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夫与父
    ‘我一直都在wwa’刚刚众人都清晰地听到了这句话,全都震惊地看着彦·凡塔斯,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一直都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零·凡塔斯更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为什么不来阻止他们?为什么不去救舍耶夫家族的人?

    但是中年男人只有一句话,“一切,都了结了就好。”说着朝自己的妻子走去,“自大嫂去后,我们家就彻底垮了。”

    卜兰娜看着丈夫失控的大吼大叫,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你来这里干什么?还出现在我面前干什么?!”

    “修离家不归,零和蔚也开始去了寄宿学校不回家,但你总是看不到。”他说了最后一句将妻子抱在了怀里,“为什么就不能为这个家稍稍退步一点呢?”

    他们的婚姻开始于利益,但是长久以来,谁说就没有感情呢?

    卜兰娜·舍耶夫颤抖了一下,随后狠狠地捶打着男人的背,“你还我的族人,还我的族人!”为什么不出手相救?为什么?她心里有无数的疑问和仇恨。

    妻子的恨意并没有让彦·凡塔斯出现动摇,“都已经够了,因克蒂斯家族、沙家、还有大嫂,还有我们家的几个孩子……”别人受的罪和痛苦已经够了,舍耶夫得到的报应也够了。

    随后,他将视线转向执渊,“因克蒂斯,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能否放过我妻子?”之前没有出手相救,是因为舍耶夫的人罪有应得,但是怀里的人是他的妻子,不能用道理来衡量。

    在零·凡塔斯印象中,父亲从来都是雷厉风行,刚毅不屈的代表,但是现在却在这里低声下气的求人。他看着歇斯底里的母亲,发现自己的心竟然比想象的要狠,到底要不要和父亲一样开这个口。

    这个问题,作为大哥的修·凡塔斯替他解决了,“执渊副首领,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他指着那边说道:

    “我要保住卜兰娜·舍耶夫,虽然有点强人所难,但是我以长期给自由军提供机械材料交易通道作为附加条件。”

    约定不约定的执渊不关心,但是青年的附加条件着实让在场所有的自由军成员心动了,吞了舍耶夫集团的布莱克·莱恩提供的材料通道,这意味着他们自由军以后完全不用担心机械不够用的问题了!

    “成交。”就算哥哥不在场,但是执渊相信自己没做错决定。

    但是凡塔斯家的几个男人的好心,并没有换来卜兰娜的好意。

    “滚!我不要你们管!都给我滚!”

    城畔生摇了摇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外人权当看热闹,但现在不是适当的时机。

    “凡塔斯少将,还是快点让您的部下疏散居民吧。”

    彦·凡塔斯点了点头,对还在疯狂的女人问了一句:“卜兰娜,你究竟有没有想过,你嫁给我已经二十多年了,到底哪里才是你的家?”

    看着镇场子的人已经来了,城畔生打算去空中看看情况,有囚天的阻隔,应该没有问题的。

    “艹!你干什么去?”

    正想着,他听到了执渊的大吼,一回神就发现有人先一步去了空中。

    “糟了!城畔生,我父亲去阻止大伯了!”零·凡塔斯朝他吼了一声。

    哈?城畔生先是一愣,随后腾地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地朝外面奔去,“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他又没有尊势跑过去干什么?找死吗?”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囚天要完美限制住那两个人的精神力,就一定会使用尊势,这种力量就算使用者本身没有伤害的打算,但是也依然会让人本能的胆怯。

    何况,这次暴走的时两个五千九,囚天不一定有余力来控制力量保证不伤到他。

    城畔生带着结智犹如火箭一般窜上天空,很快就感觉到了囚天那层犹如鸡蛋壳一般的精神力,打开尊势一口气冲了进去。

    下一秒,他就被扑面而来的强大精神力给冲的险些低下去,竟然已经达到这个地步了!

    两个即将暴走的五千九所奔泻出来的精神力简直就像是一片湖泊一般,厚重的,无孔不入使人窒息。

    这和他暴走的量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更严重的是,置身于这样具有压迫感的空间里,他自己的精神力就像是出于自卫本能一样,竟然也在奔腾这要暴走!

    眼看就要暴涌而出,被他连忙压制住了。

    “果然是这样。”不知什么时候,囚天来到他身边,一脸平静的说道。

    “什么意思?”

    男人指着还在打斗的两人,“最先暴走的应该是凡塔斯,另一个只是为了防御才被牵引了。”

    就和少年刚才的情况一样。

    “看来你能忍住嘛。”城畔生看着啊,除了有点吃力外,没有任何的意外。

    但是囚天却扶着眼镜给了他一个不好的消息,“那是因为我们两个有尊势,但是彦·凡塔斯似乎不行。”

    城畔生:“……”这特么真的是一个令人惊悚的消息!

    那位少将虽然实力比另外两个稍弱,但也是个五千八啊!两人对视一下眼,发现现在确实不适合闲聊,同时朝着暴走的中心奔过去。

    远远地看到斗打不休的两个人,还有精神力极度不稳定的凡塔斯少将。太过靠近暴走的中心,即使有尊势也难以抵抗那股恐怖的力量,城畔生和囚天同时出手,用精神力将他拉了过来。

    “凡塔斯少将,你现在做的不是应该疏散居民吗?”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眼看监视系统的防火墙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攻击,普通居民发现真相只是时间问题。

    男人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然后要我放弃他们两个不管吗?”这是精神力暴走,说是九死一生都不为过,另外一个不说,但是他哥哥怎么办?

    结智听了出一点奇怪的地方,“两个?主人,那个黑衣人是谁啊?”怎么凡塔斯兄弟俩都很熟的样子。

    恰好这时那黑衣人被凡塔斯狠狠踹了一脚,在倒飞出去的时候帽子掉了,露出她雪白的头发和布满皱纹的脸来。

    “那是,光·凡塔斯?!”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