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时代
    他们争论的焦点就在光·凡塔斯去后席位的该由谁顶替的问题上。

    缇冯将一份议案丢在桌子上,“这是怎么回事?”

    议案上面的参选者身份正是斐岩午!

    “你们这是拉帮结派!”康潘斯控诉道。

    引得其余数人的附和,众人这才意识到,包括福伦在内的几个老家伙目的不简单。

    “福伦老将,您老是说说斐岩午的提议为何会出现?”一般来说会议的易安都是由这位老将整理的,并不是有多相信他,只是这种事务觉悟作伪的可能。

    大胡子老人呵呵一笑,“你这是在质疑我的眼光?”明明很温和却叫发言的人缩了缩脖子。老人随后将目光转向缇冯,说道:

    “这是元帅的提案,不能不神作考虑,而且按照标准来说,斐老中将是最合适的。”

    克文森紧接着嚷嚷道:“人斐老头儿那点不比你们提案的人好?他的亲家是盛司集团的老总,俩儿子哪个不比你们家的强?在军部里更是声望极高,我看呐,就他吧~”

    被连损带嘲的众人一口老血哽在了喉咙上,这老家伙真的是之前那位英明睿智的元帅吗?分明就是一个市井无赖?你陈述理由就陈述理由吧,还这么毒舌!

    城亘寰当即白了他一眼,“谁叫你说这种大实话的?看把人急的。”

    众人:“……”

    没等缓过气来,就又听到城亘寰说道:

    “哎呀,人老咯,人微言轻呐,保不住孙子就算了,连想为联盟做最后一点贡献也不行,英雄没落,想必全联盟公民都会为我打抱不平吧。”

    你敢说刚刚的让步不是为了现在的得寸进尺?饶是一向沉得住气的缇冯都想要骂人,本以为这俩个老家伙刚才不说话是在退步,没想到根本就是在这里等着!

    要是斐岩午进了首脑会还得了?那不得成了这几个家伙的乱来的地方。

    然而现实却不得不让其余人慎重考虑,因为斐岩午的条件无疑是最佳候选人,背景、威望和实力他全占了。

    “城老上将,您不能这样说啊,咱们这不是正在商量?”

    气归气,但是大局还是要顾着,要是这老家伙真跑出去演两句戏,舆论估计得立马偏向。毕竟事实就在眼前:人孙子也被关了,好不容易有个提议也被推翻了……

    这事情怎么就这么想当时这老家伙进首脑会的场景呢?

    “那你还想怎么样?”城亘寰当即梗着脖子吼道,“难道要说我孙子被关了老子很开心?还是我被你们排挤很乐意?”

    “城老将军,你这话就不对了!”康潘斯当即吊着嗓子说道,再忍下去就得憋疯了。

    克文森看了眼拿捏的胖老头儿一眼,冷笑道:“不只是城老上将,就连前任元帅都被打压了,突然被解任不说,结果还不得重用,想想都寒心!”

    两个老头儿硬是将人堵得说不出话来。

    再吵吗?显然,要是逼急了这俩说不定就会乱来,但是要咽下这口气还真是困难,康潘斯手将桌上的资料抓得一团皱,喉头哽了几下,终是忍不住:

    “哼,你们分明是别有用心,少在这儿……”

    还没说完,就被一道低喝打断:

    “康潘斯!”

    “缇冯老元帅,您看这……”他的目光却是看向克文森,意味分明,老前辈还在这里,你卖什么大牌?

    缇冯逡巡一周后,说道:“投票吧,排除掉条件最差的三个,留下斐岩午和另一个候选人,计算分别得票数……”

    城亘寰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麻烦什么,就斐岩午身上投吧,得票多他当选,票少另一个当选。”

    众人相视一眼后点了头,都已经不愿再和他们扯了。

    “开始吧。”

    于是九个首脑会成员面前同时出现一道巴掌大的光屏,上面显示出一个首脑会的水印标志:碧蓝星几块大陆的轮廓为底,话筒模样的两个竖杠下面带着一个太阳。

    这就是选票。

    同时马蹄形的会议桌中间也悬浮着立体影像,两根竖条,分别是红色代表的反对票数和绿色赞成票数。

    “老规矩,结果不可更改。”

    缇冯话一落音咔咔几声便响了起来,红色的竖条就被点亮,蹭蹭上涨停在六上面,每一个都显示着投票者的姓名。

    城亘寰鄙夷地看着得意的几个家伙,和另外两人对视一眼后,同时点下了赞成键,仅仅三票。

    这结果让投反对票的人喜笑颜开。

    克文森嗤笑道:“不是还有特权拥有者,你们高兴个啥?”

    “就算有你们也输了。”

    首脑会席位并不像元帅那样要面前全联盟,它代表了各个阶层或是团体的利益,说是联盟构成的小缩影也不为过。

    但是联盟历史悠长、面域广阔,隐藏着许多未知的力量,而特权就是给这些力量的尊重。

    这时候,绿色竖条猛地开始涨了,停在六上面。

    机械初始之地守护者,流凰。

    ind-zap代理首领,葳夕。

    军部元帅,歌灼月。

    但是康潘斯等人却不怎么惊讶,反而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哼,流凰是城畔生的师父,歌灼月身兼两职,斐岩午的提案又是他提出的,当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看来,是时候将元帅从ind-zap里剥离出来了。”这样獠牙又是他们首脑会掌中之物了。

    其他人立刻附和的点了点头。

    “看样子票数持平了。”总共十三票,从投票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那一支多半又弃权了。

    “那帮人只知道修炼,哪里会管这些俗事。”康潘斯却是看着克文森等人说的,不无幸灾乐祸的意味。

    “那我们重新……”

    “等等!”城亘寰悠哉哉地笑道,“不是还有一票没出来?”

    冥顽不灵,但是康潘斯还没揶揄出来,绿色的竖条叮的再涨了一格——

    空谷一脉执刑长老,空之月。

    “怎么会?!”

    六比七,结果不可更改,康潘斯等人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灰败,最后这意外的一票十人看到了背后不寻常的联系。

    “你们究竟是怎么说服空谷一脉的?”

    “说服?”城亘寰摆了摆手,“没这可能的,谁能说服那一支,真要说什么理由的话也很简单。”

    就两个字: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