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甩锅的艺术
    那些媒体人不是傻子,器材被破坏了几次后也就明白是有人在阻拦,采访对象毕竟不简单,也就不再越矩,跑去和其他人抢着头条。

    “元帅,您能解释一下吗?”

    军部那些军官在阻拦这些为了新闻不要命的媒体人的同时,也不断地冒冷汗,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人类最强’是什么概念?要是他生气了怎么办?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歌灼月竟然说话了,一众人还没惊喜完,就被接下来的事情给吓到了。

    “自由军来袭,凡塔斯领兵对抗,途中不幸发生精神力暴走,为保大众安全,被我与城机械师联合绞杀。”

    当男人说出来后,全世界似乎都被吓傻了。

    城畔生满头雾水的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而已经逃到海上的囚天则是抽了抽嘴角,首脑会把锅甩给城畔生,然后歌灼月又把锅丢给他们自由军……

    偏偏他们有口难辩,而且,歌灼月此次似乎是打定主意要将所有的麻烦甩给他们。

    “他们掳走了舍耶夫家族的成员,不知下落,军部已经决定面向全世界发出通缉令。”

    作为一个星球的军部领袖,青年天生带着一股令人信服的气势,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说法,如果不是亲身参与城畔生都要信了!

    就这样,凭借着歌元帅的短短两句话,灭族变失踪,今夜响风城的事情全瞒过了大众的眼睛。

    直到回到飞沙城,城畔生才后知后觉的明白那个男人是打算救自己!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侥幸逃过了一劫。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一直以为会受到重大的打击甚至会因此彻底和军部翻脸,没想到歌灼月却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

    这样一来,所有的关注点都会落在那个男人身上,首脑会也无处找他的麻烦了……不得不说,他对这个结果相当的满意。

    但是,对于这个结果会感到满意的只有城畔生一行,其他人都已经气得抓狂了。

    擎天楼,首脑会会议室里,依旧是那个马蹄形的桌子,歌灼月的位置也仍然在缺口处,受到来自各个成员的注视。

    “元帅!为何要私自行动?”

    “按照联盟律法,在没有受到首脑会明确指令之前,我的决策行动权归本人所有。”今天的椅子有扶手,青年做的笔直,两手十指相对。

    每次听到他这种轻描淡写平静的语调,缇冯都觉得一阵气闷,他们之所以没有明确通知是因为这个人一定会明白首脑会背后的打算。

    换句话说,这个男人实际上就是在和他们对着干!

    康潘斯连忙说道:“你也看到了,城畔生竟然已经成长至斯,如果再不想办法打压,他会反抗的!”

    他说的太过直白,城亘寰立刻咳了两声,眼神中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克文森瞄了眼面有心虚的康潘斯,翻了个白眼说道:

    “我倒觉得元帅没有做错。”他显得很严肃的分析着,“你们看啊,他又弄了个新武器,一炮就把那老女……不是,凡塔斯中将打死了,这威力大的哟,所以啊必须留下这个人才!”

    “正是因为这样才不能放过他,就今天的事情看来,那小子明显打算藏着不让我们知道的。”一个精瘦的老头儿说道。

    “没错,谁知道他还有没有藏着什么更厉害的武器。”到时候全拿来针对他们。

    他们通过监视卫星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光·凡塔斯那么强悍的人还处于精神力暴走阶段呢都被一炮给打死了,要是那小子真玩儿起命来了还得了?

    这些人的神色与其说是担忧,不如说是惧怕,克文森极为不齿,又想利用,又惧怕反弹,用完了还想一笔抹杀,哪儿有这么好康的事情?

    克文森和康潘斯等人就同一件事一件完全相反,但不得不说他们都有站得住脚的理由。

    自老元帅和城老将军进入首脑会后,十人成员分歧日益加大,联盟史将这种分裂似的现象记载了下来,称其为‘保守与革新争端的开始’,而导火索则是第一机械师城畔生。

    这时候,缇冯问起了歌灼月的意见。

    “他暂时不能死。”青年换了个姿势,用手撑着额头,微微有点偏斜,“宇战时代缺不得城畔生。”

    这就像是一记闷棍敲在众人的头上,全都想起了正在进行的宇宙开发计划,想到了莱美星的强大科技,还有城畔生的机械天赋。

    “可……可是,机械师的话零·凡塔斯和克雷德·索雷尔之流也不错。”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发言的康潘斯身上,就像是看白痴一样,提到的两个天赋较其他机械师来说是很好了,但是和城畔生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这一点,就连康潘斯本人都不能否认。

    在大宇宙开发阶段,代表着最先进机械力量的城畔生具有重要作用,歌灼月的理由让所有人都不能反驳。

    但这并不代表保守派就此放弃了。

    “虽然他作用重大,但是我们不能就此看着他毫无顾忌的成长下去。”

    缇冯这样一说,众人便听出了他有意退步的打算,歌灼月也已经没有多说的意思,站了起来打算离开。

    “此后便交给首脑会决议,不必太严苛,有我在他不会有任何反抗的心思。”前提是不要逼得太紧。

    青年走了,室内的压抑感顿时消失,明明是为了质问才将他叫来,结果却成了商议。缇冯等人骤然发现:什么时候,歌灼月已经开始站在和他们平等的高度发言了!

    很快关于城畔生的处理办法就已经出来了,轮流过目后,以七票赞成,两票反对通过。

    “下一个议项,光·凡塔斯已死,应该有谁来接替她的席位。”

    福伦拿出一份文件,“按照各位的提议,经过审核之后共有五个人。”

    “考虑到成员组成,参选者都是军部背景,按照惯例,首脑会之外的特权拥有者的表决同样有效,也就是说总共有十三票有效表决。”

    “十三票?”康潘斯嗤笑了一声,“福伦老将,你怕是数错了吧,明明有一支从来就没参与过。”

    看似和蔼的大胡子老人呵呵一笑,“怎么,您敢取消掉那一支的权利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