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副首领之威
    城畔生这边外出的许可很快就拿下来了的,但当去到机动组接空青的时候,却扑了空。

    “空青呢?”

    面着这个男人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笑着,让他的语气非常的不好。

    “呵,你一个外人凭什么过问我的队员的行踪?”罗斯丁甚至没有在办公室里见城畔生,一感应到城畔生的到来便直接堵在机动组的入口处,只要他还在一天,就绝不允许这个人去见空青。

    “葳夕应该已经下过命令了,她今天是我的监视者。”这是早在昨天晚上就说好的,就算罗斯丁现在和葳夕不待见,但是后者有用绝对的命令权,不应该还会被违背。

    他考量的是好的,却忽略了ind-zap内部的曲折复杂,只见罗斯丁不屑地笑道:“我知道你和葳夕的关系很好,但我的队员已经被安排了任务,就算他是代理首领也很为难吧,或者,你以为他会为了你和我彻底闹开?”

    “看来你是决意要把我推向葳夕那边?”

    城畔生看似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但其中包含的信息量却让人惊讶,ind-zap的内部争斗已经达到了顶峰,就差最后的决裂。????各方的支持很重要,他城畔生也独占一支力量。

    罗斯丁却丝毫不受威胁,反而开心的笑了,“说起来我忘了跟你说一件事,各个队员的蚀脑虫都是由队长掌控的,这一点就算是首领也没有过问的权利。”

    言下之意就是他掌握着空青的命运,不得不说,这还真是卡在了城畔生的心尖上,轻易地便将他的攻势化解掉。

    “希望你以后也能如此强硬。”

    丢下这句话后他直接转身离开,结智飘在他身边,小声问道:“主人,我们不去找葳夕算账吗?”

    “不用了,他现在正忙着处理内奸呢。”说到这里,他脚步一顿,看着通道的某处监视冷笑道:“枉你多番算计,结果还是阴沟里翻船了。”

    葳夕的办公室内,光屏上青年的神色令他哼了一声,随即便收了光脑,监视光屏随之消散,“那么,现在就来看看胆敢泄露我的信息的小贼是谁吧。”

    空间中精神力轻轻移动,只见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被凭空丢了出来,身穿黑色制服,当触及上位的青年的双眼之时,她冷不丁的颤动了一下。

    “暗夜代号四十四,特长是窃听信息。”葳夕轻轻动了下手指,女人被她操纵着悬浮在半空中,“我亲手将你培养出来,结果你全都回报给我了。”

    眼看女人已经快要吓到失去意识,他就像是丢垃圾一般随后抛开:“告诉我原因,可以给你一个痛快。”放一条生路这是绝不可能的,背叛者永远就只有一个下场。

    只要是ind-zap的成员都知道,代理首领葳夕折磨人的收官究竟有多么的恐怖,简直就像是拿尺子比着人类的极限在实施。

    这个女人早已被恐惧笼罩,只是她却固执的摇了摇头,明明汗如雨下却打定主意不说。

    “再给你一次机会。”葳夕脸上的笑意消失,冷漠的看着她。

    女人只是低着头。

    “呵~看来我对你们的教导还是不过关。”他此刻已然失去了兴趣,“代号四十。”

    一个男人很快就出现在办公室里,面无表情。

    葳夕看着这个青年,笑道:“你与代号四十四是什么关系?”眼角捕捉到女人猛然煞白的神色,略感失望。

    “在一天前还是搭档。”他的语气就像是智能机器人的复述。

    代号四十四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像是在怀疑眼前这个男人的真实性,“你……”随后在上司的注视中蓦地闭了嘴。

    “你心心念念的恋人就在眼前,因为你刚才错过了机会,我决定给予你最合适的惩罚。”葳夕偏了偏头,对代号四十淡淡地说道:“杀了她。”

    “是。”

    青年回答得很干脆,利落抽出腰间的长剑,手起刀落,正中女人的心脏。

    “白……”

    这是女人最后吐出的字,随后便倒地不起,吐出一口鲜血后双眼逐渐失去了神采。

    葳夕坐回椅子上,看着脸上溅了血滴的青年,笑道:“倒是给了个痛快。”

    代号四十立刻单膝跪下。

    “你们搭档是从两年前开始的,期间有一次因为受伤落入了无人岛,被罗斯丁所救。”葳夕单手撑着脸颊,“因为你身受重伤,代号四十四为了救你答应为罗斯丁所用,而你,却知情不报。”

    代号四十低头不语,既没有反驳也没有害怕。

    “你爱她吗?”

    这一次,他回答得依然干脆,“爱。”

    葳夕沉沉的叹了口气,“你才是最大的失败品。”知道自己做错了,既不后悔也不反抗,无论是他这个上司或是自己的命运,简直就像是一个随波逐流的机械。

    “属下知道自己违背了铁则,只是和悦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当自己的属下木着脸说出如此感性的话的时候,葳夕只觉讽刺。

    “可惜,你既要兼顾本分又想要爱情,本就是水火不容的东西,哪能两全。”随后精神力猛然爆发,代号四十瞬间就没了气息。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反抗,哪怕一下,葳夕冷笑一声,“悲哀,不管是作为人还是作为暗夜组的杀人机器。”

    随后他看向某一处,双眼危险地眯了起来,竟然害他一下子失去两名成员,罗斯丁,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了,你可要做好准备……

    另一边,城畔生直接使用精神力全速感到了斐肖等人所在的风鸣军校,发现众人一惊收拾好行装。

    “嘿嘿,今天参加完闭幕晚会,明天一大早就要离开了。”

    “明天一大早,学校专用的飞艇就要来接我们。”

    本来是好好的荣誉回归,却因为城畔生的出现多添了几分离别的味道。

    高简白直勾勾的盯着他,问道:“话说姓城的你依然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吗?”

    “没有办法。”城畔生笑了一下,简单的四个字将他的处境形容得淋漓尽致。

    斐肖一个枕头丢到他脸上,“总之今天可要放开手来玩儿!”

    “凡塔斯我跟你一起,如果有妹子来你可别急着绝句啊!”格兰特嘿嘿一笑。

    “那我跟方学长!这位也是咱们队的颜值担当来着。”

    随后众人一路打打闹闹的朝着运动场走去,引人注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