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极限逃亡(四)
    自从被慢慢卷进时代的狂风暴雨以来,城畔生遇到过无数的对手,也曾经受过无数的伤,他都挺过来了。

    然而,现在面对着歌灼月,他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把握。

    世界上最强的人,果然不是说说而已,但就算如此,该了断的,该挣脱的,都要在今天结束!

    “我从来就只有一个目标。”城畔生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容不得任何人阻挠,包括你。”

    他慢慢将嘴角的血迹擦掉,脸上的决绝令人动容。

    说话的时候,精神力波动越来越强烈……空未决突然眨了眨眼睛,是他的错觉吗?为什么那家伙的周围的颜色变了?

    “月,夕阳的颜色变了。”

    “不是夕阳,乖,你在此处不要过来。”空之月眨眼来到了那两人的战圈内。

    他的意图是想帮忙守护,却没预料到城畔生却惊醒过来,节节拔高的精神力波动戛然而止。此时,周围那些仿佛陷入惊涛骇浪中的人方才平静下来。

    随之惊叫出声,刚刚这青年竟然出现了要突破的迹象!

    此刻就算是神经再大条也知道城畔生的精神力有多不正常,就没听说过有才成年不久的家伙要进军六千级的,如此来看,城畔生的精神力天赋竟然比当代元帅还要变态!

    远在玄城的囚天遗憾的皱起眉头,就差一点,不过,疑惑渐渐取代了无法突破的痛苦,为何要强行停止?

    就连歌灼月都有些不解。

    “为何不突破?”

    城畔生想到刚才的场景不禁一阵后怕,但他不能表现出分毫,便冷笑道:

    “因为不需要。”

    大概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般,另一边三大上将已然全被解决!

    朱雀将身上见血、已经昏迷的方卓随手一丢,猛力朝着这边冲过来。

    扑了空。

    歌灼月来到更高的地方,披风银发猎猎飞舞,俯视他仿若神祇。

    “最后一次机会,可愿束手就擒?”

    城畔生只有一个回答。

    “想都别想。”

    不知为何,空之月见此担忧更甚,这青年,似乎有所顾虑,不管怎么看他都像是在朝着危险的边缘走去……正在想的时候,对上了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出他眼中的情绪便笑道:

    “难为你还记得你我之间的友谊打算留我两分情面,不过你应是知晓,无论如何我也要留住种子。”

    “就为了那个人?”

    歌灼月还是不太明白,明明是高瞻远瞩的人为何会为了别人以身犯险。

    不远处的空未决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正准备冲过去却被空之月一个眼神制住,暴躁地不再动作。

    满意于他的听话,空之月看向那银发青年,说道:

    “你我名字虽有相似,性子却是不同。”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出现了兴味的神色,“或许你以后会明白罢。”

    言下之意就是要站在对立面助城畔生等人一臂之力。

    堂堂大半个军部的战力出动,最后能真正站在顶端对决的竟然只剩下歌灼月一个。

    城畔生、结智、朱雀以及空之月,浑身雪白的歌灼月似乎太过势单力薄,至少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见他处于这种被围攻的状态,因为以前不管是谁看到他都得逃。

    然而,真正处于这个战圈之中城畔生等人的心却逐渐下沉,即使是这样联合起来,他们的气势依然处于劣势!

    “城机械师可知道六千级的等级天赋?”空之月突然问道。

    围观的众人眼前一亮,这特么可是惊天大秘密,就连逆转时代的英雄们都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换在以前这是只有歌灼月才知道的事情。

    “是空间囚笼吧。”城畔生平静地说了出来。

    所谓空间囚笼,就是以发动者为中心,削弱对手的精神力防御,增强自身的精神力操纵领域以及尊势,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有多少五千级在歌灼月面前都只有逃跑的份儿的原因。

    本就是等级压制了,如果再加上等级天赋的加持,可谓无敌。

    “那你可知道空间囚笼可不止能增强发动者的力量。”

    空之月说着瞬间打开了精神力领域,将这片天地笼罩进去,随着精神力的扩散,城畔生等人确实感觉到一股温和的力量缠上身体,感觉大脑和身体都变得轻盈而充满力量!

    本来有些疲惫的柚子顿时精神一振,朱雀的动作重新回到巅峰,挥舞着大刀砍向歌灼月。

    城畔生也顿时动作,瞄准他躲开朱雀的路径狠狠出拳,青年一偏头,拳头便擦着冰凉的银发飞了过去。

    这时,空之月准备的攻击也飞了过来,一滴滴以水凝成的尖钉,密密麻麻的激射过来,歌灼月直接轻轻动了动手指,面前便出现了一片空气压缩而成的珠子,迎面而上。

    顿时响起了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这个空档,歌灼月已经飞到了朱雀的身上站着,一动不动的俯视着城畔生说道: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便留不得。”

    “哼,用不着你决定。”

    这样说着,城畔生警惕地看着他,下一秒近三十米长的红色大刀砍向了他。

    突如其来的变故便所有人都顿住了,结智眼疾手快将他抓住飞走,避免了主人被砍的悲剧。

    “朱雀!你在干什么?!”小孩儿尖叫起来。

    “我不知道,是操纵者下的指令。”

    朱雀似乎也有些后怕,他竟然砍了自己的主人!

    “什么?柚子,柚子怎么回事?”

    结智连忙朱雀的驾驶舱,但是却得不到回应,殊不知,现在里面已经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仿佛失去了灵魂。

    怎么回事?

    看着再度攻击他们的朱雀,空之月也无法再保持冷静。

    这时候,城畔生传来了声音,“快收回空间囚笼!”

    他不敢耽误立刻动作,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们感觉到了异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另一个精神力领域笼罩了他们。

    “原来如此,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在你的精神力领域中了。”

    看着站在朱雀肩上的银发青年,城畔生握紧了拳头,为什么连他都没有发现?心中不好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

    “七千级等级天赋绝对控制,领悟它费了些时间。”

    歌灼月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平静,但是所有人都瞬间感到一股凉意捏紧了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