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异空间
    作为机械师而言,城畔生最喜欢的就是挑战,但是他绝不能容忍平白无故的挑衅,因此反击的时候便毫不留余地。

    威廉少校既不能冒着犯众怒的风险与他彻底说破,更不愿就此低头,“我……”

    “行了。”

    雷克多咳了几声,面色有点难看,眼中泛着冷光,“城机械师,在做实验时麻烦将材料的用途做好报告,届时交与我审核。”

    不愧是年纪轻轻便坐上部长之位的男人,这样一来,既能堵住威廉所谓浪费的由头,也能适当的让城畔生收敛一些。

    “知道了。”说着就要离开,却又被叫住。

    他有些不耐烦了,回过头来看着上位的部长,“又有什么事?”又字咬得很重,说明他正在发火的边缘。

    雷克多忽的笑了一下,“记得把你的申请表交上来,还有凡塔斯机械师的,明日我就要转交给军衔审核小组了。”

    城畔生哼了一声便扬长而去,不想看到那些震惊而意味深长的眼神。

    雷克多看似是在对城畔生说,实际上却是间接地告诉众人:城畔生,终于要封衔了!

    在场的机械师,既然能接触到军部的核心机械开发,便说明他们其实已经是军部的一员,身上或高或低都有着军衔,唯一的例外就是目前最年轻的两名s级机械师,相比较之下,城畔生就更特殊了。

    零·凡塔斯好歹还是以正式的名义进入研发部的,而城畔生却显得名不正则言不顺,做出的贡献比大多数人要来得巨大,但是得到的却总是惩罚。

    而且当他封衔之后,和军部针锋相对的现状会不会发生改变?这一点谁也不知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城畔生一直都待在第一号材料库里工作,各种实验和公式推算。由于是在研发部内部,雷克多以不属于同一部门且保证会对城畔生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为由,拒绝葳夕派人来监视,后者也没有坚持。

    结智不断地保存分析各种数据,忙得不可开交,结束一项工作后,发现主人还没有来看结果,便回过头去看。

    “主人你在……”

    绕着两排透明的储存柜走过去,他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蹦踏的脚步也改为悬浮,悄无声息。

    只见城畔生蹲在角落里正拿着一块汉尼斯初代‘发呆’,眼睛一眨不眨的,眉头紧皱,嘴唇抿成了直线,这是他陷入思考的标志性状态。

    结智等了很久,才等到青年动作。

    “嘶,眼睛好疼~”

    小东西眨了眨眼睛,“主人你眼睛已经有一个小时没有眨了。”

    城畔生连忙闭上了眼睛,用手遮住,干涩到生疼的眼球终于有了几丝温暖的感觉,泪腺不受控制的飚出了液体。

    “主人,你哭啦?”

    结智带说完就被敲了脑门儿,虽然他是机器人感觉不到疼,但是却有情绪,便撅着小嘴显得几分委屈。

    “我有一个好点子。”

    相比较之下,城畔生却非常的高兴。

    接下来的时间里,结智就在旁边不断地记录数据,记录主人用过的材料,期间因为一直都连接着电源因此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它的电池满了一次又一次,主人却还没有休息。

    “主人,你该睡觉了。”

    城畔生眼下被护目镜挡着的双眼下方变成了黑青色,无头发有些凌乱,但是他的眼神从始至终都冒着亮眼的精光。

    “快了。”

    他的嗓子变得非常嘶哑,但是却透着兴奋。

    两天两夜的成果出现了,结智一脸懵逼,“这是什么?!”

    只见两块巴掌大、白蒙蒙的东西悬浮在工作台上,既像是发着光的镜子又像是两个漩涡,不知道为什么,结智有些觉得有些恐惧这玩意儿。

    “把这里的监控控制住。”

    小孩儿直觉有大事要发生,立刻照做,随后认真地看着主人,仿佛正在等待什么奇迹发生。

    只见城畔生将手伸向其中一块白色的东西,缓缓没入,他的神色不比结智轻松多少,就像是在探索另一个世界一般忐忑。

    结智看着看着猛地瞪大了眼睛,“主……主人,手!你的手被这东西吞了!”

    这雾蒙蒙的平面明明是一块不足一厘米厚,但是城畔生已经深入到手肘部位的手却没有穿过去,仿佛被一张大嘴给吞了一般。

    结智凑到那东西后面,挥了挥手,没有任何东西存在,既不是透明的装置也没有什么渠道。

    更惊讶的在后面,结智觉得自己的脑袋被拍了一下,顿时瞪大了眼睛,见鬼了吗?他后面有什么人吗?

    一回头,只见另一块雾蒙蒙的东西里竟然伸了一只白色衣袖的手出来!

    “啊——主人!发生灵异事件了!”

    这时候那只手又拍了他一下,还做了个剪刀手。

    见它被吓坏了的模样,城畔生好笑的抽出了手,“你还是个科学产品呢,竟然相信那些迷信之说?”

    “可……可是……”

    结智苦着脸,一回头,发现那只手竟然不见了,“诶?我刚刚还看到了!”他飞到刚刚伸出手来的平面前,死死地盯着。

    “刚刚,就是从这里伸了一只手出来,长长的,还……”正努力回忆的时候,听到青年说道:

    “还是白色的衣袖,手上还有两条刀口。”

    “嗯嗯……啊——”

    还没说完,那手竟然有伸了出来,吓得小孩儿猛地倒飞出去,然后就听到了呵呵的笑声。猛地,结智发现了不对。

    跑过去逮着那只手咬了一口。

    “嘶~城之之,老子可没给你输入狗的属性程序。”

    “主人!”

    虽然他小,但是又不笨,情感还很丰富,这么被人逗着玩儿也是会生气的。

    “好了。”城畔生笑着抽出手,另一个平面上的手也跟着消失。

    “这究竟是什么?”

    城畔生点出一个光屏,看着上面的模拟图,说道:“我们所处的空间都是三维的,长宽高,算上时间,可以说成四维,四个维度架构成我们现在生活的空间。按理说,四个维度是不可逆的,尤其是时间,但是。”

    他指着那两个平面,“我们身之所处,一切都是由物质构成的,如果这个空间里有超过最高承受的物质存在,那么除时间外的三个维度便被破坏。”

    “简言之,就是撕裂当前空间,出现一个平行的异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