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消逝的百人
    等以城畔生为中心的精神力波动过去后,所有人都大汗淋漓,仿佛刚才被一座大山给碾压过一般,就连司景历都一副才回神的模样。

    “元帅,此事是否向首脑会报告?”

    歌灼月看了他一眼,憨厚的男人意外地精明,“不必,本帅自会处理,下面就交给司上将处置。”

    司景历双眼中透出精光,笑道:“是!”

    也就是说,他得到这个男人的信任了,现在带来的都是他的亲率队,只要封好口,其余的都有这个人顶着。

    另一边,修·凡塔斯九死一生,终于吐出一口浊气来,“我说首领,您费力把属下救回来,别又一个不小心让我去了。”

    刚刚要不是这个人还记得他这个垂死之人稍稍隐忍了一下,正在他身体中有走的精神力说不定一个不稳,就把才稳住的伤势给震开了。

    “别说话,等血量恢复到安全值。”

    城畔生现在并不好过,这一次的波动增长倒是不怎么明显,只是大脑中那股不稳定感却日益严重,就像是即将打破囚笼的野兽一般。

    就在这时,被高强度锁链束缚住的几只野兽开始不断地朝他咆哮着,带着一股急切的、焦躁的情绪,似乎是想要表达什么。

    “这几个家伙在嚎什么?”

    听基亚这样说,几只异生物才明白过来,对方听不懂兽语,便连忙用上中文,这时候,军部的人已经开来了移动监狱。

    “主神!”

    他们只喊出了这两个字,然后就被移动监狱关了个严实,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面面相觑。

    “刚刚,他叫的谁?”

    “这些蠢货是被吓傻了吧?竟然连神都叫出来了!”基亚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谁知道。”城畔生将胸口微微抖动的项链压下去,眼中闪过莫名的光芒。

    既然所有人的异生物都解决了,军部中除了司景历之外,所有人都去解救被困在布莱克莱恩中的人去了。

    没过多久,斐肖率先醒了过来,立刻闪身躲开攻击,然后狠狠一拳轰出去。

    “咳~痛死我了!”基亚倒在地上,翻滚了两下才缓过来,慢慢揉着被打中的胸口,龇牙咧嘴。

    “嘿嘿,抱歉抱歉,刚突破掌握不好力道。”斐肖笑得只剩一口白牙。

    “你就嘚瑟吧!”

    宫镜轩翻了个白眼,说是不嫉妒是假的。

    紧接着方览期和空青两人都清醒过来,睁开眼的一瞬间,眼中的世界已经大变。

    结智一直守在主人身边,等他终于稳定完修的伤势后,一蹬小腿儿就扑了上去。

    “主人~”蹭蹭蹭,就跟小奶狗一样。

    城畔生拍了拍小东西,“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真哒?”

    “嗯,先去和柚子玩儿。”

    “哦。”

    “之之~”

    “柚砸~”

    斐肖有心要提醒他俩现在的气氛不适合玩闹,想了一下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单纯有单纯的好处,总比他们愁眉苦脸好。

    视线一转,发现他兄弟已经找上了元帅大人,说着让人惊悚的话。

    “能让这个城市恢复原状吗?”

    歌灼月看向他,“等空之月到来大体上可以,但,人不行。”

    短短一句话,却包含着太多的信息,凭他和空之月两人联手顷刻间能回复一座巨城的,但是后面的内容却让本来还算乐观的气氛瞬间降落到冰点。

    死去的人固然让人悲伤,那些从敌人口中逃脱的幸存者却更让人觉得残酷——总是伤口被治好了,但残留在精神世界的疼痛却是永无止境的折磨,午夜梦回间,仿佛还在兽口。

    似乎是听到了元帅的话,近百个残缺不全的幸存者纷纷开始骚动,他们有的甚至被咬破了喉咙,连发声都做不到。

    而即使是还有说话能力的人,也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变得神经性抽搐,无法说话。

    到底要拿他们怎么办?救不出地狱,也给不了光明。

    没人愿意直视他们,除了城畔生。

    只见他慢慢走到那些人面前,神色痛苦,“一个一个告诉我,你们的想法。”

    这是无声地倾听,别人只看到他痛苦地捂着头,却不知道他听见了什么,每换一双对视的眼睛,他的身边就出现一道气刃。

    等所有的幸存者安静下来之后,他的身边已经浮满了匕首似的气刃。

    “我知道了,一定不会有痛苦的。”

    围在边上的人全部瞪大了眼睛。

    “城畔生!你要做什么?!”司景历连忙抬起手中的小型炮对准他,打算将属下叫过来。

    城畔生抬起头来,通红的双眼让人心惊,男人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吗?”

    说着慢慢张开了精神力领域,温和的波动,既不是攻击,也不是治愈。

    这些力量上携带的悲伤和死寂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明明没有声音,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是来自这一百个幸存者的心声!

    ‘我不想再活下去了。’‘我已经感受过这辈子的痛苦,并且再也走不出去。’……

    就在这时,司景历感觉有人拉了一下自己的披风,一低头,只见一张苍白的小脸带着干涸的泪痕,蓦地扬起了仿佛见到天堂一般的微笑,露出缺了乳牙的牙床。

    粗犷的男人突然呜呜哭了起来,明明才几岁的孩子,竟然只剩下了一只手臂!

    “对不起——”

    上将的眼泪滴落在这一片废墟上。

    “她在说谢谢。”

    城畔生走过去,将小孩儿抱起来,轻的可怕,单薄的可怜,将她放入早已奄奄一息的母亲怀里,轻声道:“乖,一点都不疼。”

    众目睽睽之下,手指微动,仿佛是做梦一般,近百个残缺的生命消泯在血泊中。

    这时候,一双膝盖跪在了旁边,“按照我的故乡的传统,为死去的人祈祷,天上的神明听见后会让他们在下一世变得幸福。”

    看着柚子单纯的笑容,众人发现这是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包括司景历及方览期在内,大家都在神圣地祈祷着。

    除了城畔生,他坐在一台治疗仪上面,看着自己的双手久久无语。

    “再强烈的祈祷,死去的人不会听见,终究还是只剩下屠戮……”

    “一定能找到的,你的梦想的价值。”空青紧紧握住他的手,而她会一直陪着这个人,哪怕是地狱。

    ……

    即使歌灼月没有下令,留在现场的人都知道这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历史。

    2028年,赤城‘失踪的百人’这个惊心动魄的事实将会湮没历史洪流中,并且只存在于少数人的记忆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