的伤势,发现还有几处焦痕,便指着问道:“这又是怎么来的?”

    中年男人脸色越加难堪,精神力在身体游走一圈后,伤口上竟然蹿起了蓝色的电流!这么熟悉的东西,再联想到最近第四区的流传开的消息,青年脸色陡然沉重。

    “城畔生,果然在这里。”

    “没错,所以赶紧逃了!”

    随后两人化作残影跑远了去……

    虽说是夜晚,但是天空还是有一些云朵,正是这些云朵的存在,才使得那些忽闪忽暗的蓝光很有隐蔽性,下面的市民也只当是打雷而已。

    结智砰的射出一道电磁炮,配合着凡塔斯的攻击天衣无缝,让黑衣人又添一道焦痕。而城畔生并没有参与战斗,而是紧紧地关注着下面凡塔斯本家的情况,其实,并不是非常地激烈。

    随着两个赏金猎人的逃走,自由军拥有压倒性的实力。

    “不是姓舍耶夫的都给我滚!”执渊脸上沾了血,带着刀疤的右眼不自然的睁大,眼白非常的多。

    这一点令城畔生意外,他以为这些人会大开杀戒的,这样也好,无辜的人没有错。

    舍耶夫本家的职工多是普通人,何曾见过这么恐怖的事情,当下便惊慌逃窜,眨眼就没了身影。空荡荡的大厅,华丽的水晶灯在执渊的精神力领域中摇摇晃晃,就像是这个大家族的根基一般快要崩溃。

    舍耶夫高大建筑的后山上,一座隐蔽的停机场被建造在这里,卜兰娜·舍耶夫不会想到,这本是先祖建造起来防止联盟事变的,现在却成了逃避追杀的工具。

    唐·舍耶夫战战兢兢地坐在小型战机上,紧紧地抓着姐姐的手,“姐,我好怕啊~你快上来,我们逃吧!”

    卜兰娜已经没有叱责弟弟的心思了,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看到他那以来的眼神后又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脸。

    “以后,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要想着报仇。”倒不是不恨,只是她对这个弟弟不抱希望。

    “姐你不走?”青年瞪大了眼睛,“会死的,你在想什么?”

    “我要和整个舍耶夫一起。”生于繁荣,她便不会丢弃它,何况,这是她的家。

    唐·舍耶夫愣了一下,但他注定无法理解姐姐的心情,只是催促驾驶员赶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