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 发于怜悯
    突然出现城畔生等人面前的老人看起来年岁已经非常高了,稀疏的白在头顶上被一根木簪子竖着,雪白杂乱的胡子,褶子深得仿佛皮肤都要垮下来了似的,再加上皱巴巴的灰色长袍,乍一看就跟老树疙瘩没什么区别。

    奇怪的是,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精神力波动!

    “老爷爷,你的打扮好奇怪哦~是角色扮演吗?”

    柚子怀中抱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头顶一团黑色的毛球,看起来非常地傻。

    才说完,就被木风扬杠了一拐子,这里可是空谷,谁知道这个老爷子是某一位隐居高手,要是把他激怒了,他们全员都得倒霉。

    然而,那老人的反应却让人意外。

    “呵呵,如此纯净的精神力难得一见啊。”眼皮褶子微微抖动,露出一双矍铄的双眼来,直勾勾的盯着柚子。

    城畔生看了一圈,第一次听到精神力还能以‘纯净’来形容,看来这里果然是来对了。

    “您就是空谷一脉现任长老,空无前辈吧。”他上前弯了下腰,“晚辈是城畔生,此来为了求得一个庇身之所。”

    他的直接,让木风扬吓了一跳,原来这个老爷子就是空无!那个如今只存在于少数传闻中的空谷一脉最长者,那,他现在该多少岁了?

    空无闻言看向了他,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太多,城畔生一时间难以分辨,下一秒,身体蓦地僵住了——

    厚重的精神力将他压住,大脑中开始剧烈鸣响躁动起来,仿佛头顶千斤重物,深陷泥淖一般,**出了难以承受的崩裂声。

    木风扬两人惊骇的看着城畔生脚下的石板仿佛承受不住似的裂开,而实际上,他们什么也感受不到,连些微的波动都没有!

    “你对老大做了什么?”

    空明薪立刻冲过去拦住柚子,得意地笑道:“哼,任他再强,在老祖宗面前仿若蝼蚁!”

    “不可能,我们家老大很强的!”

    柚子立刻不服气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少年,肩上各蹲一只毛团子。

    似乎是为了表明他的话无误,尊势的力量出现了,似乎是因为主人匆忙调动而没有控制好,瞬间就把这座古老的道观给笼罩了,还在不断地扩散。

    “啊——”

    空明薪突然抱住脑袋跌落在地,胀痛欲裂的同时还有针刺一般的尖锐疼痛,更要命的是在这个尊势的侵袭下,大脑中的精神力竟然在不受控制的脱离!

    “长老,明薪好疼啊!”

    空无一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然后收回了精神力。

    等老人再次出手的时候,力量变成了城畔生熟悉的温和的波动:空明薪煞白的脸色开始好转,道观被震裂了的墙壁被修复过来,周围的林中被震昏过去的鸟兽也逐渐清醒过来恢复活力……

    这种治愈的力量,面前这个老人比之空之月要更加的柔和,更加凝练。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想到了治疗系统,但明显要神奇得多,甚至让他不由自主地收起了精神力!

    也正是这样,让城畔生想起了一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没能对别人说过的秘密。

    “我的精神力,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在青城开始觉醒尊势的时候也是,在对付光·凡塔斯的时候也是,怎么看都不像是符合常理的样子。

    空无看着他叹息道:“不曾想,帝王领域竟已觉醒至斯。”

    这么短的时间内,这是城畔生第二次听到这四个字,“这是什么意思?”

    “随我来。”

    老人落下地面,朝他招了招手。

    城畔生顿了顿,跟着他朝所谓的‘禁地’中走去。后面柚子想要跟上去,却立刻被空明薪拦住,一时间无谓的争执又开始爆……

    在城畔生的认知中,最古老的建筑当属机械初始之地,但现在他的三观又被刷新了。

    空谷道馆,来历似乎不算难猜,当进去之后,城畔生现里面的装潢摆设和想象中的差别很大。

    按理说这是逆转时代初期就存在的建筑,怎么说那时候也应该已经有电力和电器的存在了,但是这个地方,仿佛是存在于更古老的年代中:

    正对大门摆着一个香案,主人家爱惜的原因看起来极为干净,靠右边是边角被磨损得亮的桌椅,靠左是一道小门,估计是卧室。

    内部几乎都是木头构架,从棕色的横梁上斑驳的痕迹来看,曾经涂过红色油漆。

    “道家人士常年淡泊人世,我的师祖空谷道长更是如此,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他老人家便不曾出过山了。”

    大概是看出城畔生眼中的惊叹了,空无便笑着解释了一下,指了个地方让他坐,然后拿起香案旁的抹布顺手擦了起来。

    城畔生认真地审视着地上那个破旧的草蒲团,然后坐下,唔,意外地感觉不错。现在他不急着求证自己的问题,因为光是来到这里听到这些不曾传说过的传说,就能感到满足了。

    “师祖对天象运转大有一番作为,在全球大战开始之后便推测到了逆转时代的惨剧。大战之后,一切如天象所示。”

    “他老人家开始为此感到心疼,日夜不能成眠,便坐在你身下的蒲团上冥想,渐渐地,他能听到万物的哭泣的声音,能感应到大地的悲戚……”

    城畔生蓦地僵住,这莫非就是精神力最初的起源?于是听得越加认真。

    因着纯粹的怜悯之心,空谷开始开阔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寻找着能让玩物渡劫的方法。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来自遥远的深山中的哭泣,跋山涉水了两天,他找到了这个能和他在看不到的世界里产生共鸣的婴儿。”

    也就是在这之后,空谷现自己有了一股神奇的力量。

    “难道最先觉醒的人竟然不是空谷道长?”而是被他捡回去的婴儿。

    空无面带感慨,将抹布放回原位,然后朝着香案上的挂图行了礼。

    “那婴儿自成型便存在于在战火里,听尽世间悲伤,方一出生便体会到骨肉死离之悲,纯净的灵魂携带了天地的悲情,在精神的世界里埋下了种子。”

    “而正是这颗种子给了空谷道长一把打开精神力世界的大门,也正是这个生于悲悯的灵魂,点燃了人类的潜力。”

    “那这个人是空山雨?”

    空无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水墨画像,摇了摇头,“是龙,或者说是你们口中的德拉贡。”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