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无法反抗
    最高话语权赋予的是极高的威望,但同时也代表这重大的责任,而且,首脑会说到底还是一个共同商议的决策机构,最高话语权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

    一用出来,效果显著非常,代号零一立刻就不见了,康潘斯等人也老实的闭了嘴。

    众人惊异地目光中,只见缇冯淡淡地看着城畔生说道:

    “现在可以让你的机器人收手了吧。”

    “当然。”城畔生拍了拍结智的小脑袋,“收起来。”

    小东西将对准地面的手收回来,还在酝酿的光点砰的消散,不过这么几颗针眼大小的光点释放出的力量竟然能让人在这会议室里听到风声!

    “真可惜啊。”小孩儿悬浮起来,围着主人飞了两圈,“要是那个代号零一真的动手的话,我就能把擎天楼轰个对穿了。”

    “城畔生,你好大的胆子!”

    众人一下子听明白他的意思了,原来刚刚竟然是这么一回事,难怪缇冯会将代号零一喊出去。

    “我只是来提醒你们,不要逼我弄得鱼死网破。”他盯着一脸深思状的缇冯,笑了一下。

    “你们现在应该都在想要不要让歌灼月来把我杀了,这一点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自然可以。”少年笑得非常的坦然,“但是我死了的话布莱克莱恩就会立刻散架引起商界的大战,而且,莱美星人已经安分了三四年了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

    少年一句话就戳中了首脑会的心坎上,莱美星人,这是永远也避不开城畔生的话题。何况别说未来,就是碧蓝星内部,如果外界知道城畔生死了,对于莱美星人的恐惧也会促使他们声讨首脑会!

    仔细想想根本就是他们自己将自己逼到了这个地步。

    正在尴尬的时候,清冷的声音蓦地响了起来,“我说过,你做得过火了。”

    惩罚突然就降临了,城畔生身下的金属椅子猛地碎裂,他本人也以狼狈的姿态匍匐在地,丝毫动弹不得。

    “主人!”

    结智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强大的精神力给一下子操纵着撞到了墙上,砸出一个大坑,随后也失去了行动能力。

    歌灼月的出现让包括缇冯在内的首脑会成员同时松了口气,太好了,至少还有一个能制住城畔生的人存在。

    “太好了,元帅立刻杀了他!”康潘斯带头,另外几人同时大喊道,现在他们哪里还顾得上之前的考量。

    这让缇冯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城亘寰悄悄凑过去,说道:“啧啧,你看看哟,首脑会就是被这群人给搅得乌烟瘴气的。”

    你怕是忘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了,缇冯哼了一声,不打算理他,“都安静一些,元帅,你认为呢?”

    歌灼月依旧闭着眼睛,“不能杀,理由我已经说过。”

    有了元帅的支持,再加上理由充分,就算康潘斯等人再多不满,多做反驳。

    “将城畔生监禁起来,无令不得离开踏出研发部。”

    “暂时不行。”歌灼月没有立刻行动,似乎要说什么,突然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

    令人战栗的精神力波动了一下,缇冯、克文森以及城亘寰三人反应快及时联合起来筑了道精神力屏障,堪堪将首脑会几人保住,不至于让那几个精神力不足的家伙咽过气去。

    看着现在的歌灼月,康潘斯等人连生气都不敢,瑟瑟发抖——联盟第一人竟然出现了精神力控制失误!

    这算什么?将目光放在地上的少年身上,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城畔生努力将脸转开,避免和地面直接摩擦,不断地喘着粗气的同时也在嘲讽,竟然完全反抗不了?不够,还不够。

    全身的精神力随着意念不断地要爆发,下一刻,他浑身僵住了,精神力完全消散,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可能。随后,入侵到大脑的精神力才如潮水一般退去。

    身上的压制也消失了,但是城畔生却没能立刻站起来,半跪在地上,脸颊因为挫伤鲜血直流。

    “主人!”

    结智连忙赶过来给他疗伤,叫了一声发现他没有反应,当看见少年的神色时,结智也愣住了——

    第一次,看到主人露出这种恐惧的神色。

    城畔生真的被吓到了,这就是六千级的力量!刚刚直面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几乎渺小到了尘埃里,仿佛看到了死亡的边界线。

    见棘手家伙终于老实了,缇冯便问道:“元帅,刚才说暂时不行是怎么回事?”

    “空谷一脉执行长老要见他,我已派上将司景历以及副首领葳夕前去迎接。”

    “什么?”这下子就连缇冯也沉不住气了,腾地站了起来,“马上详细报告。”

    葳夕才将代号二十一交到罗斯丁手上,便赶回了办公室,那里助理已经准备好一切。勋章、帽子等一系列用具迅速被他用精神力弄好,带着四个组派来的代表立刻朝天空中飞去,远远就看见了司景历等军部的人。

    “葳夕副首领,您也来了。”男人半面胡渣,看起来非常粗犷,说话也犹如雷声隆隆。

    “空谷一脉执刑长老,地位与你我相当,自然要迎接。”相比较起来,葳夕就显得尤其的俊秀尔雅。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司景历神色一变,“来了。”

    两秒后,葳夕也感觉到了来自西南方的精神力波动,看来对方也是有意给他们提醒才将精神力放出来。

    远远地有一个人影在接近,白衣黑发随风飞舞,一副仙风道骨的气质,长相清隽,说是空谷幽兰也一点不夸张。

    “空谷一脉天赋第一人,果然名不虚传。”

    司景历只是低声感慨了一句,谁知人已来到面前,“司上将过奖了。”

    语气带着点点笑意,但仔细看实际上面部没有任何的动静,偏偏看起来就是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葳夕和中年男人对视一眼,同时分列两边,他们身后的属下也跟着站好,形成了一条通道直指擎天楼。

    “军部上将司景历。”“ind-zap副首领葳夕。”

    “前来迎接空谷一脉执刑长老。”

    空之月亦是朝他们低了下头,“空谷一脉执刑长老空之月,劳烦两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