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意欲何为
    谁都不会想到,面对着银尾的求助,城畔生会说出三个条件来;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小小的兽人主神会接受如此苛刻的条件。

    安博能让如此多的兽人跟随,除了手段和魄力外,实力更是重要因素之一。为了能更好的使用天赋,他甚至将氧气装置改成了管道输入,这样就能将嘴解放出来。

    但是银尾不行,人形的他呼吸系统根本不能那样操作,天赋只能从其他部位释放出来。

    眼看如此过的火球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光芒甚至让人睁不开眼睛,小小的他看起来太过无助,以致无数兽人心脏都开始绷紧,就等着破碎的一刹那。

    所有火球朝着他撞在一起,爆炸开来,这股力量饶是以兽人的身体强度不死也不过半口气了。然而安博并不打算就这样停手,他高高扬起的爪子在火光消散的一瞬间挥了下去。

    “安博!我要杀了你!”可可妮握住联络器的手都在泛白,可以说是面目狰狞,竟然敢,竟然敢!

    而霍克则是颓然的撑在操作台便,不敢看监视中的画面。

    “咝——”

    联络器中齐齐传来这样惊恐的吸气声:只见安博的爪下,一颗晶莹剔透的冰球在还未远去的火星下盈盈泛光。

    水加冰天赋做出来的防护壳让小东西毫发无伤。

    “我差点忘了。”

    安博短暂的错愕之后,另一只爪子顿时轧上,将冰壳骤然击破,但是得意的表情还没有撑过一秒,就见那小孩儿抱着他的爪子笑了。

    “你还是没记住,我有四种天赋哦。”

    只见他的身上,银白色的纹路顿时被银黄色的纹路取代,顷刻间电流流窜全身。

    “吼!”

    灼热的麻痹过后是尖锐的刺痛,安博咬牙将他一爪子拍飞出去,然后惯性的挥动着翅膀冲过去,虽然在真空中翅膀毫无用处,嘶,刺痛感再度传来影响了他的行动。

    不行,必须赶快解决掉他,否则自己会输的!

    心里有一个声音这样警告着他,不顾疼痛全力加速冲上去,结果迎面撞上了一颗火球。

    “负隅顽抗。”

    说着同样一颗火球击过去,趁着火光让视线不清的时候,他猛地冲过去打算来个突袭,却不期然撞进一团水中。

    飞龙不习水,他本能的恐慌,更令他惊恐的还在后面,水温越来越低,然后开始结冰!

    糟了!

    但是等他想要挣脱的时候,寒意已经浸透在了血管之中,丝毫不能再动作……

    庞大的飞龙,被冻成了冰块悬浮在宇宙中,众人齐齐转头看着那个不过一米多高的小不点,他那透明的氧气罩内部分明已经溅上了四色液体。

    和安博这等存在战斗,不可能不受伤,只是,竟然能以这样仅仅是受伤的结局来结束战斗并且制住飞龙族族长的行动,兽人全都蒙了!

    那些信众们反应过来之后甚至喜极而泣,这情绪的挑起者来自炎虎族族长可可妮。

    “天呐,霍克你看看我们的主神,他……他真的变强了!我们,我们有希望了!呜呜呜~”极有渲染力的哭声瞬间引起数不清的回应。

    人类:“……”这种无数野兽在低嚎的感觉真的很恐怖。

    “臭小子能不能把那些兽人给屏蔽了,你不知道你也有我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城亘寰拍拍操作台,感觉血压都要起来了。

    城畔生无语地摇了摇头,老爷子越来越任性了,“您先忍一会儿,马上就好。”说着来到那些安博领导的兽人更近的地方他,他的对面不远处就是各大种族的族长。

    “安博已经输了,你们还要反抗吗?”顿了顿,他忽的叹了口气,说道: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背叛主神,但是你们现在就算想要背水一战也注定会输,而且那小东西已经变强大了,已经能做到领导你们。”

    “你不会明白的!”

    一条巨大的白底带着浅色斑点的长蛇朝着他攻击过来,要是被他那粗壮的身躯打中,估计内脏都得破裂。

    城畔生躲开来,飞到他面前,“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们。”他紧紧盯着他那白底带着一双黑色竖瞳的眼睛。

    斯内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怒极而笑,“帮?帮主神杀了我们吗?你一个人类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就像是几百年前的那些人类一样,本以为带来的是繁荣和进步,结果呢?

    城畔生看向其他兽人,“你们呢?也和他想的一样?”

    得到的都是愤怒的眼神,如果能这么轻易地相信他、相信银尾,这些人也不会走上入侵碧蓝星的道路。

    “话我放下了,如果你们还要继续反抗,就算是有承诺在先,我也只能杀了你们。”

    银尾心里忽然一抖,怎么回事?这个他一点也不认识的家伙是谁?下一秒,尊势的力量突然出现,席卷了所有不愿认输的兽人。

    “不要!你答应过我的,会救他们!”

    “可是他们不知错,如果让这些兽人逃走,你们兽人会怎么样我管不着,但是人类会遭殃的。”

    听这青年的语气,竟然是想撕毁和兽人主神的约定,这特么是什么操作?所有人都蒙了,就连霍克、斐北翔等人都弄不懂这家伙的意图。

    城畔生说着就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对准那些被尊势弄得痛苦不堪的兽人——先是蓝色的黑洞光芒大盛,倾泻出许多水来将这些兽人淋了个透,紧接着就是白色的光芒出现,寒气刮过,所有不愿投降的兽人纷纷化作栩栩如生的冰雕!

    再无反抗之力,当红黄两色光芒亮起的时候,银尾才恍然大悟地飞奔过去,挡在青年面前,“我不许你伤害他们!”

    “怎么?你要为了这些背叛你的人与我翻脸?”

    “我不想的!但是他们是我的族人。”说着银尾又哭了,“我不想让他们死。”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但只有这个念头最清晰。

    “你太心软了,就这样还想称王?别笑死人了。”城畔生嗤笑着。

    “不是的,他们会得到惩罚,但不应该是被你。”银尾说着眼神越加坚定,和当初初见时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他们是我的子民,是兽人星球的居民,虽然对你们犯下了大错,但请把他们交给我处置!”

    “说得倒是有气势。”青年不屑地看着他,“如果我说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