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极限逃亡(九)
    当蓝色的光幕再度覆盖住碧蓝星的时候,所有人都蒙了。

    “怎么会?不是说暴走之后没办法停止吗?”

    空之月愣愣地搂着空未决,突然,那些蓝色的光涌入了他们体内,最开始是的温暖和惬意回来了,这一次还多了一股温和的气息,刚才受到的损伤慢慢痊愈。

    空未决那已经杂乱无章的精神力也开始逐渐有序的回归,脸色好转。

    与此同时,其他各地昏迷的人们也逐一转醒,方才受到的苦难,此时受到的恩泽,如此对比鲜明。

    死寂的世界在这蓝色的光幕的照耀下开始复苏,大海中翻着肚皮的鱼重新自由地游着,林间落在地上的鸟兽重新焕发生机,就连开始枯萎的树木也变为新绿。

    但这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结局,斐北翔等人看着身旁一地白红相间的脑浆,顿时作呕,军部的损失太过巨大!

    万里外,被记挂着的三人格外受到了眷顾,蓝色的精神力环绕着他们飞舞着,华丽而悲鸣,伤口顷刻间便好了个彻底。

    守在朱雀边的空青抬起了手,触碰这片熟悉的精神力,两行清泪突然留了下来,“我要去他身边。”

    “一起吧。”

    木风扬一向不喜欢表露自己对某人的想法,但此刻说话时却是抖动着嘴唇,眼眶泛红。

    柚子哭得撕心裂肺,擦了擦眼泪便点了点头,这片精神力中,传来了那个人的呼唤。

    圣炎岛外海上空,空无亦是被这瞬间恢复蓝色的精神力而震撼,良久,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龙啊,他与你终究是不同的。

    他的神色太过激动,以至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空之月便问道:

    “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龙的意志是重写世界秩序,本身就包含了杀戮的意义,但是他不一样。”老人用干枯的手指着城畔生,面带赞叹:

    “向往蓝天的意志中,包含的却是守护与爱怜,因为想要守护的对象死去而成魔,也可以因为拯救想要守护的对象而回归。”

    杀戮非本愿,带有意志的精神力亦是如此。

    空之月瞬间明悟,抱紧了怀里的青年。

    “月,你以后会不会变成城畔生那个样子?”

    “我非帝王领域,自是不会,只是,虽不会如此极端恐怕也在所难免。”

    他话锋一转,空未决眼睛时掩藏不住笑意,随后看向某个银发飞舞的青年撇了撇嘴,“我看某个冰山依然不能理解吧?”

    “或许吧。”空之月说着将还有些虚弱的青年放在悬浮板上。

    两人说话间,天空中的蓝色精神力领域正逐渐消退,这是因为城畔生已经恢复过来,突破六千级自然而然进行到后半段收敛精神力的阶段。

    “你去哪里?”

    看着拽住他袖子的青年,空之月笑了一下,“乖,我须得再助他一程。”伤势已无大碍,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何况,看现在已经经历过方才帝王领域的意志磨砺的空未决,分明已经摆脱了精神力失控的危险,光是这份大恩情就值得他全力回报。

    “呵呵,执刑长老可能让我同行?”

    不远处,囚天二人正飞奔而来,朗声说道。

    “囚天首领为何要帮他?”空之月才问完就愣住了,眼前这男人赫然已经突破六千级,实力大增。

    “种子存活,受益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

    “说得也是。”

    两人同时来到城畔生身边,此时青年已经完全将精神力收敛,露出了满天繁星,海天相接之处,一轮硕大的圆月露了出来,仿佛还沾染着蓝色一般优雅神秘。

    这星月同在的天空明亮而澄澈,晚风习习更是惬意,只是,对峙的双方完全没有被这散漫的夜色所感染,紧张到难以呼吸。

    此刻正面对上歌灼月,他们才发现,七千级光是气势就能压死他们,更别说还有尊势。

    “你们来干什么?”

    城畔生似乎才从沉睡中醒来,此时的他才是众人熟悉的人:淡然而不羁。

    另外两人对视一眼,囚天认真地说道:“你我好歹相交,又助我突破,自当出手。”

    “亦然。”空之月简单两个字就回答了。

    但是青年的回答却让两人瞬间错愕,只见他摆了摆手笑道:“不用了。”

    “与歌灼月之间的恩恩怨怨我要自己了结个干净。”

    此时再对上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他的心中再无惧意,有的只是一股即将解脱的轻松和些微的惆怅,是的,连恨意都生不起来。

    在过去,这个人帮了他很多,同样也是他最大的敌人,只是,再度审视这个男人,他似乎已经不再高高在上,反而是那么的空洞和悲哀。

    “不要再留手了。”

    城畔生只说了一句,将毫无反应的结智放到一边。

    两人同时消失在原地。

    这是一场旷世大战,但能欣赏到的却没有几个人,至少连斐北翔等人都只是隐隐能看清。

    以免伤及旁人,两人默契地没有使用尊势,歌灼月眨眼来到城畔生身后轰出一拳。

    他的腰身微微后弯,然后用力一弹,裹着精神力的拳头带着呜呜的风劲。

    旁人看得头皮发麻,城畔生却是神色不变,虽然知道不敌但还是悍力迎击,险险错开的瞬间脸上被风劲擦出一条血痕,他不甘示弱回击。

    歌灼月连忙防御竟是被那力道击得倒退了两步。

    短暂的交锋,看起来是城畔生以血的代价换得了对方的退步,但眨眼的时间,他脸上的伤口便消失不见,只留下点渗出的血珠。

    跨入六千级,帝王领域于他而言几乎已经完全掌握,治疗天赋如此,牵引天赋更是。

    看着再度攻过来的青年,歌灼月第一时间准备反击,就在这时,他大脑中的精神力突然颤动着失去了控制,虽然立刻稳定下来,但是这一分毫的时间城畔生已经近身。

    ‘砰’

    斐北翔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元帅再度落往海面,这一次,他的披风的一角被打湿了!

    歌灼月将那湿哒哒的披风操纵着放到眼前,轻轻动了下眉头,将海水完全剔除后看向城畔生说道:

    “这便是你的底气?”

    城畔生毫不在意的笑道:“就像龙说的,虽然帝王领域在以后会是灾难,但是现在绝对是幸运。”

    正因为是帝王领域,所以他才能和这个人对战。

    (本章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