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离开
    城畔生在临行前接到了来自莫晚和芬妮的电话,两人看起来神色多少有点感慨。

    “没想到堂堂上将最后就这样落幕了。”

    当收到消息的时候,他们二人甚至以为都是错觉。

    “看样子凡塔斯那边已经和你们接洽过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当听到然·凡塔斯的转变的时候,城畔生都都不敢置信,那个骄傲的男人竟然会选择这样来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

    不过,既然是幡然悔悟了,那么当初被他打压得难以翻身的莫晚两人也该得到应有的歉意,至少,以后的仕途不愁了。

    芬妮听完之后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喂,臭小子这是什么话?老娘是那么忘恩负义的人吗?”说要帮忙怎么会半途而废呢?

    “呵,我不是这个意思,反正,不拿白不拿不是?”那可是凡塔斯家族,一出手好处肯定不少。

    “靠,老子……”

    女人粗鲁的本性暴露无遗,但是当莫晚一开口就瞬间蔫了,“芬妮。”

    “人家知道啦~”

    不管看多少遍,城畔生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这转变。

    “看来自圣炎岛一别后,您依旧忙碌。”

    自从拔出体内的污染物质后,青年的身体在快速地恢复着,不过月余的时间,他看起来已与常人无异,没了病容,说得上是英姿俊秀。

    “是啊,你们俩倒是挺滋润的。”城畔生直接移动到床上,精神力一动,房间里的东西全都自行收拾起来,“可惜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莫晚发自内心的笑了,“不用愧疚,婚礼的份子钱可以随到我儿子的满月酒里,反正我们会一直在圣炎岛。”

    这也算是回答了城畔生刚才的问题,如果没有侥幸遇到这个叫城畔生的人,他莫晚早就是一堆白骨了,又谈何以后?

    城畔生挑眉一笑,“女土匪,听到没有,你男人让你生个崽儿!”

    “艹!晚,就让我骂一句吧。”满脸通红的女人凑到前面来,“小混蛋,我告诉你,就算不能来也得把份子钱给我交上来!”

    “好啊。”少年突然莫名的笑了一下,“我会将大礼送上的,到时候可别被吓到了。”

    那边莫晚和芬妮二人同时愣了一下。

    结束通讯后,城畔生陷入了沉默里,嘴角也僵成了一条线,而后,温热的手指点到他眉间。

    “怎么了?”

    将空青的手握住,细看白皙如脂玉,摩挲之下才发现手心和指尖有一层厚厚的茧,双手刃强悍归强悍,却太过辛苦。

    “眉头皱太紧了。”

    一听这句简单的呢喃,城畔生就知道此刻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含蓄内敛的人第一次这样主动地亲近。

    说实话,身份使他们的相处模式和其他的恋人大有不同,但是一千多个昼夜相伴培养出来的默契非同一般,就算只是简简单单的眼神都能读通。

    “在担心什么?”

    “你再度回到玄城,我的任务就结束了。”空青蹲下去,将脸埋在对方手掌里,“不,在之前被囚禁的时候,就已经失败了。”

    才说完,眼前一花就被恋人搂到了怀里。

    “对不起。”出于种种原因,他没有对然·凡塔斯动手,而且,这次被迫回到玄城他考虑了种种,还是顾不了空青这边。

    “不怪你,就是……”少女紧紧抓住他的衣襟,“有点害怕。”

    人一旦尝过甜头就再也难以适应以前的痛苦,她也一样,当在这个人身边习惯自由与熨帖后就难以再回到黑暗里去。

    不对,城畔生迫使她抬起了头来,发现她的脸色白得不正常,“是不是罗斯丁和葳夕又给你施压了?”

    但是空青只是摇头,“只是,有点害怕而已。”

    她越是这样,城畔生只会越觉得自己太过无能,究竟要怎么做才能保护你?

    “放心,地锦那里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如果,能将爱人心里最牵挂的地方保护好是不是也会让她多安心一些?

    “嗯,我相信你。”

    离首脑会给的期限只剩下三个小时,再不走就来来不及回到玄城了,五人告别了这座屹立在沙漠中的绿洲巨城,踏上了离开的飞艇。

    柚子就像是来旅行了一圈一样,大包小包的特产,“这是给小胖的,这是给小轲轲的,这是给克劳德的,这是……”考虑的非常的全面。

    木风扬则是一如既往地守着他的光脑,上面写着城畔生在荒城有发明了什么东西,他学习的目的从未发生改变。

    而沙霏雪却是变化最大的一个,明媚的笑意中多添了丝丝缱绻的忧郁……

    “老大,我们怎么还不走?”

    “等人。”城畔生坐在窗边,视线动了动,“喏,来了。”

    只见天空中两道身影快速赶来,随后进入了飞艇和众人面面相觑。

    “哇哇~蔚来就算了,你怎么也来了?”柚子大惊小怪的指着其中一个青年。

    零·凡塔斯切了一声,“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们一起?我来找人的。”说着走向呆愣的沙霏雪,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别担心。”很难想象,蔚·凡塔斯会这样温柔的说话,而且还是对着女孩子,“你应该已经想起来了。”

    沙霏雪看着两个姓凡塔斯男人,神色略微苦恼一阵后,便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回事?老大,他们要拐走我们家妹子啦,你快管管!”柚子叫嚷起来,在不大的空间里震得人的耳膜都要破了。

    结智跳起来给了他一巴掌,另一只小毛球现学现做也给了他一爪子。

    “霏霏是蔚的表妹啦~笨柚子。”“喵~喵喵喵!”

    这下子,就连木风扬都不淡定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神转折?

    随后在凡塔斯兄弟俩的要求下,飞艇改道去了某个地方,即使城畔生没有下去,下方那片山坡上盛开的彼岸花也依旧惊艳着眼球。

    沙霏雪随兄弟俩走了下去,那里已经有两个男人在等着了,秋鸾和然·凡塔斯。

    “哇,好漂亮的花!”柚子扯着结智奔了过去。

    “竟然没有打架?”木风扬看着下面那两个相安无事的男人。

    “谁知道。”

    没有人知道那两个人是怎么放下仇恨的,也没有知道在花丛里的人说了什么,反正三人很快就回来了。

    “走了。”

    城畔生去驾驶舱之前看了眼沙霏雪,双眼通红,却不是伤心所致。

    很快这些少年人便离开了荒城范围,然·凡塔斯静静站在花丛里,垂下了眼睛。

    “哼,与其杀了你,还不如看你剩下的半生都在愧疚里苟延残喘。”

    看着同样远去的澜仇,然·凡塔斯摇了摇头,这个人又何尝不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