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兽人之乱
    城畔生静静等银尾和几只兽人许久,当小孩儿提到他帮忙的事情之后,这些家伙都露出了不敢置信地目光。

    “你这个人类,到底想对我们的主神做什么?!”

    比起单纯的主神大人,这些追随者可谓是用心良苦,因为两百年前曾有人类在他们的星球上乱来,所以对人类怀着深重的恨意。

    因此来自人类的帮助也变成了不怀好意,但是城畔生并不放在心上,只说了一句话:

    “你们以为这位主神大人为什么还活着?”

    四个兽人化成人类的形态,没有皮毛的遮挡,惊疑不定的神色极其鲜明。良久,那个白发人形兽人不屑地说道:

    “哼,这也有可能是你和军部联合起来骗我们和主神大人的。”

    这家伙外表近似狐狸,也不愧是智商担当,他一说话另外几人也惊醒过来,嚷嚷起来。

    “就是,谁知道你这个人类打着什么坏主意!”

    “主神大人,你快逃,不用管我们!”

    这些兽人非常中心,只是他们的主神大人却是一副无语的表情。

    “听我说啊,你们。”这一刻,那个胆小不起眼的小毛球忽的有了主神该有的气势,认真而充满上位者的尊贵。

    “现在只有这个人类能帮我们。”银尾晃了晃尾巴。

    “我不懂您的意思主神大人。”白发男人趴在透明墙壁上一脸不解,“为什么要寻求人类的帮助?安博他们就在大气层外面等我们,只要能逃出去……”

    “你们都被骗了!被安博。”银尾握着双拳,耳朵高高竖起,不忍看几人错愕的神色。

    “您在说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从始至终,这场交流似乎都是由这个精于算计的白发狐族作为代表。

    “他说您巡游星域的时候被人类抓走了,我们当初调查时也发现您确实在碧蓝星的领域内,所以大家便一起来救您。而且就算现在大家……他怎么会……”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看他现在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城畔生便知道,这个狐族估计已经猜到真相了。

    “巡游的时候,他们潜入我的飞行器动了手脚,我反抗不过便昏了过去。等醒来之后就发现飞行器被设置了前往碧蓝星的固定程序,里面没有装备和燃料,保护我的侍卫们把食物都留给了我……等大气层之后,就只剩我一个了……”

    飞行器坠落时在大气层就因为受到摩擦而破破烂烂,偏偏还卷入了对流层的气流风暴中,死去的兽人的尸体化作了烟尘。如果不是遇到了城畔生一行人,银尾估计也凶多吉少。

    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一想到在茫茫宇宙中孤独的漂流着,没有援助、物资不足,谁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或是撞上陨石从此消失在某个角落中。

    那是地狱般的感受!

    一时间,另外四个兽人都说不出话来,然后竟然同时跪下,埋头认起错来。

    “是属下们的失职,竟然没有预料到安博等人的野心,更没有保护好主神大人!”

    结智戳了戳呆愣的银尾,悄声说道:“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受欢迎。”而这么厉害的还是他的小弟。

    后者赶紧从那段悲惨的遭遇中回过神来,说道:“我现在已经没事,最重要的阻止安博的乱来,他们现在已经发起了对碧蓝星的入侵了。”

    “原来如此,这都是安博的一石二鸟之计。”银发的狐类回过神来,“一可以除掉我们这些与他不和的族类,二也能借此挑动其他族类对人类的恨意而发动战争。”

    兽人星球上对‘主神’信仰非同一边,就算在影响逐渐减弱的今天,也同样容不得冒犯,更何况是本就对心有成见的人类。

    战争,就这样容易被挑起。

    真相就这样被揭开了,很明显,那些当初在赤城肆虐的兽人都成了敌人计谋的牺牲品,死得毫无价值。

    眼看这些兽人都沉浸在了悲伤之后,但城畔生却毫无恻隐之心,因为那些家伙死得理所当然,不,死不足惜,在那等罪行面前。

    “如果想要悲伤,很抱歉,现在不是这个时候。”

    四个兽人齐齐看着这名青年,当认真审视起来之后,仅仅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和其他人类的不同,让他们心里发毛。

    “告诉我有关那个安博的兽人的信息,如果你们想为族人报仇或者说再回到故乡兽人星球,就把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很明显,这名兽人是症结所在。

    几名兽人面面相觑,“我们真的能相信你吗?”

    “除了我,你们还有什么选择?”

    在碧蓝星犯下人神共愤的罪行,靠着所剩无几的价值被留下一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几人对视一眼后,似乎都下定了决心。

    “其实没什么值得说的。”银发的兽人说道:“安博是狮类电系……”

    从裁判所出来之后,城畔生对于兽人星球大致情况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去m-10星球,先解决莱美星那边。”

    莱美星人已经在他们这边消耗了太多,一定要在那个圣阙知道兽人星球的存在,结果一定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才走出关押兽人的区域,不期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他。

    “我就说这股精神力波动怎么熟悉,果然是城机械师。”

    城畔生脚步一顿,来到一扇门前,同样是透明墙壁,男人的脖子上、四肢上都被套上了牵神锁,但如此狼狈的处境,他看起来却非常地从容不迫。

    “囚天,原来被关押在这里了?”

    木风扬一顿,“他的声音是怎么传出来的?!”明明这么隔音。

    “看样子你离突破不远了。”

    正是这样,才能在不触发牵神锁的情况下将声音通过换气系统传出来。

    “实际上还差一个契机,毕竟我不是空谷的人,突破一事太过危险,除非等到……”

    囚天慢慢走到前面来,带着微笑。

    木风扬看得出他嘴唇在动,但除了城畔生其他人都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是对方说完后,青年的神色倏地沉了。

    “哼,不会让你等到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