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九章 迟发的计划
    本以为霍克已经没救了,极颜都万念俱灰之际,突然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呆了:蓝色的光罩落下点点光辉,那些伤口竟然开始愈合了!

    “这就是人类的科技,吗?”

    仿佛才回过神来,他极颜连忙跑到霍克身边将他扶起来。

    “白白,好些了吗?”

    结智对兽人的语言还不算精通,只是看另一边可可妮无语的表情就知道,某个奇怪的读音估计意义非凡。

    霍克也有点气恼,“都说不要喊这个名字。”顿了顿,他看着结智急躁的神情,有些羞愧。

    “抱歉,结果还是搞砸了,我现在马上去联系我的族人们。”

    “不要动,伤口还没有愈合,裂开了我没有多余的电量治疗。”

    兽人目前还没有广泛使用电力,基地里到处都是能量石,根本没办法让他充电,而兽人的天赋又不能稳定充入,还会损伤机体。

    可可妮挣扎着坐起来,“那怎么办?安博他们全部都去了,你那个主人能扛得住?”

    “当然不行!”结智冷笑了一声,“那么多兽人,就算主人不怕,其他人也该被吓傻了。”

    不得不说,小孩儿看得很清楚,现在人类的状况和他想的几乎不差――看着卫星影像中铺天盖地的兽人们,许多人都开始瑟瑟发抖。

    “不能让安博的阴谋就此得逞,我一定要让这种违背主神的兽人受到惩罚!”

    霍克开始挣扎,丝毫不管快要裂开的伤口。

    极颜连忙抱紧他。

    “黑狐狸,放开我!”

    “别动,别动。”见他还要胡闹,再也忍不住了,“为了什么破主神连命都不要了吗?!”

    “没错!为了主神大人什么都可以不要!”

    极颜被气得不行,突然冷笑起来,“什么都不要?那好,我有方法解决现在的难题,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霍克浅金色的双眼一亮,紧紧抓住他,“你要什么?”

    “婚约。”极颜捏住他的下巴,“答应我完了之后就履行我们的婚约。”

    霍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疯了,那明明只是一个玩笑!”

    极颜站起来,俯视着他,“我只要这个,答不答应只要你一句话。”

    可可妮还算淡定,毕竟这在兽人星球上非常常见,只是没有想到原来极颜这货竟然对霍克抱着这种心思。

    而结智就不一样了,这绝对是从出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场景,但现在明显不是好奇的时候。

    只见雪狐族族长头顶上雪白的耳朵动了动,然后爽快地点了头,“但是你要用什么方法来解决?”

    谁知道极颜却是以一副既像是悲哀又像是喜悦的神色说道:“安博敢这样对你,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你慢慢养伤就是,我保证会给你报仇。”

    走出门外后,他突然低笑了两声,没想到最后竟然是用这种方法把这只小白狐逮住了。

    极颜快速走到上层去,发现银尾正在极力解释霍克和可可妮失踪的事情,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最后的小不点主神确实长进了许多。

    “诸位,我有东西要给大家看。”

    他走了过去,发现这些主神的追随者们看他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明显的敌意,显然是完全信了银尾的话。

    “呵,可别这样看着我。”极颜丝毫没觉得紧张,反而因为某个好处而显得有几分高兴,“你们要出兵,不是需要一点理由吗?刚好我可以提供。”

    说着将自己个人终端中的某些东西拿了出来,“这是我后来收集的关于安博绑架主神的资料,还有他擅自下令让雪狐族等兽人入侵碧蓝星的证据,足够了吧?”

    实际上,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点而已,霍克不过是关心则乱。

    地下室中,可可妮刚好说起这件事,“那个我觉得就算咱们俩不出面,凭大家对主神的信赖也完全没问题的。”

    霍克何等的聪明,顿时僵住,随后无奈地撑着额头说道:“为什么不提醒我?”

    “因为我们人类有一句话叫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结智代替可可妮作了回答,然后慢慢停止运行治疗系统。

    “虽然是人形,但是你们的身体毕竟和真正的人类不同,再治疗也没有效果,不过已经没有大碍了。”

    他说着急匆匆的就要离去,却被霍克叫住。

    “对于之前我等四族族人入侵碧蓝星一事,请代替我等向元帅转告: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等亲自向人类表达歉意。”

    结智一愣,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等小孩儿离开之后,两个伤患相顾无言,良久,可可妮突然有些难受的蜷起膝盖,“安博那个混蛋,我们那么多的族人……”

    “此次大战结束,兽人星球必定元气大伤,只期望人类那边……”说到这里,霍克顿时叹了口气,造成这么大的困扰,人类怎么会善罢甘休?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边已经带着其他兽人出发的银尾和结智两人焦急万分,比计划的晚了这么多,希望来得及。

    而在他们的前方,现在早已是一片血海,这是有史以来的最灿烈的战斗:人类猩红的血液还有兽人各色的血液,全都悬浮在这片空间中,在这血的海洋中,漂浮着数不清的残肢断体和机械残骸。

    不管是兽人还是人类,现在都是麻木的,没有所谓的雄心壮志,没有所谓的保家卫国,他们都知道杀戮。就像是被饥饿主宰的野兽,凭着本能冲向敌人。

    敌人、敌人!即使身上已经血流不止,但是他们赤红的双眼只剩下这个目标。

    城畔生和空之月两人并没有参加战争,而是同时用治愈的力量来稳定战场,为干涸的精神力添加活力,为受伤的躯体恢复。

    也正是这样,他们才是对‘残酷’这两个字理解的最清晰的人。

    “当初可曾有想过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空之月突然问道。

    城畔生回过神来,双眼中透着看不出的神色,“我不是万能的,在计划前当然会预料过出差错的局面,只是没有想到,当亲眼看见之后,才发觉我竟然要比安博还要残忍。”

    想要早点结束战争,采用的也是最好的战术,但是一个不慎,最后却变成了这个场景,心非铁石,怎么可能不难受?

    他突然觉得头痛难忍,不,不,现在不是时候,这样想着,青年将脑中的波动压了下去。

    空之月感应到他的动静,眼中出现凝重和疑惑,又出现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