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兽人的未来
    城畔生虽然已经设想过兽人星球的环境恐怕已经相当凄惨了,到了这里却还是被吓了一跳——四块大陆就像是溃烂的皮肤一般,到处都是‘创伤’!

    他们花了两天的时间去四大陆查看污染状况。

    天空中终年电闪雷鸣、地面电粒子多到肉眼可见的电之路;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的冰之陆;远看如一团火、近看到处都是火山的火之陆以及汪洋一片仅有一些小浮岛的水之路。

    要说共同点大概就是一个字,脏。

    四大陆上生长的植物都有本大陆的属性,结着冰或是带着火的大树各有不同,但是这些植物都被各种污染给弄得了无生气。

    其中随行的斯内克指着一片光秃秃的平原说道:“这里是我们长蛇族以前的领地,原本是一片茂盛的森林。”

    城畔生抓起一把土壤来,让结智分析,小东西扫描后翻了个白眼,“根据他们这里的植物的生长养分来看,这些土壤可以说是死了,根本不能再生长植株。”

    身边的斯内克立刻露出悲哀的神色,大概现在正不断后悔当初的做法。

    如此将四大陆的数据收集完了之后,兽人便开始预备两个人类的住所了。

    唯一能适合城畔生等人类居住的就只有银尾这主神居住的中间岛,四种属性天赋在这里都很平均,不会让他们感觉到难受。

    一座悬浮在四座大陆只见的巨大岛屿:主神岛。

    大概是因为这是主神居住的地方,同时也在四大陆之间,主神岛的繁华不亚于人类的巨城,但是它却很脏,到处都是垃圾和污染。

    才一下地,城畔生和木风扬两人就差点一股味道熏了跟头,既像是发霉的、又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臭味!

    就连路上都结着黄绿黄绿的絮状物,这是工业和食物垃圾混合丢弃产生的东西。

    好在,主神大人的宫殿非常适宜居住,雕梁画栋,以金白两色为主,到处都陈列着闪闪发光的宝物。

    走了一阵之后,结智突然说道:

    “我终于知道安博这些人为什么会讨厌你了,人家住在垃圾堆里,你却在享受。”当然会不平衡。

    才说完就被自家主人拍了一下,“就你话多,不过有几分道理。”

    银尾现在已经知道这种差别待遇是不对的了,被两人说得面色通红,“老大你能不能别说了?”

    城畔生一顿,“你叫我什么?”

    “老大啊。”

    看小孩儿理所当然的模样,城畔生有些无语,你堂堂兽人的主宰叫一个人类老大,周围的兽人都已经要用眼光戳死他了好吗?

    “可千万别这样叫!”城畔生连忙摆手澄清误会,“我当时的约定只是为了计划不受其他兽人的阻挠而已,可没真想要收你做小弟或者入主兽人星球。”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城畔生摸了摸他的头,“你当时答应我的时候不是就知道了吗?我不会有这种心思的。”

    银尾动了动耳朵,觉得有些痒,听他说完后小气包似的鼓起了脸颊。他当然相信这个人不会有想要控制兽人的心思,只是,小孩儿看着城畔生的背影,他是真的很想跟在这个人身边啊……

    在城畔生制定恢复兽人星球环境的对策的时候,银尾也正式作为兽人的王重新登顶,在他的宫殿中接受各种族族长的朝拜,在嘉奖的同时也对有罪的人进行审判。

    安博、斯内克等人无疑首当其冲。

    “我等原为族人承当罪责。”

    安博的转变可以说巨大,虽然他千错万错,他是作为兽人骨子里的性格不会改变,爱护族人是他的天性。同时,眼看未来有了希望,他的怨气似乎也消失不见。

    “不行,你等种族罪孽深重不可就此放过。”银尾以兽形蹲在上位,已经初具气势,说出的话让众族长以为他要杀鸡儆猴,下一秒话锋一转。

    “我现在做出审判,飞龙长蛇等族必须无条件帮助其他种族恢复领地环境,不得有怨言。”顿了顿,“另,族长接受逆天赋的鞭笞之刑,其他人可有怨言。”

    所谓逆天赋,就是接受与自身天赋相克的鞭刑,虽然严厉,但是对安博等人来说已经是大赦。

    霍克想了想,终是站了出来,“王上,关于黑狐族族长极颜之罪属下有话要说。”

    ……

    霍克在主神岛上有住所,下午时分,他驾驶着冰能量石驱动的汽车来到了审判场,现在应该只关押着安博等人。

    走进去就能听到鞭子抽到皮上的声音,最先看到的被锁住的飞龙,安博现在身上布满了交织的鞭痕,他的前方还有一只雪狐族正拿着裹着寒冰的鞭子抽打着。

    他的量刑还有半天。

    来到另一边的房间,找到了房间号推门而入,一只巨大的黑狐正虚弱的趴卧在地上,大概是闻到了熟悉的气味,便睁开眼来,声音里还带着笑意。

    “听说你在量刑的时候给我求了情?”

    “你本就没有参与绑架王上,后面弃暗投明,自当减刑。”说着走过去摸了摸那对尖尖的耳朵,低声道:“结果半天的鞭刑就如此虚弱,看样子你的实力已经不如我了,成婚之后,给我乖乖在下面。”

    极颜双眼骤亮,即使是兽形依然笑到咧出了白森森的牙齿,“如你所愿。”

    至于大婚之后,到底谁上谁下,这倒是有待定夺。

    城畔生手中有人类的先例资料,还有乔·杰克逊留下来的研究方案,整治环境的方案轻易便列了出来。

    “只是,这个实施起来很艰难就是了。”

    霍克将那厚厚的一叠计划双手接过,这就是他们的至宝!

    “有策略总比没有希望好。”好生收藏起来之后,对他们说道:“如果三位不急的话,还请多留两天。”

    “嗯?”

    银尾凑上来,显得很开心,“因为霍克要和极颜成婚了!”

    就和当时的结智一样,两人被雷的不轻,不过还是答应了,也是因此见识了独一无二的兽人的婚礼场景:何止是用暴力来形容。

    婚礼就在主神岛举办,当天几乎所有兽人都插了一脚:要么是为雪狐族保住族长,要么是为黑狐族抢族长。

    那特么天上地下都是各种野兽在打架!

    完了后,新婚的两人来到主神宫殿中接受银尾的见证和祝福,一天的打斗这才算完,然后是晚上新婚夫夫的打斗……

    结果,第二天来送行的只有笑眯眯的极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