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孰是孰非
    通过精神力、说话的语气,然·凡塔斯基本上已经确认了来人的身份,气愤,这是肯定的,但是他也感到莫大的后悔。

    “如果当初,我能更狠一点,澜就不会离开了。”

    对面的黑衣人听到这句呢喃,用痛心疾首的语气质问道:“然,你一定要为了那个不自爱的女人针对我吗?”

    但是,他远远低估了秋澜在凡塔斯心里的地位,“闭嘴!要不是你们当初陷害她!要不是你们当初……陷害她的话……”他的双眼呆滞的瞪大,露出一个诡异而扭曲的微笑。

    “澜现在就还在我怀里!”

    随着这声咆哮,他的精神力狠狠地爆发了一波,整个人冲向了黑衣人,体术已然没有了章法。

    城畔生也被他这种强烈的情绪吓了一跳,同时心里出现一个疑问:然·凡塔斯这么精明的男人,究竟是怎么被蒙在鼓里的?

    “可悲!”黑衣人显然觉得讽刺,“为了一个女人,你把自己弄成了什么鬼样子,真搞不懂当初那些人为什么要选你当族长。”

    来人不甘示弱地冲了上去,同样猛力爆发开来。

    两人都是五千九级别的大高手,速度之快,在整个空间中几乎消失了一般,而且力量足够强悍,体术碰撞之下甚至会产生风劲,仅仅是散溢出来的精神力都足够让人晕上一波。

    城畔生立刻拉着空青跑开了,欣赏起这场大神间的战斗。

    凡塔斯没了理智,体术出现了空隙,让黑衣人找到了突破口,攻击起来毫不手软,招招对着致命点下手。

    藏在帽檐下的双眼精光闪闪,要是这个男人就这样死了,那她就又有机会重掌大权了。

    然而,这个想法是好的,现实却让人觉得讽刺——因为然·凡塔斯的精神力爆发的有点过了……

    “这是?”空青露出惊讶的神色,这种波动似曾相识。

    城畔生沉重的点了点头,“啊,如果他还不清醒的话,就该进入精神力暴走了。”

    下方,囚天的脚步顿了一下,朝天空看了眼后摇了摇头,想起了以前在古书里看到的一句话:“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走进大厅后,执渊似乎也感觉到了,看向自己的哥哥,“嘿嘿,那个上将来真的了。”

    “抓到几个了?”囚天不再多说,而是将注意力放到面前的事情上。

    青年精神力一动,将几个人一溜儿丢过来,包括卜兰娜在内总共将近十人。

    “那些从旁支逃过来的都在这里了。”执渊指着那些脸色灰白的人,“但是唐·舍耶夫刚刚好像坐飞机跑了,我现在就去追。”

    囚天动了动眼皮,笑了一下,“不用追了。”会有人替他们动手的。

    随后他将目光放到那群瑟缩的人身上,那些旁支似乎已经预感到了暴风雨的来临,早早将自己家中的继承人给送到本家,企图逃过一劫。殊不知,舍耶夫家族的所有资料都被自由军掌握了,谁也逃不了。

    “因克蒂斯。”卜兰娜喊出他们的姓氏,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还算镇定的。

    执渊一听这个称呼立刻就爆了,“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

    囚天安抚的拍了拍弟弟,似有感慨的说道:“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称谓了,难为你还记得。”三十年前,这个女人也算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正好正在和彦·凡塔斯谈婚论嫁的时候。

    “说起来怎么没有看到凡塔斯少将?”囚天一说完,卜兰娜的表情就变得非常的难看,似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哼,就算没有他,我也会将你们赶出去!”

    只是,她终究是一个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点底气不足。说着倏地按下了手里的开关,几道破风声响起,只见十几台白色智能机器人从外面飞了进来,冲向自由军的成员电磁炮噗噗发射。

    这些巡逻机器人都是当前最先进的,配备电磁炮和二代悬浮系统,对于四千级前期来说无疑是噩梦,他们很快就惨叫起来。

    执渊见此切了一声,准备动手,没想到却被三台黑色的机器人阻了去路,饶是他也不由得沉了脸。

    “嘿嘿,不愧是舍耶夫啊,连这玩意儿都能搞到!”

    全是高强度的金属构造,体术一点也没有用,而且他不是机械师不能找到中枢所在,完全处于躲避的被动状态。

    大厅里很快就乱成了一团,卜兰娜·舍耶夫露出冷笑,真以为她会就这样妥协吗?视线一转看到某个戴眼镜的男人,竟然这么淡定?

    “怎么?被吓到了?”

    囚天转过头来看着她,扶了下眼镜,“怎么会。”随后冰冷的目光将那些以为逃过一劫的表情看在眼里,“全在预料之中罢了。”

    噩梦现在才开始。

    “你就说大话吧。”卜兰娜不信,自由军全部成员都在这里,外面的城畔生有那个人在阻挡,怎么还会有……

    “砰——”大门处陡然被轰垮的墙壁使得所有舍耶夫一族都白了脸,几声脚步声传来,伴随着机械在地面拖动的嚓嚓声,宛如死神的镰刀。

    硝烟中,青年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婶婶,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但是卜兰娜·舍耶夫此刻却没有心思去管修·凡塔斯兄弟两人,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第三个青年。

    穿着白袍,认真工作的神态非常英俊,胸前悬浮着一道浅绿色的光屏。他似乎正在操作什么,一声声滴滴电子音不断地响起,终于停在了一个界面上。

    那个界面卜兰娜非常地熟悉,“不……不要!”

    但是现在的青年使她感到陌生,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后毫不犹豫地点下了确认键。尖锐的滴滴声响起,所有的机器人都同时停止了运作,就像是卜兰娜·舍耶夫的心脏一样。

    长期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冲过去抓住青年的衣襟,“你是我的孩子啊!零——”

    零·凡塔斯静静地看着女人,将她抱了一下,“我知道,但是我还是要报仇。”

    这里说一下,由于人物太多了,把零·凡塔斯父亲的名字弄错了。

    正式声明,他的名字叫“彦·凡塔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