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四章 惊险突破
    空谷一脉的人全沉浸在了两尊大神的斗争中,除了空无没有人知道城畔生挑起这个战斗的原因何在,因此在突破来临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忘了防御的人,被空之月爆发的精神力卷了个正着,等级的压迫,力量的攻击,整个人的灵魂都快要疼到脱离身躯。

    饱含痛苦的凄厉叫声响彻山谷,仿佛是野兽的咆哮,但仔细听却是人类的声带发出来的。

    城畔生忍痛调动起精神力领域带着尊势将地面的人护住,离空之月较近的那些人实在是有心无力了,只是,在这种仿佛精神力暴走的精神力突破,宛如迎面吹来狂风的力量就算是他也难以抵抗。

    “老大——好难受啊!”

    柚子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脸色煞白,另一边,木风扬早已昏了过去!

    “柚子,风扬!”城畔生急了,一手抱着瑟瑟发抖的拉拉度,调动恢复不多的精神力将将他们护住,双眼急转寻找着解决的办法。

    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似乎陷入空洞的空之月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事到如今只有让突破的人赶快稳定下来这一个方法了。

    在朝空之月飞去的短短瞬间里,城畔生想过无数对策:

    虽然是不曾体会过的六千级突破,但等级之间的突破都是一样的,在储存空间突破限制之后,精神力随着积累和凝缩发生质变。

    仿佛是所有沉淀下来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直至突破者将这些突飞猛进的精神力稳定安放在储存空间中,然后觉醒等级天赋。

    现在的空之月正处于收敛、安放的阶段里,如果不能成功,他就将完全释放自己的精神力然后储存空间被冲毁,再无法使用精神力!

    当务之急是让他收回这些精神力,而想要收回,就需要平稳的储存空间。

    怎么帮空之月稳定,城畔生大概有个想法,但现在不说等级差异,光是他精神力不足这一点就相当恼火。

    “喂,听……”顿了顿,他泄气了,管他听不听得到,然后毫不客气地将精神力伸进了对方的大脑。

    那一瞬间他就险些软了脚,缓过来之后开始啧舌,不愧是突破六千级,这脑子里的储存空间直接从小套房变成了蜂房一般的数量,这么多!

    而且,不仅多还非常乱,所有想要运转的精神力都像是找不到家的蜜蜂一样乱窜,冲击储存空间,狂暴且迅速,城畔生的精神力很快就被剿灭了。

    “啧,再来。”

    进去一道,还没开始又被剿灭……如此重复了数次,依然没有成果。

    城畔生突然停了下来,微微喘气的同时,心中尽然出现了泄气的情绪。这就是六千级的领域,什么帝王领域,什么牵引天赋,在这种强大的力量面前连连一战之力都没有……

    眼角捕捉到远处飞舞的银发,透过雨幕似乎还能听到柚子痛苦的大吼。

    “啧!”青年闭眼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将所剩的精神力全部伸进了空之月的大脑中,还有没有实现的梦想,在这种小问题面前怎么可以怂?

    他的精神力带上了独属于他的意志,仿佛带着吸引力一般,方才还在抵抗着他的精神力竟然开始慢慢地顺从,开始回归凝聚到储存空间中。

    然而此时城畔生的精神力已经开始叫嚣着不足了。

    过度的消耗让他的双眼开始眩晕,干涸的大脑也在泛起疼痛,坚持了一秒又一秒之后,青年终于支持不知落下了天空。

    糟了,城畔生半昏半醒地还记得还没有完全帮空之月收回精神力,柚子和风扬会受伤。

    “老大,你没事吧?!”

    他猛地被接住,然后被一股温和的精神力包围住,大脑中的疼痛也在缓解。

    这时候已经感应不到空之月暴动的精神力了,有一个看不到的精神力囚牢将他困住,没有泄露一丝一毫。

    “真是的!为什么你们两个不早点出手啊!”柚子哇哇大叫起来,甚至还带上了哭腔,“老大明明都那么累了,你还要等他先动手才行,就没见过你们这种胆小怕事的家伙!”

    世界上,估计也只有他敢这样指责歌灼月和空无为‘胆小怕事’。

    “喂!你最好注意语气!”空明薪顾不得自己一身泥浆,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样子。

    “呵呵,是老夫不让元帅出手的。”

    城畔生慢慢失去了意识,闭上眼睛前,他没有关注周围的人说了什么,模糊的眼前看到的全是天空中难以攀登的高峰。

    再次醒来时,城畔生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脑子中一片浆糊,好一阵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醒了?”空之月突然出现,闭着眼睛,身边悬浮着一个红木托盘,盛放着一小锅微微冒着热气的菜粥。

    “我睡了多久?”城畔生哑着嗓子问道,四下看了看。

    “你这一觉有些久,不多不少正好四天。”

    “那真有点久了。”青年说着看向那锅粥,随后白色的瓷盅带着托盘飞到了面前,这个期间精神力仿若不存在一般微弱。

    空之月定定的看着他,尔后感叹一声,“不愧是帝王领域。”明明才五千级后期,对精神力的控制便已经恐怖如斯。

    谁知道一说这个,城畔生反而苦笑了一下,“说起来,还没恭喜你突破六千级。”

    男人纤长的睫毛随着心情一动,“呵呵,都是托城机械师的福,这个人情我空之月铭记在心。”

    “其实歌灼月也存了想帮你的心思吧。”

    当时空之月只差临门一脚,估计就是没有领悟到等级天赋的原因,因此他便存了让其与最强者歌灼月对打一场的心思,在与真六千级的较量中说不定就能领悟到。

    不曾想,歌灼月会那么爽快。

    实际上,这两个从小一同长大的家伙多半都是有这个想法,不知道怎么向对方开口,或请求或帮忙。

    随便说了两句之后,空之月就离开了。饿了四天原本胃口大开才对,但现在的城畔生却丝毫没有胃口。

    感受了一下现在的等级,说是增长神速也不为过,只是,依然太过弱小了!

    “凭借一己之力便封锁了六千级的爆发,到底,是全力还是冰山一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