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 隐秘的村庄
    这绝对是出生以来最让城畔生感到意外的答案——人类史上第一个觉醒精神力的人竟然是德拉贡!

    而且还是一出生就觉醒了,按照空无的说法,德拉贡就像是种子一般的存在,教科书上的第一人空谷道长便是因他而觉醒。

    “所以说,空谷道长应该是第一个会使用精神力的人类。”

    城畔生啧了啧舌,他们到底被教科书骗到了什么地步?可是,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空山雨是怎么回事?”

    “据师父回忆,当初他同师祖一般,是最先接受‘种子’共鸣的一批,只是并不知晓如何控制,直到被师祖收养,后来又遇到了白石、乔等同为第一批的天赋觉醒者。”

    后面的也就不用再多说了,就是这些最先感应到世界的存在,在德拉贡的带领下开创了现在的世界。

    空无跟在空山雨身边的时候,空谷早已不在了,对于更久远之前的细节只晓得也不清楚。

    随后两人离开了道观,而外面的森林中,柚子和空明薪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两人互相掐着对方不放,翻来滚去,乍一看还有点想那啥不大和谐的运动。

    “柚子,以大欺小不好,当心库罗学坏了。”

    “喵~”拉拉度顺手给了身边瑟瑟抖的小毛球一爪子,赞同的点了点头。

    城畔生顺手抄起俩小东西,“别看了,天然呆会传染的。”

    沿着一条小径,一行人慢慢朝着山脚下走去。

    这里地处赤城西南部,气候偏向湿润,雾气浮动,不足一米宽的崎岖小路上布满青苔湿滑不堪。满眼是青翠葱绿,粗壮虬结的树根处处蔓延,落叶层叠的长满了各种植物和藤蔓。

    入耳是清灵的鸟鸣和深远的兽吼,完全是和城市中不同的世界!

    慢慢地,来自山上的泉水汇聚在了一起,声音越加清晰,左手边的山涧中一条奔腾的涓流宛如白练。

    应该快到了,城畔生这样想着,这下面一点应该就是最适宜居住的地方。再走了一阵直到小路的尽头,下方是一片开阔的河谷,薄雾环绕东方是一道断崖,河流就在那里形成瀑布,怪石嶙峋却什么也没看到。

    这时候,空无停下来脚步,背对着河谷慈祥的笑道:“呵呵,老夫代表空谷一脉众人欢迎几位小友到来。”

    “诶?这就到啦?”柚子冲到前面,探头探脑,“可是什么也没有啊?”脚下一用力,一块小石头便扑通过了下去,三秒过后才出落地声,吓得拉拉度一下子缩回主人怀里。

    “哼,这等没见识!”空明薪绝不会放过这种嘲笑的机会。

    城畔生目光一扫,笑道:“这倒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丝毫不意外他能看穿这里,空无稍稍挥了挥手,众人眼前一花现身处之地已然改变:清凉的水汽,潺潺的声音,告诉众人他们已经来到了河道旁!

    “哇哇~老爷爷你好厉害!”“喵喵,喵~”

    “随我来。”

    老人带他们走上山壁与河道之间向上的阶梯小路,来到离河谷大约有三百米高的地方,小路就此中断。

    但是众人面前却是一片开阔的斜地森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等级的障眼法。”城畔生说的时候显得非常叹服。

    只见老人笑呵呵的挥了挥宽大的衣袖,就像是变戏法一般,云雾翻滚之后,面前的森林变成了一个村子!

    依地势而建的小村庄,尽是木头吊脚楼似的建筑,上层盖着茅草或是木板,每家每户的旁边几乎都有土地,绿油油的。

    这一切,都是借着这位长老的强大的精神力和山中的云雾来隐藏的,“大概就是类似于海市蜃楼以及折射的原理,将远处的景象通过水汽凝结在村庄上,以精神力维持。”

    所以就算有心人想来寻找传说一族,也根本一无所获,而这里面生活的居民们也与别处的不同,那不同常人的强悍精神力实在是让人难以保持镇定,还不只如此。

    “哇——”柚子吓得后退数步。

    那些聚在村口大树下的众人也纷纷被吓了一跳,露出不安和惶恐的表情。

    被这几十号人直愣愣地盯着,就算是木风扬也有些不习惯,“难道我们是珍稀类吗?”

    那些身穿白色长装的人闻言都笑了,其中一名站在靠前的年轻女孩儿笑道:“我们这里很少有ind-zap以外的人来访,所以有些失礼了,不过大家都是真心欢迎几位的到来。”

    “我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外来的客人了,请务必玩得开心。”

    这种热情的氛围,让柚子想起了圣炎岛的大家,高兴得忘乎所以,很快就窜入村子里不见了,估计是被哪家好客人家邀请去吃饭了。

    一路走过去,就算是矜持如木风扬也被村民拉去招待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城畔生这边没有一个人靠近,更不要说交流。

    不过他倒是没觉得尴尬,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加好奇。

    “看样子我刚才动手吓到人了。”因为被空无的精神力压迫,导致他本能的全力爆,波及到这里也未曾可知。

    老人侧头看着他,“这只是表象罢了。”

    城畔生眼前一花,现他们又换了地方,一处朝阳的山洞中,老人指了指石桌示意他坐下,随后端来一杯飘着药香的清茶。

    他端详了片刻,并没有心情喝,心里的疑惑答案就在面前了,让他怎么坐得住,正要说的时候,空无打断了他。

    “老夫知晓你有很多想问。”老人双眼锁定他,“然老头子现在也有诸多不解望你解答,或许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连你自己的疑问也能解开。”

    良久,城畔生叹了口气,将面前的药茶端起来抿了一口,意外的香甜。

    “晚辈知道了,您尽管问。”

    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空无暗叹一声孺子可教,“老夫想知道城小友的精神力是何时开始出现异常的,或者说是何时开始与常人不同的?”

    这个问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十六岁之时,生过两次精神力暴走……”

    听完之后,空无眼中的情绪变得让城畔生有些看不懂。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