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马甲掉了
    眼前是一片黑暗,斐肖适应了一阵时候才终于看清楚,只见一面巨大的拱形墙壁挡在了他们面前。

    “喂喂,没死的话就吱一声!”

    “吱~”柚子呆呆的照做了,“喵~”他领口中也钻出一只黑色的小脑袋,跟着来了一声。

    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众人纷纷报以无语的神色,但也多亏的他,众人才从惊险中回过神来。

    “靠!你怎么来了?!”斐肖脱口而出。

    “啧,我不来你们就团灭了。”

    “你知不知道他们最大的目标是什么?”

    城畔生点了下头,“知道。”????但他不得不来,‘轰’的一声,防御着的墙壁又被削薄了一层,就算这是运动场的建筑材料也难以抵御莱美星人的激光武器。

    “花梦在大学城的智能中枢植入了休眠病毒,现在全城都快陷入瘫痪了,特战队也来不及赶来。”

    “果然是她!”

    “总之,现在先把这些东西解决了再说。”

    夜魅罗等人听了他的话齐齐一惊,八个莱美星人,都配备了激光武器,他们光是躲避都已经竭尽全力了,要怎么解决?

    相比较之下,第一军校的队员便显得非常镇定,斐肖点了点头,朝身后喊道:“那交给你了,我们快撤!”跑得极其利索。

    “喂,就这样交给他吗?!”

    “我们在这里会碍事。”

    能移动的都跑了,受了重伤的或者是尸体也被搬了出去,运动场中就只剩下城畔生和几个莱美星人,斐肖等人全都停在安全距离的半空中,注视着下面。

    “啊,我的剑,又被那混蛋拿走了!”基亚抱头大喊起来,西洛伊这时才发现,他的剑不知在什么时候也被抽走了。

    场地被腾了出来,城畔生直接撤掉了墙壁,激光如雨点般冲了过来,全部射到了残影上。

    “发现目标。”碧蓝星通用语又从这些家伙的身上蹦了出来,连发音部位都找不到,颇为怪异。

    城畔生停了下来,问道:“为什么把我当成目标?”

    “圣师说,只要杀了你,碧蓝星就会完了。”

    听完后城畔生只有一个念头,还是高估这些家伙的表达能力了,算了,就当是白问了。随后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柄不过十厘米的小刀,除掉刀柄,剩下的利刃不过三厘米长,莹白的刀刃零星的散布着红点。

    “这把刀?!”莫悦知扶着受伤的手臂,摇摇欲坠。夜魅罗立刻扶住他,似乎是被提醒了似的看了看拿刀,随即被震惊到了。

    “这刀是怎么回事?”带着一股寒意不说,竟然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强悍感!

    “那……那是……”莫悦知死死盯着那小小的刀刃,吐出一个词来,“汉尼斯初代!”

    他们都不是无知的普通人,一听这个名字便瞬间僵住,还没惊讶完,运动场中的青年接下来的动作便已经应证了莫悦知的解释。

    只见近二十八剑刃随着精神力的操作化作了残影,闪电般飞向莱美星人,原本他们难以撼动的鳞片在那个人的动作下刀刀见血。

    莱美星人连攻击的空闲都没有,就算有武器在手,但他们根本就找不到对手的在哪里,没有精神力的外星人此时完全失去了方向。

    就在这时,一把小刀夹杂在那些不断穿梭切割的长剑中,猛地插在了紫色的水球上划拉起来。这些都发生在一瞬间,咔嚓声不断的响起,等斐肖他们回过神来之后,莱美星人早已失去了行动能力。

    看着场下那个显出身形面无表情的青年,高简白默默地说了一句:“我终于知道那时候的莱美星人是怎么死的了。”

    “那个,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西洛伊额角滴着汗水。

    身边几人齐齐看着他,就在这时,空中突然落下了一股精神力威压,直接对他们展开了公式,脑中翁的开始作响,疼了起来。

    “五千级?!”

    “是花梦!”

    窈窕的女人从办公室中冲了出来,眨眼就来到了面前,手持一把白蛇三号,竟然要重新上演刚才莱美星人的噩梦。

    但这一次在她强大的精神力领域中,斐肖等人连操纵领域都打不开,不落下去摔死都已经是极限!

    “小心!”

    花梦抓住了他们分神的瞬间出手,被黑漆漆的枪口对着,斐肖蓦地沉了脸。

    ‘砰’子弹擦着他的额角飞了过去,留下一条血痕,斐肖重重的吐了口气,大吼起来:“个混蛋,下次能快点吗?吓死小爷了!”

    “滚蛋!”城畔生将抢过来的白蛇三号捏碎,同时将他们几人笼罩在自己的精神力领域中,“特么的谁叫你要在这儿看热闹?”

    还染着紫蓝色血液的长剑纷纷飞向花梦,逼得她后退十数米,连忙用精神力挡住长剑,“可惜了,我以为至少还能让斐北翔哭上一阵子呢。”

    城畔生站在她不远处,笑道:“想多了,据我所知,那位笑面虎不仅不会哭,他的报复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谁知道花梦端庄优雅的面孔陡然一变,双目怒张,鲜红的嘴唇扭曲的裂开,整个人变成了疯子一般,“哈哈哈~事到如今我还怕报复吗?我恨不得杀光所有人类!”

    “靠,简直就像是中了病毒变异了一样。”斐肖低咒一声,从一朵玫瑰花变成了黑寡妇似的!

    “听说这位花梦女士已经孤身生活了近七年。”

    “不愧是情报通,西洛伊你还知道什么?”

    “她的夫家姓可维斯。”

    这一点城畔生也知道,只是再次听到这个姓氏总觉得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

    “你们全都去死吧!”女人精致的妆容早已扭曲,被皱纹吞噬,头发中夹着银丝散乱不堪。

    城畔生操纵的剑刃全被她给阻挡住了,对方精神力高达五千五,到底还是稍弱了一些。

    “听过你能短暂的增加实力,怎么还不动手?”女人猛地将所有的长剑都夺走并朝他们砍了过来。

    城畔生偏了偏头一一躲过,“对付你还用不着那么费劲。”

    话一落音,一股力量随即便波动开来,令他的精神力和气势再也无法隐藏。

    “啊——”花梦痛苦的抱着头自天空中跌落下去。

    夜魅罗等人立时僵住。

    “竟然连传说中的力量都觉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