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又来个傻的
    对于人类这种生物,兽人的情感是非常复杂的,他们先是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带来了繁荣,然后又留下一堆烂摊子~

    然而对于城畔生这个人类的情感却是毋庸置疑的,他救了主神,甚至还从人类的军团中挽救了那么多兽人,对他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今天来这里送行的兽人似乎太多了一些。

    极颜代表其他族长来送行,身边的可可妮快要把他鄙视了个透,“凶残的家伙哟,以后霍克可怎么办?”

    城畔生和木风扬两个男人听出其中某些含义,一时间冷战袭遍全身,那边战机已经准备好了,两人是一点也不想再看到黑狐族族长那‘幸’福的笑容!

    “城机械师,请稍等!”

    “有事?”

    城畔生转头看过去,只见极颜已经换上了另一个表情,看起来认真而焦急,他似乎正在纠结,最后终是咬牙说道:

    “虽然霍克嘱咐过我不要多问,但是这事关兽人本身,所以我不得不在意。”只见他上前一步,“还请告诉我等主神的人形为何能使用天赋的原因!”

    当初莱斯·雷提斯塔为兽人们实施了基因工程改革之后,他们还没有从能更好的适应文明的喜悦中走出来就迎来了一个重大的问题:

    接受了基因改革的兽人后代依然能变成人形,但是他们却不能使用天赋,战斗的时候只能化成兽形,因为人形混合了人类的基因不能调动体内的无机物!

    这是兽人的致命缺陷,这也是为什么像是宇宙军事基地如此耗资的工程会建造的如此巨大的原因,在危险的外太空他们不能轻易将自己置身于不能变成兽形的狭小空间内。

    这一点,早在遇到银尾的时候城畔生就发现了,他有些诧异,看了眼一言不发的银尾,说道:

    “这个啊,我已经把改善的方法告诉了银尾。”

    其他兽人纷纷喜上眉梢,制约他们的最后一道枷锁已经拿到钥匙了!

    “主人,快走了!”

    那边结智和木风扬已经坐上了战机,就等他一个,城畔生示意他们再等等,转过头来拍了拍银尾的脑袋,笑道:

    “你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不过还要继续加油。”

    他一转身,银尾的眼泪就开始啪啪掉下来,眼看那架双人型的极光号升空而去眨眼就消失不见,他突然哇哇哭了出来。

    身后一众兽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年幼的王。

    这是一只黑色的爪子突然戳了戳他,银尾呆呆的回过头去,只见一只巨大的黑色狐狸趴在他面前,用兽语说道:

    “霍克说如果你哭了的话,就这样告诉你……”

    这边,城畔生等人已经快要穿过兽人的大气层,木风扬坐在后排的副驾座上,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感慨道:

    “宇宙是何其神奇,才能创造出两个大气环境如此相似的星球。”随后突然低着头笑了,“当时我们捡到那小东西的时候也是在这种地方,回去后,恐怕要被柚子念叨死。”

    “就是哦,柚子都没有看到银尾变强的样子,甚至都没有跟他告别呢”

    实际上最先与那红色的小毛球结缘的应该是柚子,如果不是柚子头脑发热冲进那种雷暴层中,银尾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堆白骨。

    说着说着,结智就开始郁闷,噘着嘴好像谁欠他似的,木风扬也一直垂着头看起来有些低沉,虽然分别的时候两人看起来很洒脱,但相处了这么久,说没有感情是骗人的。

    摇光星域这一边没有在人类的开发计划中,茫茫宇宙中,以后相遇的机会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城畔生想要安慰两句,却不知道说什么,实际上,他现在的心情也不怎么好。算了,这种分别是在所难免的,双方的追求不同,在未来说不定……嗯?

    木风扬和结智后知后觉地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战机停了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仔细看,城畔生的表情也有些奇怪,过了一阵后,只见他勾起了嘴角,将手腕上的光脑打开了:

    “老大,之之,风扬你们等等我!吱吱吱”

    渐渐地,木风扬也感应到了熟悉的家伙在靠近,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不多时,他们的舱门上就多了一只红色的小毛球,不断地拿爪子挠门,想要进来。

    城畔生打开舱门,放他进来后说道:“不准变成人形,装不下了。”

    带着迷你版氧气装置和喷射装置的银尾乖乖点了点头,兴奋地甩动着尾巴,“我还以为要追到碧蓝星才能追上你们呢”

    结智抓过他,不断地揉搓着毛毛,高兴得蹭来蹭去,“你怎么来了?难道不想当兽人星球的王了?还是觉得我们这边更好?”

    银尾拿爪子推开他,下一秒又被木风扬拎了过去,“难道是我们这靠山一走,你就被湿润赶出来了?”

    两人一起作弄他,哪里还有刚才那低沉的样子。

    “不是啦”

    银尾连忙挣脱,跑到城畔生的肩上蹲着,一边梳理皮毛一边说道:

    “是霍克他们商量之后叫我来的。”

    “霍克他们商量好了,如果我想跟你们一起走的话就不要担心兽人这边的事情,他们会一起管理好的,说我回去之后一定会是一个全新的兽人星球,还让我加油哦。”

    想起之前极颜跟他说的话,银尾高兴得直转圈,“如果您哭了的话,这是我们所有兽人最不想看到的后果,请您坚持自己的追求,我等在故土等您归来。”

    仿佛是商量好的一般,前来送行的兽人们纷纷单膝跪下,伸出左手手心朝上放在额头之上,而右手则是放在心口上。

    这是为了主神改变身份而随之改变的献礼:意味着他们现在不仅是要接受王的领导,同时也将为王献出生命!

    看着这个兴奋的小毛球,三人心中同时冒出一个想法来:这就是团宠,吧?

    但是下一秒,结智就拿出了正宫的气势来,说道:

    “主人这边的团宠绝对是我,你只能是我的小弟!”

    “哼,我才不要当你的小弟,我要当老大的小弟。”说着伸出爪子抱着城畔生蹭了蹭,“虽然不能当徒弟,但是当个小弟也能学习很多东西呢”

    城畔生顿了顿,突然认真地问道:“银尾,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境地。”即使这样还要跟着他吗?

    “知道啊,可是我不会退缩的。”小东西挺起胸膛来,“而且,我一定会帮老大的!”

    “又是一个傻的。”木风扬如此评论,就跟他们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