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极限逃亡(八)
    “主……人……主人,你快醒醒!”

    在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的世界中,有清脆的童音在不断地呼唤着他,城畔生蓦地反应过来,啊,是结智。

    但是睁开眼来的一瞬间,城畔生忽然觉得自己宁愿就此被毁灭!

    “结智?”

    小孩儿身穿着和主人同款的衬衫,脚上踩着小皮鞋,粉嫩的小脸笑盈盈的极为可爱,只是,他的胸前却贯穿了一柄以水凝成的长剑!

    “主人,我的中枢和电源系统好像被毁掉了。”小孩儿仍旧笑着。

    “怎……怎么会?明明……”

    明明结智的身体硬度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摧毁的。

    才说完,就见歌灼月冷不丁将长剑横着一划,在结智的身躯上顿时留下一道十厘米的断痕,那断痕中裸露出来的各种神经线和电源线像是被收割后的草坪,整整齐齐而触目惊心。

    蓝色的电流开始滋滋作响,冒出了黑烟。

    海水散去,那‘长剑’露出真身来:只见一根尺长、两指宽的晶石利刃闪动着流光,赫然是汉尼斯初代混合着三代制成的武器!

    “果然能行。”

    是雷克多!

    城畔生霎时反应过来,除了他没有人能合成穿破结智的外壳的材料。

    “主……人……”

    此时结智的双眼亮着不正常的红光,不断地有数字代码在流动,语言系统几近崩溃,随着中枢以及电源系统被毁,其它系统也跟着出现了问题。

    城畔生愣愣地任由他扑到怀里,这是结智最喜欢的姿势,只是这一次,他多了一个小动作,将自己的手放在主人的脸上。

    “感觉……不到了。”小东西的双眼红光渐暗。

    “乖,那是因为你的感温系统坏了,我会给你修复的。”城畔生抱着他低声说道。

    “……看不见了。”

    “镜头坏了而已。”

    青年继续抚摸着小孩。

    “我也……快记不得柚子、风扬还有、还有……谁的长相了……不过,我还记得主人……嗯,主人是谁……”

    结智的一切记忆都来自程序和数据的积累,这些由数据堆积的记忆不会像人类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但是它们却可以被删除。

    就像是被格式化的光脑,最后什么也不剩下。

    城畔生沉默了。

    小东西的双眼已经完全暗淡下来,软软的靠在他的肩上,此时此时,结智已与玩偶无异,不,这已经不是结智了。

    ‘结智’已经随着因被破坏而损毁流逝的数据消失了……结智,消失了!

    此时,正在使用结智系统光脑的众人突然呆住,联结光脑和系统的中端中枢不见失去了信号!

    “完了。”

    赤城尚且是上午艳阳天,此刻却暮霭沉沉,修·凡塔斯紧紧抱着昏迷的蕾比顿感世界末日即将降临,果不其然,下一秒,他的眼前完全黑暗,尖锐的疼痛袭遍大脑!

    “结智?”

    城畔生赤红着眼睛轻轻晃动了一下手臂,但是除了冰凉的触感毫无回应。

    为什么?先是同伴和爱人,现在就连结智都离他而去,这是为什么?心,开始越来越沉,最后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呢?”

    “为什么?非要这样逼我?”

    他的状态明显不对,歌灼月此刻已经完全看不见他,只能凭借精神力来感应,锁定方位之后将那汉尼斯初代制成的利刃再度裹上海水,然后刺去。

    这一次没有人能再为他挡刀,必须将之毁灭,否则毁灭的就将是碧蓝星。

    叮!

    他的长剑受到了阻碍,被看不见的东西阻挡在目标一米外。

    歌灼月随即旋身挥砍下去,依然发出了金属碰撞一般的声音,他开始不解,“为何?”能挡住他的攻击。

    “呵。”只听到沙哑着仿佛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的声音,“想要保护那些所谓的秩序和谐?我今天就摧毁给你看……让你们这些人也体会一下我的痛苦!”

    下一刻,在腥咸的海风中,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斐北翔在黑暗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微微后退了两步,突然手上触到了黏腻而温热的东西,滑滑的仿若烂泥,腥臭难闻。

    当反映过来这是什么后,只觉一阵恶心!

    歌灼月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棘手的问题:杀又杀不了,阻也阻止不了,以他的眼光来看很难理解这种自伤一千损敌八百的做法。

    “你还是不懂吗?”

    空无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沉重的叹息,“帝王领域强悍的不只是精神力,他的意志是连你也无法超越的。”

    说话间,城畔生的精神力已经逼近七千,就像是老人说的,虽然等级要高得多,但是歌灼月完全无法阻止,虽然他也不会受到严重的损伤就是。

    军部带来的精英在不断地陨落,腥气早已浓重到令人作呕,更远处还不知道有多少在受罪的的人。

    此情此景,歌灼月不仅开始自问:难道真的做错了吗?

    现在要怎么阻止?

    冰蓝色的双眼开始出现疑惑。

    “城畔生!”

    一道厚重的大吼声由远及近,是城浩霖。

    “看你干了什么混账事?!”

    中年男人毫不费力地靠近了青年,却也只能堪堪停留在一米开外,“你要我夫妻二人还有你爷爷一起死吗?”

    只这一句话,城畔生便恢复了一丝清明,此时他早已非人样,狰狞扭曲,“可是……不在了。”

    不管是柚子还是空青,就连结智都不在了,当初说好要一起朝着梦想前进,结果现在茫茫四顾就只剩下他一个。

    这样就算得到了自由又能怎么样?

    这是他亲儿子!

    城浩霖忍不住双眼微红,“他们都没事,之之的话你不是能修复?”

    青年的死寂的双眼中微微出现了光亮,“在哪里?”

    “银城最东南海边的一个小村子。”

    黑色的雾气猛然旋转,在城浩霖说的地方猛然下沉了一些,熟悉的几道精神力波动传了过来!

    原来他们落到那里。

    “受伤了。”城畔生惯性地想要为他们治疗,却发现精神力现在只剩下杀戮的功能。

    空无见此惋惜的叹了口气,为时已晚……下一秒,他却瞪大了眼睛。

    (本章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