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双神之战
    歌灼月和空之月两人一同来到天上,柚子和木风扬两人终于能轻松一点了,一同来到院子里,后者一看见院子里的城畔生就问道:

    “为什么要把光脑给那个人?”

    说起这个城畔生本来还算轻松的表情随即沉了,“空青也参入了那个所谓的连环失踪案件,如果不能调查出来,多半会被首脑会借口调回总部。”

    歌灼月会亲自找上门,一来有可能是空青不愿意为了帮军部使用结智系统,二来,这人恐怕是存了必要关头打算启用结智的打算。

    看样子,不能再拖了。

    天空中,两人还没有正式动手,但是隐隐开始波动的两股精神力却在告诉众人:那片天,已经属于他们了!

    这下子歌灼月的到来再也瞒不了空谷一脉,所有身穿白、灰两色长袍的人都来到了半空中,远远地观望着。

    城畔生正在等精神力慢慢恢复,另外两人也和他一起等在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身周空气微微一动,身穿灰袍的空无便来到了他身边。

    “你这臭小子,为何要挑唆那两人动手?”语气中微微带着责怪。

    “呵呵,长老我只是好心要帮空之月一把而已,您可别错怪了。”其实他更好奇这老爷子是怎么知道是他挑唆的。

    老人老树皮一般的脸立时绷不住了,笑得褶子更深,“你呀你,这可是那两个小子从小到大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战斗。”

    说者无心,听的人却大吃一惊,“不会吧,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空无望着三个年轻人惊悚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呵呵,也是,联盟中对于元帅的身世显得过于忽略了。”

    到了他这里,歌灼月似乎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类一般,也不存在什么雾里看花的神秘感,反而多添了几丝传奇和悲凉。

    据说他歌灼月原本是空谷一脉内门外姓弟子的后人,只是,他的父母在外出办事之事不想遇上了海难,独留仅三岁的他漂流到一座没有动物、没有人类的岛活了下来。

    如此过了两年,错过了孩童启蒙的时期,因此变得异常的冰冷而不近人情。后来被探险队发现,由于极强的精神力天赋被送进了研究所,又辗转到了ind-zap的选拔队伍,最后被送到空谷一脉去修炼学习。

    因为他那一头罕见的银发和冰蓝色眼瞳而引起了空无的注意,结果检测过基因之后,发现这孩子就是他们本以为死去的弟子后人……

    “只是,那时候的他早已经不记得父母、故乡甚至是自己的事,加上在孤岛和研究所中生活过,双眼越加冰冷空洞。”

    说到这里,城畔生甚至能发现长老眼中出现的情绪可以称之为埋怨。

    这时候,天空中的两人已经正式通过精神力将领地划分成了两块,显然,歌灼月占据了大片天空。

    “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否能使你用出全力?”

    空之月最先出手,并没有什么动作,衣袂飘飘之时,他身周方圆百米的雨滴同时停住,聚合成为指尖大小的水滴。

    纤细白长的手指往前一指,那些密密麻麻的水滴便朝着歌灼月飞了过去,被点了暂停一般的雨滴在那里开始重新落下,避开了白衣男人。

    如此猛烈的攻击,所有人都呼吸一窒,随即发现空气变得稀薄了,不知何时,歌灼月面前浮满了灰蒙蒙的压缩空气。

    这些小圆点随着发动者目光转动,猛地朝着对手飞过去,冲破所有飞过来的水滴的同时,还有余力攻击。

    初一看来,空之月似乎落到了下风,眼看要被那些空气弹击中,瞬间消失了踪影。

    天空中围观的人都不知道他的行踪,城畔生没有精神力领域只能依稀感应到方向,结果脑袋转动的速度却跟不上移动的速度,干脆不用眼睛看了。

    “老大,你怎么低着头?”

    “我眼睛累。”

    一边的空无见此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愧是帝王领域,感应能力非同一般。

    对于空之月的位置,围观的人看得眼镜的偶冒出了血丝,但是战斗的另一个主角却丝毫不为所动。

    冰蓝色的眼睛反射出了倏然出现的白色身影,然后闪电般出手,空之月连防御都来不及倒飞了出去。

    “咳~”这一击不轻,他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你我之间的差距,没曾想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即使已经无法战胜,那么我便不能辜负了城机械师的一片好意。”

    右手一翻,一把造型奇特的木剑便飞了过来:棕色带着红纹,而且还是双刃的直剑。

    歌灼月似乎也尊重这个从小到大、现在严阵以待的对手,在雨帘中伸手一抓,一柄足有一米三长、三指宽的水制长刀出现在手中。

    正面的碰撞就此开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城畔生不会知道歌灼月的剑术如此厉害,那种长刀被他飞舞得轻盈而密不透风,大开大合之间透着凌厉的气势,每一次挥砍都将方面五百米的大雨隔断一瞬间,带着仿佛要破开一切的力量。

    相较之下空之月吃力非常,按理光是防御都难极为困难,但他却在不断地进攻,不断地爆发,将本就不稳的精神倾力发泄出来。

    在与对手强悍的力量激烈碰撞中,仿佛就像是快要决堤冲破闸门的洪水一般,荡动不息。

    这一点也不像他。

    “师父——”

    这凄厉得、仿佛是在给人送终的叫声让所有人都抽了抽嘴角,只见远处一个小少年狂奔而来,又忘了使用操纵领域腾空。

    “歌灼月你敢阻拦我师父突破,我和你拼了!”

    空明薪那急得,自己不过才出去办个事情,结果师父的死对头竟然就找上门来阻碍师父晋级?!

    结果那边打得正激烈的两人根本就没看他,少年眼看就要卷进狂暴流窜的精神力领域,却被一道厚重的力量拉了出去,摔倒院子里,沾了一身泥浆。

    “长老,为何要阻止我?”

    “小明薪,又冲动了不是?仔细看好了。”

    就在这时,天空的战斗却停了下来。众人正在疑惑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灵魂的颤抖,大脑瞬间震荡起来!

    “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