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空未决
    “嗯,遇到熟人就是如此打招呼的?斐肖公子。”

    这种称谓让斐肖回忆起了当初高一参加少年训练营时的惨状,包括方览期、凡塔斯等人,全虐!

    眼前这人似乎很满意斐肖和方览期两人的表情,露出了一个足以称之为倾城绝伦的笑容。

    木风扬以为蔚·凡塔斯在男人中已经是足够美艳的长相了,倒不是说比眼前这人差,只是缺了那么几分空灵和仙韵。

    黑色的长发被轻轻束在背后,细长的眉,清亮的眼眸,粉红的嘴唇,如果不是那颀长的身躯和骨骼,这绝对是个绝世丽人跑不掉了。

    他的装束是木风扬非常熟悉的,白色长袍,再加上斐肖的称呼,身份一点就透。

    “空未决,不管看多少次,老子都觉得你是个女人!不要叫我公子,我承受不起,会弯的。”

    下一秒,白影一闪,方才还淡笑嫣然的青年一拳擂在斐肖肚子上,眼看他痛苦地捂着肚子,暴躁的情绪换成得体的浅笑。

    木风扬:“……”这画风和空谷的居民们似乎不怎么和谐。

    正想着,就见另一个白色人影冲了进来,气喘吁吁,想说话又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啧,小明薪竟如此慢?”

    “呼呼~”空明薪喘匀了气,忿忿不平地说道:“都怪师叔祖你跑的太快了!”

    “因为我稍微有些好奇。”青年笑道,然后一拧眉,“而且谁让明薪你忘了用操纵领域?”

    “师叔祖,您又精分了,别忘了你现在是代表长老来看望城畔生的,不是来训练的!”

    在听了一遍,众人确定自己没有耳聋,这少年真的是在叫空未决师、叔、祖!对着这个和他们同年的、年轻俊美的人叫师叔祖……

    比起懵逼的斐肖两人,木风扬对空谷内部的辈分还算有一定的了解:最高的无疑是作为空山雨弟子的长老空无,其次则是和空之月的父亲一辈的长老,然后是作为空山雨后人的空之月,最后就是明薪等内门弟子,或许还有辈分更低的外门弟子,只是没细看而已。

    按理,空明薪之上最多也就存在一个师叔公辈分,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辈分却更高。

    空未决不耐烦地啧舌,下一秒,变成一个仙风道骨的文气青年,“呵,请问城畔生在何处?”

    “你找他做什么?”

    “原来是在地下室,多谢告知。”

    青年说着兀自朝下面走去,留下木风扬一脸风中凌乱的模样。

    “唉,师叔祖您不能这样,太没有礼貌了!”

    “小明薪,你话太多了。”

    少年顿时缩了缩脖子,想起临走时长老的叮嘱,有挺起胸膛来,“长老说就是要我看着您,如果您乱来,我可就要喊师父过来咯。”

    “嗯?”空未决顿住脚步,转头看着他,“小明薪什么时候学会威胁了?”想起某人淡漠的模样,青年哼了一声。

    见他这幅样子,空明薪觉得自己底气更足了,“反正您最怕师父了不是?”

    谁知空未决竟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炸毛了,“谁特么说我怕他了!”

    众人:“……”你表现的很明显。

    “哼,我偏要乱来看他能奈我何?”说着猛地打开了精神力领域,想要直闯地下室。

    这时候晴惟云突然挡住他的去路,神色不悦,“我就说空谷中怎么会有这么胡闹的人,原来是长老的关门弟子,但就算这样,也请您不要在我们家乱来。”

    空未决的身份就此大白。

    走到现在,斐肖两人也知道了这隐世一族的存在,也猜想过空未决的身份,却没料到他竟然是那位长老的弟子!

