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惩罚
    “为什么,其他人那么快就好了,柚子却不见起色?”

    木风扬开始惶恐得不知如何是好,双眼呆滞地睁着,即使已经干涩到布满血丝也不敢眨眼睛,生怕一眨眼柚子就落气了。

    “风扬,主人正在全力抢救,你先不要慌。”

    他想说我知道,可是却忍不住哽咽起来,“要……要是我当时……阻止他就好了……”

    这个蠢货!说什么要认真的话,结果根本就是去送死!

    结果现在天然呆凄惨的模样全成了鞭子抡到他的心口上,叫你太弱小,如果能早点恢复智能中枢就好了;叫你太懦弱,如果但是能鼓起勇气和柚子一起战斗,这傻子或许就不会打开了异空间的裂缝。

    “现在有时间自责,不如去找符合柚子血型的血袋来,结智去找一副冰冻仓来。”

    两人闻言一惊,立刻跑了出去,结智离开前看了看主人,一边跑一边想着:其实,现在最难受的应该是主人。

    见两人都走开后,城畔生从面无表情立刻转为痛苦,捂着额头别过眼去,不敢再看柚子的景象。

    “你这家伙专门的吧。”

    但即使眼睛没有看到,正在给柚子治疗的精神力却是感应得事无巨细,光是吊着他的一口气都已经用尽全力了。

    以柚子现在的损伤,不是一朝一夕能恢复的。

    “这是库存的所有血袋了。”

    “嗯。”

    找到一间空室完全杀菌之后,城畔生将柚子放进启动的冰冻仓内,看他身体的冻结情况达到标准之后便开始紧急的救援措施。

    在他的身体内插了许多细小的管子,接入血袋,以精神力将这些血液引入还未冻结的毛细血管内;等那些创口重新冒出鲜血之后,才正式开始修复损伤的肌肉组织。

    不断地刺激着细胞加速分裂生长,使之与血液融合……如此重复着,等到一定的限度之后,便停了下来。

    “不继续吗?”

    “这种恢复只是加速细胞分裂,实际上是在耗损身体机能,不能操之过急。”城畔生疲劳地挥了挥手,“而且,我也到极限了。”

    再治疗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状况。

    室外,城浩霖与斐北翔两人将里面的情况听得一清二楚,后者拍了拍好友笑道:“那傻小子看起来似乎保住小命了,可以松一口气了。”

    “呼~”

    听他重重一呼,斐北翔惊讶地看着他,“原来你真的在紧张!”

    “若是这小子出了什么事,我良心难安。”城浩霖说着朝指挥室那边走去。

    斐北翔立时跟上,“说得也是,我们这些大人的问题,最后却仰赖后辈解决,忒丢人了。”

    “最重要的是,那孩子也罢,那些技术人员也好,都是无辜的。”

    但是斐北翔却不这样想,反而冷笑道:“那孩子就算了,但是技术人员绝不无辜,刚才研发部部长雷克多来了消息,表示之前在主舰上隐瞒消息的机械师绝非他的指示。”

    城浩霖立刻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说研发部中实际上也处于分裂的状态,有人欺上瞒下,窜通康潘斯来参与这场阴谋。

    “总之,现在就去抓老鼠。”

    说是抓,实际上两人只是动用精神力将整座地下城封锁住,然后一个一个的保守派便被拎了到了面前,无一遗漏。

    “城浩霖!斐北翔!你们凭什么抓我?”

    到现在为止,柏斯·康潘斯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完全没有看到身后一干同伙已经脸色大变,除了波瑠·康潘斯。

    “不做什么,你说是把你们的罪状移交给首脑会呢?还是先斩后奏呢?”俨然已经懒得理会他装傻的态度。

    斐北翔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觑着这些家伙。

    一听移交首脑会,康潘斯等人明显露出了高兴的神色,以他叔叔现在的力量,完全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下一秒,城浩霖的动作却让他们一僵。

    上将大人挥了挥手,刚才被困在指挥室的技术人员纷纷面无表情地退了出去,然后关上了已经被破烂的大门。

    “你……你们,要做什么?”

    “你说呢?”斐北翔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对身边的一言不发的男人问道:“这些人渣的性命连脏手的价值都没有,你说要怎么处理?”

    “干净利落一点吧。”

    听出两人对话中的杀意,康潘斯终于意识到这两个家伙是认真的,是真的要将他们杀死,枉顾他叔叔的权威!

    “你们不能这么做?这是违背律法军纪的!”

    “呵~想想你都干了什么?好笑不?”

    斐北翔越小越冷,如果莱美星人没有停手,他们无数会全部死在战场上,如果他们没有及时赶回来,被困在基地里的无辜人员和将士也性命不保,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的家伙竟然还能提律法军纪?

    “这里这么多人,你们做的事情瞒不住的!”

    柏斯·康潘斯似乎是找到了很充分的理由一般,紧抓着这根救命稻草。

    “啧啧~”斐北翔直接抱以怜悯的表情,“就你这智商,那些人都差点被你害死,怎么还会帮你们?而忌惮你叔叔的家伙,当然还有更恐惧的存在。”

    没有人会为这些人渣而悲伤或者说些什么……

    “你……你们!要是动了我,一定会后悔的!”

    “与其有时间放狠话,不过快想想遗言。”

    斐北翔一边无聊地挖了挖耳朵,还以为能看到更精彩的表情,但是都是这种千篇一律的惊惧,无聊啊无聊,“我说你弄好了没有?”

    “好了。”城浩霖从光脑中抬起头来,“大概就是这样的。”

    随手将空间钮抛出去,一条足有两米长,一米宽的空间裂缝出现了,看得斐北翔直摇头,“真浪费,不过人渣而已,白白耗损了这么珍贵的机械。”

    “干净。”

    城浩霖眼神都没有动一下,精神力开始动作……

    守在外面的技术人员们还沉浸在险些被灭口和窒息的恐惧中,当看向指挥室的时候,还带着憎恶和仇恨。

    门很快就打开了,他们悄悄走进去,发现除了两位上将和波瑠·康潘斯再无他人,但是谁也没有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