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寻找证据
    城畔生这边也得到消息了,“所以现在只有那个叫安博的一伙会继续攻打?”

    “嗯嗯,大概就是这两天了,我觉得他们肯定是想要霸占碧蓝星之后独立。”结智贼兮兮的说道:“因为这片星域只有碧蓝星和他们的环境类似,这些兽人估计就是为了这个来攻打的。”

    “那可不一定。”城畔生冷笑一声,用精神力正在进行的工作并没有停下,“或许还想在这边培养实力之后再杀回兽人星球当王。”

    “主人说的也对啦,不过银尾说兽人现在数量太多了,环境越来越差,这恐怕也是原因哦。”

    城畔生将手中的工具抛了一下,想了想问道:“那些中立的种族呢?”

    “唔,暂时还没有表态。”

    “盯紧他们。”青年语气有些危险,“这些家伙现在两边不是人,总会偏向一边的,结智你得看清楚哪些是敌人。”

    “我知道了。”

    听小孩儿略带委屈的声音,城畔生叹了口气,不管小东西现在智商有多高,但还是会怕孤独。

    “乖,很快就会结束了。”

    他一直这样安慰结智,安慰着其他人,那是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还能有多久结束,因为他不是万能的,无法将所有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尤其是最近:总觉得越来越无能为力,眼看要到紧要关头了,心中不好的预感就越是强烈,突然城畔生想起了不久前听到的一句话:

    “帝王领域越到后期所谓的直觉就会越灵验,预感成为预言,在不久之后就会成现实。”

    所以现在这个局面也在你的预感之中吗?龙,但是我一点也不希望你这句话是真的,城畔生猛地一拳捶在工作台上:

    “明明还没有到六千级,一定是我多虑了……”

    低声说了一句之后,他麻利的将工作台上被打乱的工具收回去,这时,光脑突然响了起来,打开来就是他司景历严肃的脸庞。

    “司上将,请问有什么事情吗?”这位上将之前因为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而回到了地面修养,似乎也疗伤期间顺便在处理军部的事务。

    此刻看他的背景应该是在边缘区。

    “是这样的,这边有四个人拿着城少校你给的权限准备空间传送站,但是没有身份卡。”

    在现在的联盟内,就算是散城居民也不存在没有登记身份的人,突然一起冒出来四个当然会让人怀疑,而且还拿着城畔生给的通行权限。

    以这位上将的立场,既不会仇视城畔生,但也不会有多偏袒就是了,这样盘问主要还是想让他拿出安全的证据来。

    但是城畔生说的话却一点也不安全,看着那四个站在男人身后的家伙笑了,“啊,因为他们是兽人,所以没有身份卡。”

    司景历:“……”无语过后连忙阻止准备将四人拿下的士兵,看着光屏上浅笑的青年沉下了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城机械师如果你不能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我现在就能将这几个人拿下然后抓捕你。”

    “啧,是你要问身份的。”城畔生索性不再逗他,“这是经过元帅许可的,不然你以为他们是怎么跑出牢笼的?我拜托他们找点东西,这可事关兽人战争的胜利,赶紧放他们上来。”

    嗬!这臭小子忒欠扁了!司景历仔细想了想,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这样单独面对面交流,不得不承认这小子一点也不像他老子。

    “不行,你麻溜儿的亲自过来认领,,不然小心老子把这些家伙砍了!”

    本以为这样就拿捏住这小子了,谁知道下一句就让这位上将吐血。

    “那行,您砍吧,反正到时候我拿不到东西战争失败了就说是您的错,大家都亲眼看着呢,就算你军衔比我高也赖不掉的。”

    “我!”

    “司上将别废话啊,反正您也要返回战场了,顺便就给带过来了呗,麻溜儿的。”

    司景历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他不是上将吗?这样兢兢业业的工作不应该得到尊重吗?怎么就觉着好憋屈呢?

    身后随行的副将和两名军官噗嗤噗嗤的笑了,似乎很满意看自家粗暴的长官咬牙切齿的表情。而另一边,几个兽人也能听懂他们的交流,一时间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反而还觉得有趣。

    “城家小子,你给我等着!”

    说着一挥手就让看守的人打开了空间传送站,然后带着几个兽人和自己的属下踏入。

    几个兽人第一次见到空间传送站,在他们的感官中,不过飞了不到百十米而已,突然就来到了另一个房间,然后见到了许久不见的青年。

    虽然玩笑上有些过头,但是城畔生作为晚辈兼当事人还是等在空间传送站的出口处等着了。

    “好小子,你特么真是胆儿够肥啊,还敢戏弄我不是?”

    司景历上去就开架,却发现那青年就像是泥鳅一样,竟然逮不着!

    “不过顺便而已,再说如果您不拦他们话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眼看男人还要动手,城畔生连忙说道:“您先别急着和我动手,元帅他们正在会议室等您。”

    司上将果然停了手,显然也是收到过消息,哼了一声,“等着老子秋后算账!”

    他风风火火的来,然后后很快离开,城畔生摇了摇头,真应付不来这种人,随后看向那几个兽人,挑眉说道:“看你们这表情,见鬼似的。”

    “这……这里真的是外太空吧?”

    “嗯,不然呢?”

    才说完,就见这几个家伙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城畔生也疑惑了,“干嘛这是?”

    “那这个传送站也是你做的?”

    “不是我做的。”

    听他这样说,几个兽人松了口气。

    “不过是我发明的。”

    兽人:“……”

    说实话,城畔生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这样逗逗人,感觉自己的压力可以小一点似的。

    “东西都找到了?”

    总算说到了正事,几个兽人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变得凝重,对视一眼后他们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道:

    “你的保证,还有效吧?”

    “还是那句话,我的承诺可是很值钱的,而且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保证。”城畔生说完伸出了手,“东西呢?”

    那名头顶银色耳朵的兽人便摘下了脖子上的空间钮,将它珍重地交到青年手中,“我们尽全力找到的证据,都在这里了。”

    “很好,你们现在跟我去一个地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