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把她给我
    “结智,对空青进行全身检查。”

    城畔生坐在床边,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不过是从赤城到玄城的这段距离,她的身体就突然变得如此虚弱。

    “我知道了。”

    小东西立刻开启了治疗系统,蓝色的光罩将少女全身笼罩住,光线交织着扫过,很快就有了结果。

    “怎么样?”

    结智看起来很纠结,说道:“除了一点血糖偏低的症状,各项指标并没有什么异常,体内也没有发现什么异物。”

    对于他的能力,城畔生当然信得过,只是心里却久久感到不安。

    这时葳夕听完手下的报告后走了进来,发现气氛非常的低沉,笑了,“都说我什么都没做了。”

    少女的手如冰一般,城畔生的心也跟着不安,良久突然站了起来走到青年面前说道:“把她给我。”

    四个字让所有d-zap的人都蒙了,就连葳夕都一副被惊到的模样,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刚刚你说了什么?”

    “把空青给我。”这一次少年放低了语气。

    葳夕的笑意退去,看着他紧握的拳头,“呵,你以为自己是谁?城畔生吗?不,你现在不过是笼中之鸟。”

    对方的语气无疑是嘲讽的,但是城畔生现在已经顾不了许多,“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再一次放低了姿态,他知道,就这样暴露和空青的关系是在引火**,但是当听到那虚弱的呼吸的时候却无法再忍受!

    这样的城畔生是葳夕从未见过的,嗤笑道:“你这算什么?当初宁死不屈的家伙为了一个女人开始低声下气?还是把我d-zap的铁则当成你的玩物了?”

    “到底放不放人?”就算结智没有检查出任何的不妥,但是空青的状态太不正常了,一定有什么原因让她逐渐变得虚弱。

    对上少年深邃的双眼,不知为何葳夕觉得心里竟然有一阵凉意,“d-zap全员生为暗,死于暗,从未有人脱离过,城畔生你纵有惊天之才,也绝不会更改这个铁则。”

    说完后他便示意边上的代号零五去将空青带走,城畔生当然不会允许,当即摆出了戒备的姿态。葳夕丝毫不惧,不屑地看着他说道:

    “如果不想看着她死的话,我劝你就不要阻止她。带走。”

    城畔生骤然失去了反抗能力,关门声响起后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回过神,颓然的坐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嗬……嗬”

    沉重的犹如野兽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咆哮,越来越急促越来越低哑。

    “主人……”结智发现他不对劲,想要走过去却被喝止。

    “不要过来!呃”

    城畔生猛地一拳捶在地上,将整个房间的胶合钢的地板砸成了一张蜘蛛网。

    “啊——”

    才走出研发部的葳夕猛地停住了脚步,“代号零五,刚刚感觉到什么了?”

    女人用精神力操纵着空青,将好不容易迷乱的双眼聚集起来,“刚刚我差点失去了意识。”

    葳夕的神色立时变得精彩起来,精神力入侵这种事情,除了凭借等级压高强行进入大脑之外,就只有空谷一脉的特殊精神力能做到,更别说刚刚他和代号零五竟然差点被夺走意识!

    他回头看了看研发部,难不成是城畔生干的?随后将精神力探入那间休息室,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微微松了口气,想着应该是那位又睁了眼的缘故。

    “走。”

    休息室内,结智悬浮在里城畔生最远的地方,用一道光罩将自家主人罩住,隔绝精神力探查的同时不断地进行治疗。

    “主人!醒醒!”

    就在刚刚一瞬间,城畔生突然发生了异常,全身的皮肤砰砰的炸裂,鲜血长流。

    结智能清晰地感知到主人大脑里的状况,精神力不断地胡乱冲撞,就像是一片波涛翻滚的大海一般,大浪不断地冲刷着,仿佛要将头颅冲破一般。

    这很有可能,单看他的皮肤就知道了。结智不断地用治疗系统进行治疗,十几秒治愈一条裂痕的速度完全跟不上崩裂的速度。

    再这样下去,就算他的电量能坚持住,但是城畔生的血量也撑不了,他的身下早已聚了一摊血,有的甚至浸入了地板的裂缝里。

    这样不行!结智思索了一阵后,下定了决心,“主人,我去叫人来!”

    结智以为自家主人失去意识了,殊不知城畔生现在非常的清醒,“不用。”

    他抬起头来的一瞬间,小东西惊得后退了一步,只见原本干净的脸上现在血污密布,额头上、脸上到处都是细细的血痕。

    “可是,主人你的流血量太大了,需要马上输血。”

    “死不了的,关了治疗系统,不要浪费电。”

    “哈?”结智奇怪的看着主人,就像是在看一个想要寻死的人一样。

    “把反侦察系统打开就行了。”

    小孩儿终于明白自家主人不是在开玩笑,乖乖地关掉了治疗系统,蓝色的光罩骤然消失。止痛效果没有了,城畔生立时痛得吸气,随后运转起了精神力。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他的外伤在逐渐的愈合!

    结智想要惊呼又立刻捂住嘴,天啊,主人的精神力是怎么回事?虽然以前就知道有一点治愈效果,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要赶上他的治疗系统了。

    十分钟过去了,少年身上的伤口都好了,没有一点痕迹,如果不是到处都是的血迹,结智几乎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把排气系统功率调到最高。”

    他指的是休息室的排气系统,由于是在地下,每个房间里都有非常发达的换气系统。

    “哦。”结智走到门边,打开了某个开关,屋内的气流速度立刻加快了。

    精神力随着城畔生的心念开始移动,不多时,那些血迹就逐渐消失在空气里,衣服上的鲜血也被剥除,很快,屋子里浓重的血腥气消散了。

    结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种类似的手法好像之前在荒城的时候出现过一次啊。

    “主人你的精神力……”

    “有人来了。”城畔生没有回答他,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不多时,有人敲响了门,打开来是一个青年,城畔生一见他就挑眉笑了。

    “雷克多部长,许久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