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内部分歧
    “城少校,到底能不能解决极光三号时限的问题?”

    这种类似的问题短短一天之内听到了不下十次,城畔生给出的回答都是没办法,最后实在是不胜烦扰干脆躲到了极光三号的修复工作室去,但这只能让众人更加不www..la

    到处都在讨论这件事情,沸沸扬扬有难以遏制的迹象,终于,连城浩霖都惊动了。

    “我有事问你。”

    他家老头子直接找到了工作室来,城上将的行动让其他人似乎达到了目的一般住了嘴,全都转为紧盯政策关注着这边。

    “啧,就不能让我清静清静?”虽然抱怨着,青年还将手里的工作停下,示意其他机械师继续,和城浩霖来到自己的休息室里。

    城浩霖看着儿子一边用精神力收拾满屋子的材料废纸,一边给自己端来一杯水,然后坐了下来,一副知无不答的模样,显得非常配合。

    见他久久不说话,城畔生便问道:“老爸你不是有问题吗?”

    城浩霖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子,竟然还有两片茶叶,“极光三号,是否是你计划的一步?”

    城畔生一愣,然后笑道:“幸好我提前把这休息室的监控关了,不然光凭这句话就能害死你儿子了。”

    “城畔生,回答我。”城浩霖盯着他,语气严厉,“故意拿出这种有致命缺陷的武器来,让兽人忌惮,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投鼠忌器进而疯狂进攻。”

    这样一来,只有半个小时战斗时间的极光三号也无法反抗,人类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战败!

    说实话,城浩霖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的场面似乎是被有意设计出来的,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眼看青年一副愣住的神色,他的心里忽的出现了一股不安的感觉,突然,房间里响起了笑声。

    “噗嗤”城畔生用手背抵着嘴角,掩饰笑意,但身体却在颤抖,“咳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想到那上面去的,但是我可是城家的人,您和爷爷亲手打下来的联盟,我再怎么乱来也不至于毁了。”

    城浩霖认真地审视着儿子,然后站了起来,“那就好,就这样吧。”说着背过身去,“城畔生,给我记住你现在这句话。”

    “我知道了。”

    从始至终我都知道的,城畔生看着父亲的背影,这种经历过无数次的场景忽然有了新的感觉:曾几何时,那个看起来难以攀登的背脊竟然已经变得平凡。

    木风扬刚好结束工作,才从工作室出来就听到传闻已经变了。

    “城上将说城机械师正在着手准备改良方案,暂时难见成效。”

    他第一次觉得城畔生的父亲‘偏袒’了儿子一次,有了上将大人的担保,‘拖’都变得意义非凡。

    一转弯,刚好遇见两位上将大人同行,听对话,木风扬直冒黑线。

    “我说,你这么袒护你儿子真的好吗?”这是斐北翔的声音,吊儿郎当的带着笑意,非常容易被辨识。

    “总要让他知道我这个父亲还有一点用处。”很难想象,不苟言笑的城上将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靠,但是你欺骗了大众啊。”

    “本就是没有结果的事情。”

    距离越来越近,斐上将还给他打了招呼。

    “这不是城小子的同伙吗?”

    同伙……这称呼,木风扬抽了抽嘴角,笔直的过道避无可避,只得硬起头皮冒着两道强悍的气势走上前去问好,“城叔叔、斐叔叔,你们好。”虽然场合身份摆着,但是他选择了一个有趣的称呼。

    斐北翔一听就笑了,“你小子倒是拎得清。”

    身在战场,却忽略了军衔,从城畔生的角度喊叔叔,这也就是说他不承认自己是军部的人。

    “嗯,辛苦了,早点休息吧。”

    对于除了自己儿子以外的小辈,城浩霖一直秉持着礼貌却温和的态度,木风扬竟然都有些不好意思。

    别过之后,青年径自来到城畔生的休息室,刷了身份卡进去便直接说道:

    “听到外面现在的传言了吗?话说你要怎么解决,总不能拖着。”说了半天,结果发现某人正处于发呆状态,便问道:“想什么呢?”

    城畔生回过神来,像是感慨又像是苦笑,“我在想,‘知子莫若父’这句话真不是假的。”

    木风扬并不知道刚才父子俩说了什么,也不在意,“与其有时间感慨,不如早点想想怎么解决当前的问题,还有,我才不信你有这么好心会主动把武器交给军部。”

    言外之意就是让他赶紧把计划说出来,好商量对策。

    “我能有什么打算?”青年瘫倒在床上,“关键是那些家伙还没有消息,我现在只能先让那个叫安博兽人投鼠忌器,不要那么早攻打过来。”

    木风扬一听就傻眼了,不敢置信地说道:“什么叫投鼠忌器,那些兽人本来就莽撞,要是因为忌惮全力进攻我们要拿什么阻挡?”

    “全力进攻?那是不可能的。”

    看着这家伙胸有成竹的模样,木风扬发觉自己越加弄不懂他的想法了,“这是什么意思?”

    “看看这个。”

    城畔生递给他一份资料,上面记录了开展以来所有参战的兽人种族,以及这些种族的死亡人数,过了一会儿后,估摸着他已经看完了,便问道:

    “看出什么端倪了?”

    “这……”木风扬仔细对比了一下,“基本上各个种族的死亡人数都很平均。”

    会出现这种情况,显然是各族之间商量好了的,既然是会商量,也就是说兽人出兵实际上是由各个族长决定的,不仅如此,这也反映出各个种族之间不太和谐以致会如此小心翼翼行事。

    “不仅是这样,根据银尾和结智的情报,那个叫安博的兽人却是飞龙族。”城畔生笑眯眯地点了点桌上的文件,“你刚刚在那些参战的兽人中有看到飞龙族吗?”

    木风扬瞬间明悟,“看样子兽人内部的分歧比我们想象的大。”

    安博撺掇其他种族出兵,却让自己的族人躲在后方,只要那些兽人族长脑子没毛病,铁定会有怨言的。

    这样的情况下,谁还会拼上全族的性命去为这种人卖命?

    “这正是我们可以从中将其瓦解的裂缝啊。”

    那个上一章中,兽人的统领名为安博,打字太快了写错了,这是比较重要的角色,在这里正个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