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防空警报
    经过和空未决的修炼,城畔生看起来似乎恢复了平静,至少斐肖两人没有看出任何的异常。

    “靠,白担心一场。”肥小胖看起来松了一口气,今天他兄弟着实把人吓了一跳。

    “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

    “唔,不过是精神力发生了变异而已,现在已经稳定了。”

    两人一瞧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但也有再问下去,这个人不说多半是不想让他们知道,何必拆穿这份好意。

    “啊,好饿啊,阿姨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斐肖才说完就方览期给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方才城母已经去休息了。

    城畔生对上某人饥肠辘辘的目光,一个白眼送了回去,“我这双手可不会做饭。”

    一群大老爷们儿正在愁怎么吃饭的时候,唯一的小丫头跑了出来,“妈妈弄好的食材还在,你们要是不嫌弃就让等我下厨,怎么样?”

    不过胸口高的地锦一口叉腰,拍拍自己已经初具规模的胸脯,显得傲娇而天真,微微偏着头和姐姐相似的容貌极其娇俏。

    斐肖是最懂得欣赏的一个,吹了声口哨,“这简直就是人间极色,现在还是含苞待放的年纪,要是等个几年想必……”

    站在他边上的柚子和木风扬默默地远离,看着被哥哥大人一脚踹到墙上的家伙可怜的摇了摇头。

    城畔生瞥了眼他一眼,说道:“我家小丫头亲自下厨,你们就感恩戴德吧,还要,把你的眼神给我收回去。”

    或许是因为之前是一个人住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城母教过,小丫头的手艺意外地不错,虽然外表上有点瑕疵,但在这烹饪机器人泛滥的时代,手工做出来的料理意外地诱人。

    “诶?有阿姨的味道!”

    作为经常蹭吃蹭喝的死党,对于晴惟云的手艺斐肖熟的不能再熟,才下第一筷子就愣住了。

    餐桌上一众饥肠辘辘的家伙诡异的停下了动作,相互对视一眼后,开始饿狼抢食一般的动作,就连方览期都难以保持镇定。

    “柚子,这块排骨是我的!”

    “方学长,你吃得也太快了!”

    满满一桌菜,地锦就坐在长桌的一头,咬着筷子一脸无语,想着自己是不是做得太少了。

    “哥哥,要不要再加几个菜?”

    “当然……唔!”

    斐肖还没说完就被城畔生一把摁进饭碗里,青年笑着给她再夹了点菜,“别管这些家伙,你明天学校就要重新开学了,吃完了早点休息,后面收拾这些也不用你管了。”这里好几个白吃白喝的蠢货呢。

    “哦。”

    斐肖抬起头来将脸上的米饭捡进嘴里,正想要咕哝几句,被某人一个眼神扫过便怂了,尽管现在已经是堂堂正正的五千级了,但在他兄弟面前还是不够看啊……

    欢脱的气氛,让压抑许久的地锦开心地笑了出来,银铃般的声音,极其令人感到治愈。

    正是热火朝天的时候,城畔生突然搁了筷子。

    “怎么了?”

    “你们听。”

    安静的环境中,响彻在赤城上方的警报声便尤其的明显,众人瞬间跑到门外,看那些才恢复运作的高空监视无人机亮着耀眼的红色光芒。

    所有人的眼瞳缩成针孔一般——红色,这是最高等级的防空警报!

    还陷入在遭受灭顶之灾的巨城再度被惊恐笼罩,都麻木的朝着避难所赶去,相比较起来,斐肖他们更在意的是原因。

    “防空警报?难道是那些反联盟组织又开始骚动了吗?”

    城畔生看着一边不安地抖动着耳朵的银尾,对斐肖两人说到:“总之你们先回学校,做好最坏的打算。”

    两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中隐隐有一股预感,这一面大概就是真的别离了。

    “呼~”斐肖深吸了一口气,“说再多,只要你一句话,我特么立刻就会飞奔过来的。”

    “这是说什么?”青年哭笑不得,“再说,你们还是旁观比较好。”

    方览期只有两个字,“保重。”

    目送着两人离去,城畔生站在红光漫天的月色下,久久无语。

    “哥哥……”

    看着拉着他衣角的小丫头,城畔生微微一笑,“地锦怕吗?”

    她乖巧了的摇了摇头,“哥哥会保护我们的。”

    “所以你可以安心地睡觉。”青年拍了拍她的脑袋,“在不久的将来,你一睁开眼睛,世界就会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安慰好了小丫头,城畔生端着一碗青菜瘦肉粥去了主卧,昏暗的房间内,女人已然醒来,靠在床上望着落地窗外闪耀着防空警报灯的监视无人机。

    红光隐约来到室内,映出仿若火海的场景。

    ‘啪’灯开了,恢复成安静光明的世界,城畔生笑着走过去,“妈你醒了怎么不叫我一声?”

    晴惟云看着不知在某个她没看到的地方一下子成人的儿子,笑道:“我想着,偶尔也要跟我儿子撒个娇什么的。”

    “要是给我爸听见他又该记恨我了。”

    青年面带微笑将端上碗,舀起一勺递过去,“吃点清淡的。”

    仔细想想,从几年前开始,这个家就变得有些清冷,这个女人一直守着、等着,好让城家这些喜欢到处跑的男人能有一个回去的地方。

    “我有东西给你看。”

    说着精神力微动,墙壁上出现一个暗格,露出里面的盒子来。

    待拿近了,只见一个普通的灰色密码箱,但实际上并没有设置密码,轻而易举就打开了。

    “来看看。”

    城畔生凑近,然后脸上出现既像是懊恼又像是羞愧的神色,更多的还有惊讶,“这些东西怎么还留着?”

    拆掉的没能组装回去的闹钟、光脑等各种机械,还有一些根据书上的原理做出来的歪歪扭扭的模型,这些看起来仿佛是破烂的东西对城畔生来说却是意义非凡。

    他作为机械师的开端,全在这里。

    “这些,都是你父亲的收藏。”

    青年猛地一震,将东西拿起来端详着,一尘不染,“我一直以为,那里面是他的宝物收藏地。”因此从未动过一探究竟的念头。

    “当然是他的宝物,你不知道,他养病的时候经常拿来看,而且……”

    两人闲聊着吃完了晚饭,将碗具收拾好,城畔生并没有急着走。

    “怎么了?”晴惟云温柔的看着他,一如既往地笑着,才说完就被儿子不算宽厚的胸膛搂住了。

    “我保证,会很快结束战争,到时候让老头子回来陪您。”

    从始至终,晴惟云都保持着温柔的微笑,门关上的瞬间,眼泪滴滴落了下来,无法描述的心情,全凝成了盐水滴落半夜。

    第二天一大早,城家的饭桌上只有母女两人,但谁都没有开口问出来,那人会在半夜走,为的就是不想被别离拖住,又何必再多次一问?

    讲个段子。

    今天室友问我:“你为什么写科幻而不是神话?”

    我:“你想看就写一个呗,要那种的?自然神话还是创世神话?”

    室友:“我想看造人的。”

    当时我也不知道脑抽了还是咋地,就说了句:“我不写小h文。”这句话你们自己体会。

    室友:“……女娲造人的时候可不是造人运动!”

    我:“但她是黄的泥啊~”

    从当时室友的表情来看,本人的节操已经掉了一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