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自有安排
    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极光炮的强大力量中的时候,城畔生即将被调回研发部总部的事情渐渐传开,视线从机械上转到了制造者身上。

    首脑会终于要对城畔生出手了!

    空之月听到弟子这一消息的时候正在修炼之中,一座山脉深处的地洞,不算平整的高台,借着石壁中镶嵌的晶石方才有些光亮,周围是流转的地下水,轻微的呼吸声都会在这里回荡。

    “师父,这件事要请长老出山吗?”身着灰袍的年轻弟子单膝跪在入口处。

    空谷一脉的长老会中,各个长老都有头衔,而单称长老的时候指的则是只有一位——他们的老祖宗。

    “不必。”空之月重新闭上眼睛,“那人隐忍待发,怎会没有应对之策。”

    “是,弟子告退了。”

    青年说着就要离开,随后又被叫住。????“师父还有何吩咐。”

    空之月盘腿坐在地上,睁眼的一瞬间,那青年便惊骇的瞪大了眼睛,这股令人眩晕的精神力波动是怎么回事?!

    “你亲去禀告长老,请他老人家暂且代劳村中一切事宜,另,传我命令,直至我出关为止,所有弟子不得放松精神力领域。”随后,青年再度闭上了眼睛,“下去吧。”

    在这名弟子的感应中,师父的存在感一会儿变得极为稀薄仿若蒸发,一会儿又猛地增强令人战栗,这股感觉,和当年的场景简直一模一样。

    “是……是。”

    年轻的弟子跌跌撞撞的朝着村中后山跑去,哼哧哼哧的爬了一阵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可以用精神力来着,便直接跃起,找到那个爬满青藤的山壁,跪在洞口。

    “第三代亲传弟子空明薪拜见长老。”

    “呵呵,小明薪方才可是被你师父吓到了?连操纵领域都忘了用。”

    老人拄着手杖慢慢走了出来,浑浊的双眼望着不远处的山头,不知想什么,叹了口气。空明薪本来还略微羞愧,便疑惑的问道:

    “长老,师父突破在即,您为何叹气?”

    但老人的回应只是轻轻地摇头,随后悠悠的看着少年,“之月所托我已知晓,除了有关首脑会与城畔生的事务,其余的便都交给你处理了。”

    “哦,诶……诶?!”少年呆呆的刚要点头,猛然反应过来,“这怎么行?”他一个三代弟子怎么能服众?

    “莫怕。”长老抹了把乱糟糟的胡子,“老人家年纪大了,你如何能忍心让我操劳,更莫说你师父既是叫你亲自来,也是要栽培你的意思。”

    空明薪抽了抽嘴角,这意思其实就是,喏,送了个劳动力给您老人家……

    三言两语将少年打发走之后,老人瞬间收敛了笑意,露出不知是沉重还是悲伤的神色,“帝王降世,群雄逐鹿,你的预言莫非要成真了吗?”

    ……

    虽然即将被处决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但是城畔生本人却非常镇定。从极光号试验成功回到军事基地之后,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就安静的呆在休息室里,不知道是睡觉还是工作,期间还跑到训练场秀了把体术。

    眼看亲自来护送他的飞艇都要抵达了,他这模样可把斐南驷等人急得上火,逮着机会将他拉到一边,逼问起来。

    “你是要逃还是要反抗,或者是议和倒是说句话啊!”

    城畔生看着不修边幅的男人哭笑不得,“斐二叔,不关我是要逃还是怎么地,你难道还要违反军纪帮我不成?”

    斐南驷回答得特耿直,“我特么明面上不能出手,暗中通通路子还是可以的。”

    “千万别!”城畔生连连摆手,“您就别担心了,我自有安排。”

    就是这幅不慌不忙的样子才气人,斐南驷一点耐心都没有了,拔高了嗓门,“葳夕都杀到门口了,你难不成还能把人全灭了不成?”

    才说完一道轻笑便响起在耳边,“斐中将这是要灭了谁?”

    “当然是葳……嗯?”斐南驷猛地顿住,随后见鬼似的蹦开,“葳夕?!什么时候来的?”

    “你说可以通通路子的时候。”

    城畔生非常认真的抢答。

    “你,臭小子找抽呢?”斐南驷瞬间进入了名为尴尬的领域中。

    “嗯?那种话可不能随便说哦,斐中将。”‘那种话’也不知指的是通路子还是全灭,葳夕按住腰间的长剑,笑道:“刚好城机械师也在,收拾工具咱们现在就启程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斐南驷总觉得这家伙的语气有问题,幸灾乐祸或者说是莫名的快乐?相对的,城畔生也非常的轻松。

    “如你所愿。”

    两人说着一同朝休息室走去,葳夕打量着这个狭小的空间,“结智呢?”

    “在外太空等人。”

    葳夕闻言紧紧盯着他,等人?难道是帮手?不,不可能的,现在连城家都不能救他还有谁能救?“是什么人?”

    青年提着箱子神秘一笑,“猜猜看。”

    “你耍我?”

    听他危险的语气城畔生笑得更开心了,“我是认真的。”

    “走了!”

    休息室外不知何时已经站了六名暗夜组成员,就连代号零一都在其中,令城畔生不住地感慨首脑会的大手笔。

    经过蜿蜒的过道,刷过道道关卡,在众多的注视中,城畔生被黑衣人围着朝外面走去,和犯人别无二致。

    终于,来到了第一层。

    “飞艇就在外面,请直接用精神力携带一些氧气。”

    “就这么急着带我回去?要是不穿太空服会被这里的光线灼伤的,而且这里的大气环境和压强也很危险的。”

    青年解释着,虽然在葳夕看来和拖延时间没有什么区别。

    “别耍花招了,你的实力还怕那些东西?最重要的是,我没时间陪你耗!”

    “呵,我是怕到时候来回跑更浪费时间。”

    葳夕认真地看着他,从一开始就有些莫名其妙,为何一点不见慌张?“不劳费心,走吧。”当前最重要的是将他带回去,至于之后就不关他的事了。

    只是有时候变故来得太突然,就算是葳夕也难以预料。

    猛然降临的精神力领域让所有人都吃了个大苦头,尤其他的目标还是ind-zap一行人。葳夕神色大变,这种级别的领域无疑是他们的首领,难道是又睁开了眼睛吗?

    “城畔生留下。”

    稍后出现的歌灼月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首领为何要……”

    还没问完就被城畔生的大笑声打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