    别说他们,就连木风扬都傻眼了,难以想象,那位长老会有一个和他们同龄的弟子。

    “你以为我愿意来?若非师父与月开口让我来帮忙,我才不屑管这等杂事。”

    空明薪悄悄松了口气,很好,用这个风格说话的话说明这位已经将脾气压下去了,连忙劝道:“师父他也是为了您好。”

    说着连忙对一头雾水的斐肖等人解释道:“因为长老说师叔祖的精神力和城畔生互补,二者可相互促进,便让他与城机械师见上一面。”

    然后擦了擦汗水,把他累得。

    这兜兜转转,最后众人还是再度来到了地下室,依旧大门紧闭。

    才一站到门口,空未决就察觉到一些不寻常的波动,“莫不是要突破了?嗯?不对!”他突然僵住,大吼道:“你们快到外面去,别靠近这里!”

    他的神色不似说笑,晴惟云反应最快,精神力一动就将所有人带到了城家外面,提心吊胆了许久,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

    地下室内,空未决直接用精神力轰开大门,瞬间用精神力将那股异常的波动封锁住,虽然他只有不到五千五的精神力,却意外地容易。

    “所以才说我们互补。”说着靠近那个闭眼坐在工作台上的青年,欣赏着他痛苦而压抑的神色,“你就是月口中那个意志太过强烈的家伙?”

    “是谁?”

    城畔生苦苦压制着不断沸腾的精神力,声音如同磨砂。

    “我师父让我们相互帮助。”空未决靠近对方。

    “别过来了!”城畔生连忙喝止,却听到对方轻松地笑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一点事也没有。”见他露出不解的神色,空未决认真地说道:

    “我和空谷的大家不同,因为父母使用修炼法过度导致我的精神力总是不受控制的增强,即使我不想变强,也没有使用过修炼法,却依然无法抑制精神力增长,最近我逐渐控制不住这股力量。”

    “师父说我们两个刚好互补,要不要试试?”

    实际上两人的情况都有些相似,只是原因却完全相反,城畔生是意志过强,是精神力随之增长,但空未决却是先天的因素导致意志控制不住脱缰的精神力。

    两人相互用精神力对抗,一接触之下可以说效果显著。

    城畔生过于激进的意志被空未决接受,相对的,后者太过散乱暴动的精神力也被前者的意志所磨砺着,并在相互抵消、中和之后被各方的大脑接收……

    守在城家外面的众人一直等到月上中天,开始隐隐能感应到一股压抑的力量,没过多久,这股力量猛地增强,并不断传开。

    晴惟云护住一众小辈,等安静下来之后,瞬间脱力。

    “妈!”地锦最近经历了太多,突然哇哇哭了起来。

    这时,一只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没事的,妈只是有些累了。”

    “嗝~哥,你出来了~”

    “乖,你扶着妈回去休息。”

    “哦。”小丫头乖乖点头。

    斐肖看着他兄弟,不确定的问道:“你真好了?”

    “我看起来有什么不好的?”

    正说着,那边传来空明薪咋拉的声音,“师叔祖,您没事吧?”

    “没……事。”青年说着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才怪!眼看他要倒下,空明薪连忙伸手去接,结果那人却朝天上飞了去,被来人接住搂着。

    来人身穿白袍,长发飘飘,闭着双眼仿若仙者,斐肖蓦地瞪大了眼睛,这特么不是昨天来到赤城的六千级吗?

    “看样子解决了。”

    “空之月,你利用我有够彻底的。”城畔生面带嫌弃。

    “你也利用过他。”

    估计是城畔生叫了名字,空未决迷迷糊糊地醒来,“唔?月你怎么来了?”

    “接你,休息吧。”

    “哦。”

    然后转身离去,地面上,忘了使用操纵领域的空明薪大呼小叫的追了上去。

    哈哈,就问够不够粗长?空未决此人在第三卷的野外拉练中有提过,嗯,就是提过的。

    总觉得这一章写着写着不小心暴露了一点东西,要不要猜猜看?

    我相信如果是同道中人一定能看出来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