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传说之人
    “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尊势的力量。”

    西洛伊脸上出现了可以称之为狂热的神色,这股传说中只有几百万分之一的觉醒概率的精神力天赋,现在就在他面前!

    花梦那破裂的精神力领域和痛苦的叫喊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血脉遗传天赋吧。”就连夜魅罗都一副不淡定的模样。

    斐肖凑到格兰特身边,小声说道:“来了来了,马甲掉了看到大号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好兴奋。”心中暗涌着一股莫名的期待感。

    “话说我们当初也是这个反应吧。”格兰特回忆起当初军训时发现城畔生的身份的时候,也是这种被吓到的表情。凡塔斯睨了他一眼,说道:

    “我还好。”

    “你胡说。”斐肖一转头,看到队中其他两个队员,“高学长你俩都不感到惊讶吗?”????斯特斯挠了挠头,“那个,早就惊讶完了,因为综合联赛一结束简白就猜到了。”

    斐肖无语地看着笑眯眯的青年,吐槽起来,“高学长,你应该叫高复黑才对。”

    青年笑得更欢了,“首先,他的身份与交际地位不相配,明明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怎么能和你还有览期那样打打闹闹;其次,我从没见过有些缺席三年还没被开除的学生;最后,这家伙强得过分了,同龄人中能碾压我们学校两大王牌的除了传说中的那位不作他想。”

    “所以说你早在几年前就开始怀疑了吧。”

    对上斐肖无语的表情,高简白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应该说直到前几天我才敢确认。”那种只活在别人谈资中的存在原来是他的学弟。

    第二次遭遇尊势,花梦的反应更加的强烈,入侵的力量不光使她的大脑受到了损伤,就连神志都难以维持,纤弱的身躯不断地在地上颤抖。

    城畔生确定她已经不会反抗了,“结智。”

    “是。”

    正在谈笑的斐肖等人蓦地愣住,随后抬起头来望着天空,有什么要来了!

    数千米的高空中,一道蓝色的光束擦着空气和云层落下,远远看着就像是流星一般令人感到惊艳,只是在近处的人却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自上落下的力量既不是精神力也不是电粒子暴走,压下来的威力让空气都在剧烈抖动,即使还没到达,地面似乎都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这股压力。

    “在那里!”

    顺着斐肖所指,只见一个光点照耀在他们头顶上,还来不及看清,化作一道不足尺粗的光束落在了运动场上。

    瓦蓝的光芒照亮了面前的世界,随着爆发开来的还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这是比电磁炮更绚烂的世界!

    爆炸过后,只留下一地的焦黑和巨大的深坑,还有在点点蓝光中目瞪口呆的众人。

    “呜呜~主人我的手指被烧黑了——”

    只见一个小孩儿从天而降,悬浮在戴眼镜的青年面前举起了双手,撅着小嘴一脸不开心。

    “擦擦就好了。”

    “真哒?”小孩儿随即掏出纸巾来。

    众人的视线落在他的手上:半透明的莹白色带着丝丝火红,赫然和那把划破莱美星人生存液的小刀一样的构造!

    “这是个什么东西?”

    回答这个问题的却是莫悦知,“恐怕就是传说中城畔生发明的结晶,结智”

    小东西这才发现原来那里还多着几个陌生的家伙,连忙躲到了主人背后,完了完了,被发现了!

    城畔生将他扯出来,“别躲了,他们都知道了。”

    “啊?”结智看起来似乎有点失望,“我都没有看到他们被吓到的样子。”

    众人:“……”我们都快要被吓傻了好吗?!

    似乎是被刚才的爆炸所吸引,在感应到运动场里已经没有精神力波动之后,守在外面的对纷纷探头探脑的跑了进来。

    当看到面目全非的场地和化作焦炭的莱美星人之后,无不呆若木鸡,除了不断地惊叫表达情绪,他们别无他法。

    人群越聚越多,斐肖等人连忙跑到了城畔生身边,“现在要怎么做?”

    “等处理现场的人来。”

    莫悦知一下子蹦到结智身边,双眼放光,“你就是结智?”

    这种恨不得把他偷走拆掉的眼神,结智在研发部里不知道看到了多少,本能的开始害怕,立刻就近扑到斐肖怀里。

    “你找我有事?”

    他的表现与普通小孩儿毫无二致,让莫悦知不禁感慨:究竟是怎样的天才设计才能创造出这样的机器人?而他的创造者就在眼前!

    城畔生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的后脑勺,“你给我鞠躬干什么?”

    “不知道您身边是否缺一个助手?不,以我的实力只求一个打杂的身份就好了!摆脱无论如何请让我在您身边学习!”

    啊?看着那双虔诚的眼睛,城畔生哭笑不得,有些为难,“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

    “噗嗤!”“哈哈~”身后某几个家伙笑得都快要抽筋了似的,就喜欢看这家伙棘手的样子。

    “你们够了。”城畔生正要趁机摆脱纠缠,偏偏莫悦知不会轻易罢休。

    “那您还缺徒弟吗?”

    说起这个,城畔生露出认真的神态,“抱歉,我已经有一个徒弟了。”

    “啊?不可能,从没听您提起过的事!”莫悦知急了。

    城畔生再次确定的说了一遍,“虽然没有正式召开发布会,但在机械初始之地,安达确实已经记入我的名下。”

    失望至极……夜魅罗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学弟露出这种颓丧的神色,仿佛世界末日来了一般,正要安慰一番,又见他复活了一般,神采奕奕。

    “我不会放弃的!”他又蹦到城畔生面前,“等我毕业了一定会努力考进研发部总部的,到时候还请您不要拒绝我的申请!”

    这一次城畔生点头倒是爽快,“只要到时候我还在。”

    到最后,他们等来的不是特战队,而是一群想不到的人。

    晚风中猎猎飞舞的披风,笔挺的戎装和长靴,眼神中藏着的杀伐之气令人颤抖,神圣的洁白。

    “你咋还在玄城呢?!”斐肖看着他家叔叔有些不敢置信。

    如果是平常,这会儿他早该挨上两拳了,但今天的斐南驷尤其的严肃,仿佛要发生什么大事了一般。

    有人说这是虐主文,我想问一句,真的很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