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所谓撒娇
    城畔生申请进入战场的事情最后还是被批准了。

    会议结束后,才从战场上回来的众将领招呼着回去休息了,最上面的三位仿佛自成一个世界,没有人敢朝他们发出同行的邀约。

    至于城畔生,鉴于他奇葩的行径和外在的名声,似乎暂时也没有人愿意和他走近,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四个人。

    “不知不觉间,城小子变得可靠了。”斐北翔趴在小几上感慨起来,“老了老了,现在都是小辈的天下啦~”

    城畔生笑了,“斐叔,可别这样说啊,小胖他弟弟才刚能满地跑来着。”

    “城浩霖管管你儿子,变着花样说我老当益壮。”

    被点名的男人皱起了眉头,一个两个都是这副模样,“你还有什么事情?”虽然他常年不在家,但知子莫若父,这混小子的想法他还是摸得准。

    周围没有人了,歌灼月便睁开了眼睛,城家父子倒是没什么反应,可苦了斐北翔这会儿是真趴下了,头疼的难受还不能跑路,哎哟这俩变态!????“有一个请求。”城畔生认真地看着他们,“下一次开战的时候我需要人随同,您三位谁来?”

    斐北翔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受到了精神力压迫而产生了幻听,世界上还有‘请求’可以这样说的?‘您三位’原来人选还包括元帅啊!

    “哼,城少校,你这是什么语气?”臭小子三个字险些脱口而出,但场合不同两人的身份也就不一样,总之上下地位没差。

    “反正这里又没有别人!”青年理直气壮。

    歌灼月依旧毫无反应,“为何?”

    “刚才我说过了吧,极光炮在碧蓝星上没有能完全承受其威力的目标,因此一直没能得到最确切的攻击力。在战场上实验的话,就算是我也无法预料到后果,因此需要实力足够的人来稳定局面,或者说保护人类。”

    “但是这样的话,你的安全能保证吗?”斐北翔将视线对着墙壁发出了疑问。

    城畔生眨了眨眼睛,“难道我不是人类?”所以才叫这三位实力最高的人出手啊。

    “所以说保护你才是最重要的!”

    “可以这样说。”

    “那刚才那些长篇大论不都是废话?”

    “哪能?得说清楚理由不是?”

    斐北翔顿时翻了个白眼,和这小子说话忒气人了!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值得商讨的问题,依旧避开歌灼月的眼睛问道:“谁去?”

    意外地,回答的竟然是歌灼月,“城上将坐镇指挥室,斐上将领兵。”

    言下之意就是他和城畔生同行,城浩霖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反对,但下一秒又将话收了回去,只因为城畔生刚才的一番话。

    斐北翔点了点头,“唔,按城小子刚才所说的,开战的时候最危险的反而在他那边,当初光·凡塔斯都挨不住一炮,我和老城恐怕难以控制局面,因此元帅能出手反而最好。”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斐北翔瞬间就不见了影子,再留在他们家元帅的视线中说不定脑子就废了,随后歌灼月也消失不见,只留下父子两人。

    这里是外太空的军事基地,没有任何多余的服务人员,城浩霖便亲自领着城畔生去休息室,顺便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基地。

    这个军事基地总共有七层,由于引力不足的原因,其中有六层都建造在地下,整个像是被截去尖端的甜筒一般。

    负六层是关押堆放生活必需品以及氧气制造系统,负五层是指挥室和会议室将级军官的休息室。负四层到负三层是众士兵以及工作人员的休息处,负二层则是研究室、监控室以及训练场。

    而负一层则是机械武器装备例如子弹常用部件之类的,而地面的空间最宽阔的圆盖则是停放战舰以及各种大型战机的地方。

    城畔生由于身份比较特殊的原因,休息室被安排在了负五层,和各大将领相邻,这让他很不开心。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离工作室太远了。”

    “你的工作室就在休息室旁边。”

    “那我需要的材料怎么办?总不能堆在房间里吧。”

    城浩霖睨了他一眼,“想都别想,这里是外星没有那么多材料给你浪费,关于这一点,之之应该足够跑腿了。”

    算盘落空了,城畔生极其不爽,“那小东西自从到了外太空早就没了踪影,哪还有心思帮忙。”

    “是吗?”城浩霖不屑地瞟了他一眼,稍稍放大了声音,“之之,我这里有惟云做的糯米糕。”

    下一秒,空气里蹦出个小正太来,挂在他高大的身躯上,“主人爸爸~之之好想你啊~”

    城畔生倏地黑了脸,却不气馁,“还有一个问题,在这一层休息的全是些五千级,我天天都要忍受这些家伙的精神力压迫都够辛苦的了,哪里还能安心研究?”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停下了脚步,回头,神色微妙,“你,这是在撒娇?”

    周围隐隐传来了憋笑声,其中某个男人的声音更是毫无掩饰的大声,城畔生蓦地僵住了身体,咬牙切齿,这些偷听的混蛋!

    最后不仅要求没有得到满足,还被别人看了笑话,城畔生本来很累的硬是气得睡都睡不着。本想逮着结智狠狠惩罚一下,结果那小东西倒是有眼力劲儿,直接跟着城浩霖跑了。

    丝毫不知道主人正在生气的小孩儿一脸幸福地啃着糕点,就像是小奶狗一样,只是,房间里某人快要笑岔气的声音太过煞风景。

    “还没笑够?”城浩霖坐在床边皱起眉头。

    条件有限,就算是上将的休息室也没什么特殊可言,不过二十个平方,摆上一张床一套桌椅,并一个文件柜和若干智能系统过,隔出洗漱间便只剩下了通道而已。

    斐北翔坐在趴在桌子上直抽抽,“以后不管城小子多出名,这个梗都能用上一辈子,撒娇?哈哈,你果然是亲爹呀!”

    城浩霖抽了抽嘴角,说实话,很不想承认刚才自己说过的话。边上的结智啃完自己的份,将盒子里剩下的装好,天真的问道:

    “撒娇是什么意思?”

    斐北翔笑着给他解释了一下,小孩儿了然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主人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那是因为他早熟嘛~”

    两人一边说着,城浩霖眼前却是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事情,印象中,那小子其实并不像现在这样沉着的,直到五年前,被揍的时候都还会找他母亲或是爷爷撑腰。

    到底是命运弄人……

    这大概是最后为数不多的日常梗了,这是进入最**的序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