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静待振翅之时
    有的时候,亲近的人会成为一种负担,但的,他们是一种动力。空青之于城畔生便是第二种,当回过神来看,两人并没有所谓的缠绵刻骨,记忆中遗留下的多是陪伴。

    无数个黑夜,深不见底的黑暗,他的身边始终陪着一个叫空青的女孩儿。

    将空之月和首脑会的约定说了之后,城畔生便让她休息,“我留下来不是你的错,而且,这样一来,我也不必放弃自己的初衷。”

    生在将家而不从军,城畔生的梦想只有一个。

    看着门关上了,病房里又只剩下一个人,但是空青却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牵起了嘴角。笑意越来越深,眼角下累积的泪水也越来越多,这种莫名感到熨帖又心酸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由于是地下室也不知道天色,一看电子钟才发现竟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她以为是治疗人员,随口应了一声请进,但是下一秒,空青就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来人穿着简单的白色七分裤,上身是浅绿色的纱织衫,长发随意地扎成马尾,背着一个纯白色的双肩包,十五岁的年纪浑身上下都透着活力的光芒。尤其是一双扑闪的大眼睛,使人看得到晨辉的干净与温暖。

    “姐姐,那个人没有说谎啊~”

    少女欢呼一声,猛地扑到空青怀里,“我来看你啦。”

    这真的不是梦,空青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地锦为什么会来这里?是谁带她来的?有什么目的……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地锦搂着姐姐不断地蹭啊蹭,“是不是很惊喜?那个人跟我说可以见你的时候,我立刻就跟来了!”

    “地锦,是谁让你来的?”

    女孩儿撑着双颊,皱着秀气的眉头,“嗯,一个男的,高高的,长得挺好看的,就是看起来有点恐怖。”

    她似乎兴奋极了,语无伦次的说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随后小脑袋一点说道:“总之见到姐姐就很开心了!”

    有一点很让空青感到开心,因为妹妹没有受到她的影响,没有因为姐姐变得犹如机器一般而嫌弃,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地依赖她。

    “嗯,姐姐也很开心。”

    地锦倏地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她,随后突然哭了起来。

    “怎……怎么了?地锦?”

    空青手足无措,哪里有纸?不对,应该先安慰妹妹才对,“别哭了……刚刚还笑着的。”

    “呜呜~因……因为很久都没有听到姐姐你说……说开心了嘛~”少女的眼泪有如决堤的洪水,哗啦啦的很快就布满了一张小脸。

    引得空青无奈一笑,“对不起。”自从经历过ind-zap的训练后,见惯了残酷和血腥的心脏开始变得死寂,虽然妹妹依旧是自己的执念,但是那份细致早已察觉不到了。

    然而相反的,随着年级的增长,地锦开始关心姐姐的一点一滴,并将这些记在了心里。

    长久以来累积的情绪一旦发泄,就难以再收回去,小丫头哭得撕心裂肺,愁得空青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戏谑的声音才插了进来。

    “我说,小丫头你姐姐大病初愈,你这么吵真的好吗?”

    “啊!是那个奇怪的大哥哥。”小丫头指着门口的人说道:“姐姐,就是他来我来这里的。”

    “喂喂,这样称呼我好吗?”

    城畔生提着一个盒子走进来,按下病床上的某个按钮后,从侧面架起了一张小桌子,他将食物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好,把勺子递过去。

    “先喝点粥,我妈熬的。”

    听到后面一句的时候,空青被呛了一下,“伯母也来玄城了?”

    “嗯,她来收养一个女儿。”

    随着这句话出来,空青的手一顿,足足过了三秒,勺子突然从手里滑落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

    “难道……”

    她将视线落在笑意盎然的少女身上,随后看向城畔生。后者点了点头,苦笑道:

    “你总是不信任我,也没有安全感,现在我完成了当初的约定,你可不可以把最后的信赖都给我?”

    边上的地锦先是一脸懵懂,随后突然长大了小嘴,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姐姐和奇怪的大哥哥之间的关系。

    “哎呀,这绝对是主人说过的最好听的话了。”不知何时,一个小正太趴在床边,一脸坏笑。

    接下来,城畔生详细地给地锦说了他的安排。

    “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家人也都很温柔,我希望你能答应来我们城家。”

    地锦比想象的要坦然,“那我姐姐呢?”

    “青青肯定也是要进城家的,不过身份和你不同。”结智嘴快的接话。

    但是小丫头显然能了解到重点,竖着手指笑道:“我知道,是以大哥哥妻子的身份,对吧?”

    首脑会这边,众人再合计了一些事情后便宣告结束了,在人散之际,城亘寰笑眯眯地递给每个人一份请柬。

    “记得来啊,老头子收干孙女儿,老可爱了!”

    “听说是城小子女朋友的妹妹,我看那小丫头肯定像她姐姐,咋样?能不能先给我家格拉特定下?”精神力和样貌都占了。

    克文森一本正经地凑上去说道,一家有女百家求啊,城家现在出了个小千金,门槛还不得被踩烂,近水楼台先得月,赶紧先套着再说。

    就算城畔生现在是笼中之鸟,但是他背后的城家却正在飞速上升,加之地锦本不是ind-zap的人,运作起来并不麻烦,她的抚养权很快就到手了。

    这样一来,空青就再无顾虑,反抗时也不必再有诸多顾忌。

    “小丫头收礼物收到手软,我妈说房间都放不下了。”城畔生带着白手套,拿着一根不足半毫米粗的玻璃管走向空青,扎入了少女的肩上。

    城家少有的高调,想要巴结或是还礼的人自是卯足了劲,城畔生两人不能随意离开,全通过结智的网络知道的。

    “地锦很开心。”

    “那你呢?开心吗?”

    “不开心。”空青看着他苦恼的神色,别过脸去,“以后很长时间不能见你。”

    说到这里,城畔生忍不住抱紧了她,低声道:“不会很久的。”

    他的活动区域被限制在研发部内部,如果不是首脑会的命令,不得踏出一步,空青是ind-zap的成员,被定为无罪后,她也要开始执行任务。

    可以说,几乎没有再见的可能。

    “我在你体内植入的芯片,结智系统会告诉你怎么用。”就算葳夕给他保证,只要不乱来,空青一定会毫发无损。

    但心爱的人的安全,还是要随时掌握在手比较好。

    守在外面的ind-zap成员走进来将空青带走了,堆满材料的工作室只剩下他一个人,还有正在分析数据的结智。

    总之,在真正振翅之前,静待羽翼丰满。

    第四卷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