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军功无效
    城家书房,爷孙三代各据一方,气氛有些沉重。

    “你的军功被抹去了,打算怎么办?”城老爷子看着孙子,神色有些气恼,显然,对此他曾和康潘斯等人好好较量过一番,但是却并没有取得好的结果。

    城畔生摇了摇头,冷笑道:“那几个老家伙唯一长处大概就只有把持商业这一块。”

    保守党一方,几乎全都是政商界,其中某几个还是联盟十强企业的掌权人,尤其是在传媒这一块,甚至还能操纵官媒。

    大战结束后,少不得要论功行赏、封衔进爵,针对众将士在战场上的表现,官方会列出一张军功榜,向全联盟的公民展示军部众人的表现。

    按理,城畔生的军功是有目共睹的,就算不能超过几位上将和元帅,但绝不应该比他们低,但是在公布的榜单上,他却排在倒数几页。

    这,明显是有意而为之。

    不过,在看到军功榜的同时,他也认真地看了看数据更多的烈士榜,某些熟悉的名字让他更加黯然。

    “我在和你说话,神游什么?”

    城浩霖看了眼心不在焉的青年,一副严厉的模样。

    城畔生拍了拍膝盖,盘腿坐在沙发上,“要说什么?”

    “军功之事。”

    “如果是这事儿就算了吧。”他笑了一下,有几分风轻云淡的意思,“我又不在乎。”

    中年男人顿时噎住,不知道第几次黑脸,城亘寰也不能在边上干看着了,只得坐到青年对面的沙发上,说道:

    “我们知道你不在乎,关键是这之后的事,关于你和首脑会的约定。”

    “我知道啊。”青年看起来似乎要睡着的模样,耷拉着眼皮,“我帮他们解决外太空之事,他们就放我自由,看样子那些家伙要食言了。”

    现在摆在全世界人类面前的事实就是:他城畔生功绩平平,到时候再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出手了。

    “还有之前在外太空的约定。”城老爷子这样说道,“反正也没有人知道那个什么破约定,就咬住莱美星人的约定不就好了。”

    城畔生明白爷爷的意思,当初下套让首脑会在全世界人面前承认的约定,但是不行。

    “那本就是个短暂的时限。”说着心里却涌起了一股愧疚的情绪,他何其不孝,到头来还让爷爷为他焦头烂额。

    说到底,那些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城亘寰拄着手杖沉沉的叹了口气,“到时候了吗?”

    “差不多了吧。”青年打了个哈欠,“按照当初龙说的,这个联盟差不多要到腐烂的时候了,就看能不能新生了。”

    命运自有天定,但人为不可不尽。

    爷孙三人说了半天,最后也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结果,不过,倒是让城亘寰父子俩稍稍松了口气,至少,某人看起来还算淡定。

    随后,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孙砸,我有点好奇,你在古树谷的时候,那个龙都有什么遗言?”

    才说完,就见青年蓦地僵了一下,然后别开视线,“您好奇这个做什么,赶快准备去旅游的事情吧。”

    有鬼!

    城亘寰和城浩霖两人对视一眼后同时有了这个念头,他们太熟悉这小子了,就没见过他有对什么事情这么明显的逃避。

    但是两人却没有在继续追问,翅膀已经长成幼鸟已经不需要他们的庇护,现在这个家能给他的只有归属的意义。

    城畔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在兽人星球那边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先睡个午觉,吃饭了叫我。”

    然后慢悠悠地回到房间内,泄气似的倒在床上,翻滚,摊开,一声叹息终是出了口,这是家中,老头子和老爷子都在,索性收起精神力放松下来。

    在古树谷听到的事情,他不敢想,不敢说,更是不敢再做……

    这种时候,如果能有一双美人膝枕一枕是不是就能平静一些?

    “你在想什么?”

    迷糊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娇笑嫣然的容颜。

    沙霏雪的笑容一如既往地纯净,颊边轻轻飘动的发丝撩人心肝,映着下午的阳光就像是所有男人梦想中的青梅恋人。

    城畔生一动不动,确定不是幻觉,笑道:“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

    “呵呵,我想看看城机械师的房间是什么样的?”

    女孩儿保持着单腿跪在床上俯视的姿势,相差不过一尺的距离,呼吸可闻,目之所及是细白的面庞和纤长的颈项,再往下……

    青年眨了眨眼睛,倏地来到一边的书桌旁坐下,“失望吗?”

    沙霏雪僵了一下,脸庞微红,脸上更多的是失望,“有一点啦。”

    也不知说的是房间还是其他。

    “我这里有点乱没地方坐,你去客厅等我。”

    说完后,似乎全然没有没有看到女孩儿悲伤的神色径自去了洗手间,如果说时间回到六年前,这种场景是否会有不同的结果,城畔生也不知道。

    然而,如今已经有一个心仪女人正在等他,他的床,也只有那个女人的位置。

    沙霏雪在客厅中大概等了十分钟那个人才下来,浑身冒着冷气,城母刚好要出门,见此便问道:

    “怎么洗冷水澡?”

    “脑袋有点蒙,清醒一下。”青年笑着说道,看了看母亲手中的购物袋,眼前一亮,“妈,晚上多做点红烧肉。”

    “就你眼睛尖。”看着沙发上女孩儿便温柔的笑道:“雪丫头要吃什么?”

    “香菇炒菜心,谢谢阿姨~”

    晴惟云点了点头,拍了拍身旁地锦的小脑袋,“乖,霏雪姐姐难得有时间来玩儿,你也陪陪她。”

    “嗯,妈,外面有点热,您记得带遮阳伞哦~”

    都说女儿是小棉袄,城家的小丫头更加贴心,城母欣慰得不行,开心的出了门。

    有了随意插嘴的小女孩儿在,气氛总算没有尴尬,城畔生倒是坦然,只是,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心思要纤细一些。

    “这么快就回了学校?”

    “快毕业了嘛,好多事情要做。”沙霏雪捧着一杯果汁,看着他,“对了,你什么时候去玄城?”

    “暂时不确定,看情况吧。”

    他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但是沙霏雪却有些踌躇,眼前这人现在的处境已经不是秘密,但是她人微力轻,什么也不能做,想了又想咬着嘴唇说道:

    “如果,有……有什么麻烦一定要告诉我!”她的双眼里都是执着,“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哪怕是……”这条性命。

    铿,城畔生轻轻将手中的杯子放在玻璃桌面上发出清响,看着女孩儿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我都知道的,傻丫头。”

    知道是知道,但是另一方面,这份感情只能珍惜却不能利用。

    地锦再是单纯,也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角落。

    别等我写香艳场景,因为小非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