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四方令
    没办法了,当被歌灼月的精神力压得毫无反抗之力的时候,城畔生心里浮现起了这个念头,无论他怎么开发结智,无论怎么努力提升自己的精神力,依旧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虽然早就隐隐知道了这一点,但是当直接面对的时候,那种差距还是让人气馁,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正当他坐在地上神游天际的时候,有人来到了他身边。

    “看来受到的打击不小。”

    来人的一头及膝长发立刻让城畔生想起了对方的身份,空谷一脉空之月。

    “是你?”

    他开始转动沉静的大脑,终于发现了不对,这里明明是擎天楼啊,这男人怎么进来的?就算空谷一脉地位特殊也不至于随便能进入擎天楼范围吧。

    “你究竟是谁?”

    才说完就被城亘寰呵斥了。

    “臭小子,注意你的语气!”老爷子是真的在生气,“这位是空谷一脉执刑长老,大英雄空谷的血脉传人。”

    传人前面还加了血脉两个字,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实际上是空谷的后人,这身份,城畔生翻了个白眼。

    “管我什么事?”

    吊儿郎当的语气,一改之前沉稳淡然的气势,反而多了几分无赖以及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打也打不过,逃又逃不了,看样子更不会死,最坏的结果已经摆在眼前了,他还担心什么?

    空之月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走近了一点,问道:

    “可愿意随我去空谷一脉?”

    此言一出,在座皆惊,城畔生也不例外,仰头看着对方。

    “你……你在说什么?”他看了看歌灼月,发现皱着眉头。

    空之月双眼染上点点笑意,令人如沐春风的同时又极为信服,“我此来便是奉命将你带回去,若你愿意走,一切好说。”

    显然,他听出了城畔生话里的第二层意思,不是说什么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做到。

    “当真?”

    “早在你路过我族上空的时候,长老已经询问过你了吧?”

    城畔生脱口而出,“原来那就是你们长老!”同时心里也在惊叹,那可是万米高空啊,飞艇的飞行速度又如此快,竟然还有余力如今他的大脑,这精神力。

    他默默地将之与歌灼月对比,好吧,二者都没有用尽全力,实在是摸不出深浅。

    “可愿意走?”

    再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城畔生直接一蹦而起,“走!”

    他不问去空谷会面临什么问题,也不担心到那里还能不能从事机械研究,因为现在只是单纯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而已。

    只要能离开这个囚牢,只要能原理歌灼月的压迫,于他而言一切结果都是好的。

    空之月轻轻点了下头,“那便……”

    “等等!”

    城畔生叹了口气,果然不如想象的简单,首脑会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她走?

    只见缇冯快步来到空之月面前,深吸一口气后,说道:

    “执刑长老,带走城畔生这件事情还请作罢。”

    “是啊,那小子身份特殊,怕是会玷污了圣地。”其余人亦是站起来笑脸相劝。

    客气得令人惊奇,城畔生摸了摸脸上还隐隐残留着同感的地方,这还是之前那个盛气凌人的首脑会吗?

    但是有一点还是很明确的,他们绝不打算放人,城亘寰坐在一边嚷嚷道:“我觉得挺好的嘛,省得老头子天天看着心烦。”

    保守派集体啐了一口,你特么说不好才奇怪。

    克文森反正就是跟城亘寰一个鼻孔出气,悠哉哉地分析道:“说实话,城畔生的精神力天赋明显是当前一代的第一人,你们要是让他去空谷一脉修炼,说不定又是第二个歌灼月,对碧蓝星来说,那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就是这样才不能让他去!

    康潘斯险些脱口而出,这里又出现了一个不能不被正视的问题,城畔生的精神力天赋,精神力历史上第二个未成年五千级。

    第一个不用说就是歌灼月,所以克文森的话并不是随便吹的,但关键是城畔生真要成了第二个歌灼月,谁还能压制住他?

    是啊,两个六千级战力,对碧蓝星的未来来说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和城畔生有仇人来说无疑是噩梦!

    会议室里,几个老家伙还在企图说服空之月,喋喋不休,那场景就像是一群马蜂围着丹顶鹤一般。

    而争论的焦点城畔生此刻则是靠在墙边想入非非。

    空谷一脉作为隐世一族不仅有独特的精神力修炼方法,更是有着超出常人一大截的精神力天赋,他们向来以不理尘事为信条,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

    但是不管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秘密,空之月的来意却不坏,二者之间,选择空谷一脉是必然的。

    问题是,空之月究竟要怎么说服首脑会?

    这时候,几道惊呼声唤起了城畔生的注意。

    “这……这是四方令?!”

    四方令?城畔生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非常了不起的东西,连忙转过头去看——什么玩意儿?

    名字听着非常的霸气侧漏,但样子却有点不尽人意:不管怎么看都是尺长的树枝被掰成三截的模样,三厘米的直径,连断口都能合上;大概是因为岁月流逝的原因,树皮早就脱落得差不多了,露出金色红纹的内里,是没见过的材质。

    非常原始,连打磨的痕迹都没有,枝干上的凸起都毫无改变。

    “风云世变,合而为一;四方有令,权归三族。”

    空之月淡淡地说了十六个字,让首脑会的一干人神色几度变化,从震惊到肃然可谓精彩,说明了‘四方令’的超然地位。

    “可……可是,四方令不是只有在发生影响时代大事的时候才出现的吗?”

    比起之前,他们的语气已经变得非常的弱,城畔生握紧了拳头,心里开始激动。

    “长老说若你们这样问,便告知尔等:城畔生之天赋事关精神力未来。”空之月一挥手,悬浮在众人面前的三根金色木条便回到他的袖子,“如此一来,带走城畔生便没有问题了。”

    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了,因为首脑会没有再多说一句话,默许了。

    “随我走吧。”

    城畔生喜上眉梢,立刻朝他走去,却没有立刻离开,“有一个人我要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