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修之将死
    众人还是第一次听见蕾比发出惊恐的尖叫,还是第一次听见她叫自家老板的名字,但这都不是重点。

    当看清光屏上的画面之后,所有人都蒙了,沙霏雪直接哭得泪眼婆娑。

    在雷电交加的中,修·凡塔斯被一只黄色的蝙蝠一爪子击中,尺长的利爪穿膛而过!

    蕾比如遭雷击,本就苍白的脸更是透出一股灰败,“等……等着属下。”然后直奔文件柜后的墙壁,印上指纹。

    “蕾比小姐,你不能出去!”洛轲立刻出声阻止,“现在下方的出口肯定围满了异生物,会死的。”

    “我要去他身边……”

    “可是躲在防护罩里面的其他人怎么办?难道……”

    “与我何干?”

    女人转过头来,死寂的双眼中毫无波动,除了那个人,谁死了都不会让她的心脏有一点颤抖,就像是当初挣扎在堕落与死亡的边缘的时候,没有人会为她惋惜一样,除了他。

    “如果他死了,其他人也不必活着。”

    “蕾比小姐,你这样会让我们很难做。”高简白大腿上缠着绷带,试图靠近她。

    “别阻拦我,否则我就开启总部的自爆装置!”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没办法淡定了。

    见所有人都不再说话,蕾比便打开电梯准备进去,下一秒,颈后便遭到了猛击,然后昏迷了过去。

    “啊啦,好像下手重了点呢~”

    看着面前这个巧笑嫣然的红发女人,所有人都一脸懵逼,高简白反应最快,“米莉!你怎么在这里?”

    米莉·安将昏迷的女人放到沙发上,将长及脚踝的红发撩了一下,笑道:“讨厌,人家可是一直跟着那死冰山的,可惜他叫我在这儿看着你们别乱来。”

    说话时,她的双眼一直觑着墙壁上大开的电梯门,高简白额角落下一滴冷汗,这才解决一个,又来一个。

    “我说,你可别冲动,到时候害死这么多人,‘冰山大人’会生气的。”

    “哼,你以为我是这个傻女人吗?一个臭男人而已。”

    简单的介绍之后,宽敞的办公室里便陷入了一片死寂,他们有的默默地流泪,有的靠在墙角,有的守在窗边,但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那块光屏上。

    另一边,此刻就站在赤城主城外的城畔生,正痛苦的撑着额头。

    “老大,你怎么了?”

    “唔,声音太嘈杂了。”

    明明是安静到快要死去的环境,越是靠近这里,越是能听许多呼喊的声音,甚至脚下的土地都发出了沉郁的悲鸣。

    从边缘区上空飞过,触目是倾倒的军事塔,城畔生便已经预料到了境况的惨烈,但是当间离区和中心区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还是太过天真了。

    地上人类的鲜血混合着奇怪的野兽的尸体,连柚子都表现出了沉重的一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停留在一只丈长的爬行类异生物的尸体前,木风扬喃喃不敢置信,“妈……我妈会怎么样?!”

    城畔生看了眼肩上抖如筛糠的银尾,一把将他扔进了颈上的项链中,“所有的幸存者都集中在那个方向。”

    手指所指之处,传来了更加强烈的声音,又是狠狠难受了一把。

    再往前走,便碰到了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壁障,全天下能让人忍不住臣服的力量除了那个人不做他想。

    城畔生直接将自己的精神力迎了上去,短暂的接触之后,主人便放开了一个入口,让三人进去。

    才踏入第一步,城畔生直接瘫倒在地。

    ‘救命’‘杀了我吧’‘一定要杀了这些野兽’‘好痛苦’……这些声音不断地回响在脑海里,没有精神力阻隔之后,清晰而纷杂。

    “别说了,别说了!”

    柚子连忙将他扶起来,问的问题也得不到回答,便看向另一人,“风扬,你说老大怎么了?他叫谁不要说话啊?”

    木风扬现在心急如焚,也没有心情回他的话,“我们快去布莱克莱恩那边!”

    “哦。”柚子看了看老大,然后运气精神力朝着目的地赶去。

    光罩外,斐肖一个飞窜接住被扔往地面的修·凡塔斯,瞬间被他胸口上那个焦黑的血窟窿给惊住。

    “靠靠靠!快抢一台治疗仪过来!”

    不用他说,晴惟云等人已经开始行动,但越是焦急,就越是给了敌人可乘之机,就连方览期都挂了彩。

    “坚持住。”

    蔚·凡塔斯的长发被敌人喷出来的热炎给烧焦了一截,白净的脸也满是焦污,对于大哥只说了三个字,然后拼全力朝着治疗仪冲过去。

    随手抄过倒在地上的路灯挥舞着,青筋暴起,双眼通红,精神力领域开始急速波动起来竟然是要暴走的征兆!

    修·凡塔斯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动了动手指想要说什么,却被溢上喉头的浓血呛得直颤抖。

    蔚……不要……

    斐肖为他稳定着伤势,明白他的意思,“蔚,冷静一点,要是暴走的话会危及你大哥的!”

    青年脚步一顿,险险将快要被力量和仇恨吞没的意识拉住,然后猛地冲开重重异生物的包围,将一台治疗仪抱在手里。

    “大哥,我拿……”

    “蔚!”

    晴惟云冲过去一把将他拉开,接着后背便传来剧痛,四道并列的血痕自右肩滑到左腰,触目惊心。

    “失手了。”

    火红的虎类一步弹开,舔舐着爪上的鲜血,露出陶醉的神色,“这个女人的味道好极了。”

    那一瞬间,周围野兽的贪欲开始蠢蠢欲动。

    “那我们也要尝尝。”

    另外三只同时围了过去,瘦弱的女人变得

    空青登时变了脸色,欲要冲过去却脱不了身。

    “喂喂,快想个办法,要是这个女人出事了,那家伙会发狂的!”基亚大吼着挡开面前的爪子。

    那样的结果指不定会比现在好多少!

    所有人都明白,但却都有心无力,敌人的数量太多,他们的光是自保都困难了。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一股强悍的精神力冲了进来,瞬间将所有人类都带走了,留下一群野兽一脸懵逼。

    司景历本来打算要狠狠斥责这些乱来的军校生一顿,但是当看到那些残缺的幸存者之后,也想立刻去找那些异生物拼命。

    “修!”

    结智立刻打开治疗系统,眼看表面的创口逐渐好转,但是他却越来越焦急。

    “太……太严重了,失血量、内脏的损伤,要……”要怎么救?他四处转头寻找着,能给他建议的人,但对上的都是希冀的目光。

    修·凡塔斯已经陷入了休克,呼吸时停时起。

    “结智,不会,吧?”

    “蔚,对不起,我……”

    就在其余人都不忍地别开了视线的时候,一道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结智,让我来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