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离开或留下
    带走空青的过程要比城畔生想象的简单得多,但是也顺利得让人觉得不安。

    在离开擎天楼的时候,城畔生再度问了一句:“他们没有对做什么吧?”

    空青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这时候,罗斯丁追了出来,大吼道:“空青,你不管你妹妹了吗?”

    少女的脸色越加苍白,无法控制的停了下来,妹妹,对啊,其他的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地锦不行。

    城畔生立刻拉住她,“空青,相信我吗?”

    爱人为什么会被控制住,城畔生当然知道,他也不会傻到就这样甩手就走,当初答应的事情绝不会食言。

    “信。”

    离开了那个地下室的感觉真好,光阳也这样的温暖,令人在心底的寒冷都开始散开,从背叛ind-zap开始,她都一直下相信着这个人。

    “别看了,现在玄城还是正午,眼睛会受不住。”

    空之月在一边看着这对苦命的小鸳鸯,微微叹了口气,“我们这就离开吧。”

    城畔生点了点头,拉着空青一同朝天上飞去,风划过耳际,还隐隐能听到罗斯丁愤怒的诅咒。

    “城畔生!你一定会后悔的,哈哈……”

    一行人越飞越高,很快就来到了云层之上,在这里看,风光出奇的绚烂,没有污浊的白云,在云朵里起起伏伏的飞鸟。

    还有,点点落下的鲜血。

    城畔生僵住了身体,攥紧少女冰冷的手问道:“不能,救她吗?”

    良久,青年的惋惜声随风而过,“即使我持有四方令,将你带出来已是极限,多余的要求无异于强人所难。”何况,那些人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套住眼前这少年。

    空青擦掉嘴边的鲜血,“没事。”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城畔生接下来一个问题就让她漏出了破绽。

    “呐,空青,我们面前现在都有什么?”见少女茫然的看着自己,城畔生苦笑道:“眼睛,怎么会看不见了呢?”

    从刚一见面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虽然以前对方的眼里也是毫无波动,但仔细凝视的时候却能看到许多的神采,现在不同,那双明亮的杏眼早已失去活力,就像是一面空虚的镜子,冰冷的反射着一切但是没有多余的色彩。

    “我以为你没有发现。”少女蠕动着双唇说道,里面含着的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担忧。

    “他们对你用刑是不是?”

    “没有。”空青一如既往地矢口否认。

    “那你体内多出来的电粒子是怎么回事?!啊?”

    他不受控制的大吼出声,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连刚才被歌灼月如此打击都只是消沉而已,这会儿却如此失控。

    随着他的声音传开,惊起了一群躲在在云层里的飞鸟,随后气氛陷入沉默。空之月想了一阵后,斟酌着说道:

    “或许我应该早点说,这姑娘的大脑内似乎有东西。”

    这是城畔生完全没有想到的,“结智。”

    “知道了。”小东西立刻开始对少女进行检查,但结果却一无所获。

    “怎么会这样?”

    城畔生喃喃着,凭空之月的实力,他的判断完全可信,可是为什么?结智却完全查不出来?经过升级的小东西怎么也不应该被隐瞒至此才对!

    “那东西非常的小,无法得知具体,不过,似乎是活的。”青年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少女的额上,将探知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城畔生猛地捧住少女的双颊,“空青,别再瞒着我了。”随后将精神力探进了少女的大脑,对方的精神力顺从的避让开,让他顺利的找到了那个东西。

    确实很小,直径不过毫米,默默地攀附在大脑某一处,如果不是用精神力细细地找,几乎很难发现。

    但是就是这个东西,却让城畔生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它竟然在那里就像是虫子一般攻击大脑组织!

    难怪空之月会说它是活的,现在看来,空青的会失去视力也是因为神经受到了伤害。

    “除了眼睛看不见还有其他的不适吗?”

    空青第一直觉是想要摇头,但是就算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但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少年的怒气,顿了下,咬着嘴唇说道:“疼。”

    全身都疼!尤其是大脑,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那东西从荒城的时候就开始活动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才说完,他自己先苦笑了一下,“我果然是个混蛋。”

    为什么不说出来,原因不是很简单吗?

    “对不起……”空青说了三个字,将他推开,“不要管我了。”她其实非常的明白,就算是一起离开了玄城,她也命不久矣,但是一听到‘一起走’这三个字的时候,还是心动了。

    现在看来果然是奢望,到头来还会连累对方。

    城畔生听了很不是滋味,只是抱紧了她,对空之月问道:“能取出来吗?”

    青年摇了摇头,“你也感知到了,那是生命体,凭我目前的实力无能为力。”

    精神力对生命体操纵无能,这是当前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城畔生蓦地想起了之前在青城觉醒尊势的时候发生事情,那时候,他的精神力似乎对其他生物产生了影响。

    似乎是看出了他隐隐欲动的打算,空之月连忙阻止道:“不可强行驱逐,你目前尚未能控制,若是损伤了这姑娘地根本该如何是好?”

    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城畔生沉默了半晌,还是将精神力探入了对方的大脑,不过却不是为了驱逐异物。空之月淡然的脸上出现震惊的神色,这少年竟是已经觉醒到这个地步了吗?

    空青很快就缓和了脸色,虽然惊讶于对方的精神力的治愈能力,但是随着疼痛消失,久受折磨的少女立刻陷入了昏迷。

    城畔生默默地抱接住他,对一边的空之月笑道:“看样子我还是比较适合在玄城研究我的机械。”换言之,他不打算走了。

    空之月仿佛预料之中一般,“当真要放弃?这是你唯一能脱离首脑会控制的机会了。”

    少年只是摇了摇头,垂眼看着脚下,他当然明白,一旦落下去等待他的就将是深渊,正是因为这样,他不能将空青一个人丢在深渊里。

    “罢了,既是心意已决。”空之月拂开眼前的云雾,“分别之际,我便与你说说四方令背后的牵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