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 各留一手
    一路走到第一军校学生会会长之位,城畔生不得不承认,肥小胖成长了很多,做起事来会考虑全局,已经逐渐彰显出领导者的气势。但斐肖就是斐肖,有的特点总也改不掉,比如说毒舌这一点。

    短短几句话,就把帝都大学一行人气得咬牙切齿,当然帝王除外,他一直保持着得体的外形和合适的微笑,简直就像是礼仪教科书里的范本一样。

    当然,他肯定也是生气的,“看来斐肖会长对自己学校的实力感到非常满意呢。”

    “总之是要比你们厉害一点。”

    那些围观的家伙立刻兴奋了,话到这里,再忍下去就是孙子!大战一触即发。

    “会长!您下令吧!今天一定要给这些家伙好看!”

    “会长,请您一定要让这些无礼的人受到惩罚。”

    众所瞩目下,只见夜魅罗向前踏了一步,“既然如此,不如让我们的学生来一场比赛。”

    来了!说是比赛,肯定是赌上了双方的名誉而战,不知道第一军校这边会拿出怎样的气势来迎战呢?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斐肖身上,“哎呀呀……”近千人齐齐屏住了呼吸,却见他啧了一声掏了掏耳朵,吹了吹后冷笑道:

    “我堂堂第一军校怎么能随随便便接受别人的挑战?说比赛就比赛,你以为自己是谁?”

    卧槽!不止是帝都大学蒙了,就连那些期待看好戏的学生都跳脚了,这种发展绝对不科学!按理你不是应该彰显第一军校的威严,接受挑战吗?!

    “混蛋!你什么意思?耍我们吗?!”那名身高吓人的青年说着就要冲上来,却被一道严肃的声音给制止了。

    “都给我住手!”

    只见一群身穿黑色制服走了过来,黑色头盔,长靴,手持钢化盾牌。领头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红色的长发被扎成马尾,眼角又浅浅的皱纹想,面相英气,不怒自威,手臂上的徽章是一枚盾牌似的标志。

    这是大学城的警卫队。

    “我是玄城大学城第七区警卫队总队长,收到第一军校的报告,有人在比赛中过度使用力量导致对手重伤,破坏竞技场设施,前来调查。”

    斐肖似乎正等着他们的到来,迎了上去,说道:“您好,我是第一军校学生会会长,受伤的正是我校的一年生,治疗的破坏程度和受伤者的伤情鉴定都已经由竞技场系统判定,现在就可以进行鉴别。”

    众人这才明白,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正面接受帝都大学的挑衅,而是将处理权交到了管理层,来了个借刀杀人!

    “这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城畔生仍旧站在观览室里,对疑惑的结智和空青解释道。

    高校联赛在即,如果现在就和最大的竞争对手发生了冲突,暴露实力是一项不好,再者,在场的多半都是其他学校的探子,要是利用了这一点和帝都大学联手了就不好了。

    “可是,现在不也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至少没有打起来,没有比赛就没有输赢,那么双方的较量还是会留到比赛上,这样一来,就算别的学校想联手,但是帝都大学会因为想赢得漂亮而拒绝寻找帮手。”

    结智依旧似懂非懂,城畔生好笑的摸了摸他,“你现在智商是上去了,情商还差点。”

    这么短短的时间,下面的争论已经出现结果了,帝都大学没有任何的过错。

    “经过查证,系统在判定比赛的时候出了问题,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第一军校一年生的伤势,才导致后面的事故。”

    正在解释的青年留着标准的三七分发型,隐藏在镜片后的细长双眼看起来尤其精于算计。

    “至于治疗光罩的损伤,也是由于系统失常。”

    作为对战场地,竞技场的安全性是最受关心的,每天都会有人亲自检查,整个大学城的系统中枢随时都处于自我监控的状态,怎么会就这样偶然的发生故障呢?

    这位警卫队的队长显然也不信,但是手下检查后的结果却和这青年说得一模一样,就算想要做出行动都没办法。

    “第一军校,可对这个结果有疑问或是反驳的地方?”现实就是如此,她也只能秉公办事。

    “没有,辛苦您亲自跑一趟了。”

    警卫队的微微诧异,身为第一学府的学生会会长,这青年异常的好说话!

    “本分而已,我这里预祝各位旗开得胜。”

    斐肖笑眯了眼睛,真是个豪爽的女人,“克劳德,代我送队长出去。”

    克劳德不是正式队员,因此做了志愿者,算是一名工作人员,此刻被点名似乎有点不情愿,说是送,更像是小狗一样跟在那队长身后出去。

    过了拐角,女人猛地一把将他按在怀里搓脑袋,“克劳德,混得不错嘛,那个斐家小子挺厉害的!”

    克劳德·艾德拉斯立刻红了脸,挣扎着站起来,努力忽略那些警卫队队员的憋笑声,“姑姑,您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原来这位英气的女子是克劳德的亲姑姑,罗婕·艾德拉斯。两人闲扯了一阵后,很快就到了门口。

    “大哥让我好好管着你,看来是他多虑了。”随后便摆上严肃地神色,“你的路决定好了吗?”

    克劳德一愣,点了点头,“斐肖,很厉害。”

    罗婕·艾德拉斯由衷的觉得赞同,“不愧是笑面虎的儿子,确实厉害,不过,那位帝王也不是省油的,你们第一军校这次要夺冠可得吃点苦头。”

    克劳德明白姑姑的意思,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还能留好退路,帝都大学实属强悍,“但是,最后赢的一定会是我们第一军校。”

    因为他们不仅有两张王牌,还有最保险的底牌……

    经济场内,见警卫队走远了,斐肖惋惜的摇了摇头,“不愧是帝都大学啊,果然不是好糊弄的。”本以为至少能让他们受点处分的。

    夜魅罗勾起了嘴角,显得有点冷酷,“哪里,这句话该我说才对。”

    战火,就这样诡异的消散了,在离去前,夜魅罗抬头看向某间亮着灯的观览室,空无一人。

    “斐肖会长,可否容我问个问题?”

    “就当是友情赠送,说吧。”

    “城翼,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斐肖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跟他打架挺无趣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