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逼问
    结智现在有点忙,忙着记录有关兽人军事基地的一切,顺便鄙视被可可妮抱着走路的某个红色毛球,没想到他这个小弟在兽人中竟然这么受欢迎。

    想到之前可可妮说的那句话:“真的非常抱歉主神大人,因为没有考虑到您会如此早的回归,地毯还没有运过来,为了避免被玷污,请允许属下做您的代步工具。”

    这种信仰真的虔诚到让人头皮发麻!

    如果是以前银尾只会面无表情地接受,但现在不同了,去碧蓝星转了一圈,他现在知道什么是伙伴和朋友,什么是平等和尊重,以及什么是高处不胜寒。

    因此,属下这种卑微到尘土里的信仰带给他的全是不安和惶恐,但是暂时还没有等来改变的时机。

    来到完全重新换过消毒过休息室后,可可妮轻柔的将主神大人放到干净的床上,跪在地上摸了摸他,“主神大人,这段时间让您受委屈了,现在请好好休息。”

    小毛球想了想,蹦踏到这个雌性面前,用小小的脑袋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颊,“我已经没事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可可妮受宠若惊的捂住了嘴,因为激动脸上浮现出了红晕,大方热情的族长竟然因此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

    “是……是!”然后又迟疑地说道:“可……可不可以请您再……”亲近属下一下。

    还没说完,就感觉脸颊被两只小爪子捧住,然后又被蹭了一下!

    结智一直在边上默默地看着,直到门关上,“我觉得刚才那个女人是飘出去的。”不就是被这家伙亲近了一下而已吗?也不至于幸福得像是要结婚了似的,殊不知这位主神大人还是他的小弟、他主人的宠物来着。

    “哼,我在兽人星球上的地位可不是和你们吹吹而已。”银尾变成人形,身上竟然有衣服。

    “这是怎么回事?”

    结智走过去扯了扯,发现不是光学拟态之类的东西,而是真的布料。

    “哦,这个啊。”银尾不甚在意的说道:

    “自从兽人的基因被改变能化成人形之后,我们就开始研发这种布料了,变成兽形的时候它会压缩自己变成一个小环,变成人形之后又舒展开变成一副,刚才可可妮给我的。”

    “这么厉害?!”结智显得极有兴趣,“给一块让我研究研究。”

    来到兽人基地这么久,银尾第一次看他露出兴奋的表情,撇了撇嘴说道:“感情你来收集资料,也就这衣服能引起你的兴趣。”

    “不好意思,就是这样滴。”结智爬上床去,盘腿坐在他对面,“老实说,看了这么久,除了这衣服外其他的机械文明几乎和人类无异,大概也就相当于我主人研发部前的水平。”

    “我之前就说过了,我们变成人形的基因也好,机械科技也好,种族名字也罢,都是当初那几个人类带来的。”

    “我现在完全相信。”结智点了点头,“不过我很好奇,当初来到你们兽人星球的人类是谁呢?”

    两个小正太就这个话题开始讨论起来,喋喋不休,直到有人敲门。

    “可以让我进来吗?”

    熟悉的声音隔着门都像是打雷,银尾心里还有阴影,一听就抖了一下,看向另一个小家伙,得到肯定的目光后便出声喊了进来。

    而结智则是不慌不忙的从床上下来,毫无存在感的缩在边上,但是这次安博却没有忽略他了,竟然认真地审视着他,直到银尾出声提醒。

    “安博族长,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家伙穿着兽人特制的长袍,一边问着一边伸出了手背,明明刚刚可可妮在的时候就没有来这套虚的,明显是要整这个家伙。

    结智不得不感慨起来:果然是跟主人在一起学坏了。

    但是安博却不知道主神大人的小心思,一时间也摸不准这动作的意味,只当是这小混蛋在摆架子随意摸了下便作罢。

    当然,他并不高兴。

    “属下来就是想问问救您的人类是谁?”他自顾自找到一把椅子坐下,正对着银尾,“万一那人不安好心欺骗了您就不好了。”

    “那人有没有欺骗,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没有那个人类救命的话我早就死了。”

    “所以我才说人类居心叵测,他们故意救了你,然后放你回来,恐怕是早有预谋!”安博说得义正言辞,一副为了你好的模样。

    但是放在早已知晓的银尾眼里,这就是狼子野心,“所以你是怕因为我的回归而带来什么灾难吗?”见对方想要开口,小孩儿抢先说道:

    “在这之前我倒是要问问安博族长,你说你抓到了人类的现行,还逼出了口供,为什么没有立刻来救我呢?要知道我可是在宇宙中漂流了好久才到碧蓝星上的。”

    高壮的兽人瞬间僵住,直勾勾的盯着不知何时变得能言善辩的主神大人,不得不承认,这小混蛋口中的问题正是他们这个计划唯一的漏洞。

    虽然可以用受伤和不知行踪搪塞过去,但依然难以令霍克等人满意,在他们看来没有为主神拼上性命就是不忠。

    现在如果再由主神挑起不满,他们很容易就能成为众矢之的。

    这小子,果然知道些什么!

    “主神大人,您错怪我了。”他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撕破脸,便单膝跪下说道:“属下当初是真的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既然是你提出的巡航,为什么没有做好万全的守护工作?”跟着城畔生到处浪迹之后,银尾已经慢慢朝着腹黑的方向发展,竟然有几分强硬的气势。

    安博腾地站了起来,逼近两步,“你怎么知道是我提出巡航的?!明明……”想到什么他又闭了嘴。

    “呵呵,我是听可可妮他们说的,毕竟当初不知道为什么我晕过去了。”银尾先是抖了一下,将害怕的情绪藏起来之后挺起了胸脯,“为什么安博族长会这么一惊一乍的呢?”

    当然是因为做贼心虚。

    安博这才发现自己被戏弄了,心中也更加肯定这小子知道什么,担忧加上怒火使得他歹意横生,越加逼近。

    “你要做什么?!”

    n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