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踹门
    就首脑会来说,城畔生恨不得让其立刻消失,这种憎恶在日积月累中点点积累起来,因此,连基本的虚伪都已经不想拿出来了。

    还未走开的侍者一听那声响险些跪在了地上,刚刚发生了什么?城畔生竟然把首脑会的们踹掉了!

    里面正襟危坐的老头子们也吓了一跳,城亘寰忽的冲过去,拍了少年一巴掌,指着摇摇欲坠的金色大门吼道:

    “城畔生,你在干什么?!”

    看样子似乎是想要教训一番。

    “你知不知道这门有多贵?”

    众人:“……”

    老头儿义正言辞地指责着自家孙子,克文森也反应过来,痛心疾首状地说道:

    “就是,你有这闲钱赔还不如孝敬给我们买点心!”

    不,众人一阵白眼,他们想说这已经可以追究刑事责任了,不是说赔钱就可以的。缇冯咳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城亘寰立时转过头来说道:

    “你们可得悠着点别收多了钱,不然我要告你们讹诈未成年人的。”

    事已至此,其他人都已经不好开口问责了。

    然而,城畔生并不打算就此退却,本就不是来给好脸色的,便安抚似的说道:

    “您别担心,现在整个布莱克莱恩都是我的,这点钱还是赔得起。”

    由于收购的时候并没有在监视环境下,而且布莱克莱恩也暂时没有公开,几乎没有人知道。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了死寂,全都用震惊的模样看着淡笑的少年。

    良久,一声惊呼响了起来。

    “怎么可能?!”

    城畔生看了眼大吼出声的老头,康潘斯,方家的姻族,背景主要是占经济这一块,当然军部也有涉足,目前算是几个老爷子的第二号对头。

    “为何不见上报?”

    这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就是上上任元帅,缇冯,不愧是做到过军部第一人的男人,即使老了那一身的精神力和气势真不是盖的。

    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人,不怒自威,城畔生漫不经心地说道:“我起身回程之前才签的文件,现在应该还在走程序,按照时间来看,两个小时之内就应该会公布了。”

    保守党的人对他的回答显得非常不满意,其中一人冷哼一声说道:

    “城畔生你少在装傻,收购布莱克莱恩为什么不向你的管理者报告?”

    这个老人说出了其余几个人的心声,引得连连点头。城亘寰和克文森对视一眼,默默地做回自己的座位上,顺便指了指会议桌前面的位置,示意少年坐过去。

    城畔生看了看那个特别的位置,还真是当成了审问了,但是也无所谓。他眨眼已过去,这零点一的时间里,众人又是变了脸色。

    还来不及惊讶于少年的精神力增长,便见他以懒散的语气说道:

    “报告?我怎么不知道。”他摊开手掌,“当初约定的只是我作为机械师的义务,又没说不许我涉足商界,你让我报告什么?”

    他理所当然的样子将一干老家伙气得咬牙切齿,想他们总览大权,却总是被这个臭小子忤逆,如何能不气。

    随后,康潘斯深吸了一口气,勾起一个诡异的微笑,“听葳夕的报告你与那个机动组的监视者生了私情,看来之前她的报告恐怕都不可信了,恐怕有必要对她进行审讯。”

    这无疑是一种威胁,诸如此类阴险不正派的做法私下就算了,但是怎么说也不该出现在这种正式的场合上。

    然而偏偏还有人附和。

    “康潘斯说的不错,有必要对那个代号二十一进行审讯。”

    “或许应该交给裁判所比较好。”

    城亘寰等人深深皱起了眉头,有够恶心人的。

    “你们……”缇冯正要说上两句,危机感陡然来临,反射性的架起了精神力,下一秒蓝色的光芒擦着耳际飞了出去,冲破窗户消失不见。

    速度之快,如果不是城畔生有意让他们看见,说不定都捕捉不到这道攻击。

    “想知道光·凡塔斯是怎么死的吗?”

    众人将视线落在少年身边的小孩儿身上,无一例外,冷汗猛地落了下来。

    “嗷~之之快来爷爷看看,你这个光束是怎么弄出来,给我玩玩儿!”城亘寰回过神来,也顾不得嘲笑另外几个老家伙被烧焦的胡子,兴致勃勃的拉过结智。

    小东西也非常配合,小手一翻,有亮出一团光芒来,不过指尖大小但是里面蕴含的能量却让人头皮发麻。

    “主人叫它极光炮,这一团威力都能冲破五千级的精神力领域哟。”小孩儿看似在炫耀,实际上眼睛却是滴溜溜的看向一干老头子,敢威胁主人,又不是只有你们会这种操作!

    良久,康潘斯等人才就像是才想起来一般,拍桌而起。

    “城畔生!你小子有种,代号零一!”

    话一落音,屋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青年,面部笼罩着被扭曲的精神力,看不真切长相,看身形似乎很瘦削。

    “请问有什么吩咐?”

    城畔生没有感受到他的敌意一般,静静地打量着他,这就是机动组代号零一,专门为擎天楼服务的男人,不愧是最强的s级成员。

    康潘斯指着一脸坦然的少年,“把城畔生……”

    抓起来几个字还没有说完,城亘寰就打断了他,高深莫测地说道:“康潘斯啊,你们可要想明白了再下令呐。”

    我们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康潘斯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同坐的家伙,都是示意他下令的眼色,便冷笑道:“哼,我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代号零一……”

    命令还是没能成功说出口,这次是坐在正中间的缇冯又打断了他。

    “退下。”

    什么?康潘斯不敢置信,“缇冯元帅,您在说什么?”

    “这么好的机会,绝不能能放过这个臭小子!”首脑会怎么能容忍这种挑衅权威的家伙存在?

    但是这一次缇冯完全没有和他们商量的打算,“代号零一,我以议长的身份命令你退下!”

    “是!”

    代号零一似乎很惊讶,就连脸上的空气都因为精神力的波动抖了一下。

    首脑会运行是以投票进行,但是作为一个权力组织,同样也存在一个最高话语权的掌握者便于关键时刻控制事态,当前这位掌握者就是缇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