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议长病倒
    明明昏睡了四天,但是城畔生脑中关于昏迷前看到的画面却依然清晰无比,两个六千级占据了天空,仿佛两个神明一般睥睨着脚下的一切。

    “还不够,还不够……”

    他仿若神经一般下了床,才开门,迎面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扑过来,“吱吱~”

    混熟了之后,银尾也越来越调皮,跟拉拉度两只经常去村子里捣乱,这一次不知道又从哪家人中偷来了肉干。

    城畔生定了定神,将脸上的‘抹布’撕了下来,“你跑去哪里了?”暂且不说他昏迷这几天,那天歌灼月来的时候就不见了踪影。

    “吱吱~”银尾伸爪子指着床铺,表示自己一直躲在被子里。

    这是快要成精的节奏吧,城畔生感慨一声,随后拎着他往后山的工作室走去,“来得正好,我要给你做个全身检查,那东西刚好也只差最后一步了。”

    谁知道一听全身检查,红色的小毛团子就炸了,似乎非常惧怕一般不断地挣扎起来。城畔生险些抓不住它,便顺了顺毛说道:

    “又不是要把你剖开,只是分析一下构造而已,说不定还能找到给你提升实力的方法哦。”

    在他有意识地教导下,这小家伙现在基本上已经能理解通用语的意思,而且由于工作的专业性,它还能听懂一些专业术语,不得不说这智商绝非一般,因此对待起来就应该采用循循善诱的策略。

    “吱?”小东西有点没听明白,歪着脑袋看着他。

    “就是让你攻击力加倍,只要增加这个就可以了。”

    感受着青年在自己的红色纹路上移动的手指,又听到了增加的意思,银尾黑宝石一般的双眼腾地睁大了!

    “吱吱~”它高兴地在青年肩上转了两圈,然后又停住,咬着自己的爪子出现了纠结的情绪,似乎还有什么顾虑。

    “还不愿意?”

    城畔生好笑的看着它,不得不说,这家伙身上总能看到结智的影子,莫名的让他有耐心。

    “吱~”银尾偷偷打量着青年的表情,嗯,看起来是不会伤害它啦,只是,这下子尖耳朵、长尾巴也开始焦急地动了起来,实力太诱人了。

    良久,小东西跑到他手心里做好,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吱!”我同意了!

    “呵,更像了。”城畔生摸了摸它的脑袋,不知道现在那小东西怎么样了?

    玄城,首脑会会议室中,每次歌灼月回来都是这里的常客。

    “元帅,请把和结智中枢的光脑交上来。”

    在元帅的生活助理上报元帅手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脑的时候,首脑会的人坐不住了,一看过图片就确定那东西的真身了。

    “私人物品。”青年淡定地坐着,一头银色长发快要倾斜到地上,言外之意就是这是私人所属,就算是首脑会也不能处理。

    “事关城畔生,怎能做私人处理?”康潘斯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义正言辞,“而且,关于城畔生的行踪元帅也必须交代清楚!”

    “按照契约已拿回极光号升级图,目前已全部升级完毕。”歌灼月微微转头,虽然没有睁眼,但依然让精神力不足的老头儿心肝一颤,“另,在外太空之时,城畔生已被流放,直到战争结束无权干涉其自由。”

    不知从何时起,曾经少言寡语的男人竟然变得如此能言善辩,气得保守党一阵发闷。

    “说起这个,当初你流放城畔生之时,为什么没有与我们商量?”

    说到的这才是症结所在,如果不是这男人放手让城畔生逃跑,还有军部的内应帮助的话,他们现在已经将其剿灭了!

    “康潘斯,你这就不对了,当初咱们议长可是亲自下令的,外太空之事全权交由元帅处理,你现在来说是在挑衅权威吗?”

    斐岩午目光在缇冯和康潘斯之间转动着,那不屑而得意的笑意不断地刺激着后者的神经。

    康潘斯出身商界,坐拥全球排名前五的财团,如今在首脑会的席位上带了数十年,凭借着财富已经有了不小的根基,如何能忍得了这种挑衅,更别说还是几番针锋相对的对手。

    一句话脱口而出:

    “就算是最高话语权,也会有出错的时候!”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忍的,“好比现在,若是任由城畔生发展下去,试问还有谁能将其缉拿?”

    城亘寰讶然,这老家伙还真说出来了?但还是正色道:“康潘斯议员,即使你心存疑虑,但却不该质疑议长的审判,何况还有元帅坐镇!”

    康潘斯冷笑着,正要反驳,突然狠狠打了一个冷噤,僵硬地转头看向下手处,只见一双冰蓝如极寒地域的大海一般的眼瞳冷冷地看着他。

    “啊!你要做什么?!”他惊慌地逃离座位,背对着男人,竟然敢睁开眼睛,难道是想杀了他吗?!

    “既是本帅之令,自当能保联盟安稳。”歌灼月在众多震惊地目光中站了起来,环视一周,“新式战机上场,首战告捷,待查清赤城一案,我亲去了解战争,随后带回机械师城畔生。”

    随后便消失而去。

    良久,斐岩午等人才喘着粗气回过神来,脸上豆大的汗珠垮了袭来,“喂喂,你们刚才感觉到了吗?竟然已经能控制精神力了!”

    “嗯,连康潘斯都毫发无伤。”

    之所以一直闭着眼睛是因为六千级的精神力太过强大,通过眼睛极易跟随情绪泄露而伤人,结果现在歌灼月已经能睁眼而不泄露了!

    城亘寰沉吟了片刻,眼中出现担忧的神色,“恐怕不远了……”

    就在这时,上位的突然传来痛苦的呻吟,只见缇冯一手捂着胸口瘫倒在桌子上,身边文件撒落一地也顾不得了。

    “缇老!”离他最近的福伦老将一把将他扶住。

    “马上送到医疗部那边!”

    众人当机立断,直接用精神力行动起来,留下屋子里几个精神力不足的保守党一干人大眼瞪小眼儿。

    “呵呵。”躲在角落里的康潘斯慢慢从怔愣中回过神来,整理着衣衫,走到会议桌旁,“哈哈,天助我也!缇冯那老家伙终于坚持不住了。”

    “原来那个医生说的是真的,议长得了重病。”

    等在治疗室外的城亘寰等人却是一脸沉重,“这老家伙,该休息了。”

    最后一个压着炸弹的盖子已经破裂了,最后在这时代的爆炸中,到底鹿死谁手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