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惊世之战
    没有人会预料到,城畔生竟然能将歌灼月逼到这个地步!

    那个有着罕见的银色长发的男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不动如山,从来都是以绝对的高度俯视着众人。

    虽然只是不小心沾上了海水,但,这就跟明月坠落是一样的惊悚!

    “既然如此。”

    他说着将那根刺穿结智的利刃再度拿了出来,以其为尖端裹以压缩过的空气,一柄长近一米三、两指宽的长剑便成型了。

    左手一翻,另一柄白色半透明的长剑亦是化作光弧飞了过来,在月光下闪耀着毫不逊色的清冷流光,犹如寒冰。

    饶是城畔生看到那把剑也不由得眼角直跳,这长剑,毫无接缝,毫无冶炼的痕迹,竟然是从整块汉尼斯初代中挖出来的!

    作为还未卸任的ind-zap首领,歌灼月第一次展示他的剑术,以七千级的精神力,还是双手刃!

    只见他将双剑交叉在面前,用力划着展开,一道十字形的气刃便成型了:明明是在千米高空,脚下的海面却因此扬起了雪白的浪花,清晰可见的两条‘v’形深沟蔓延开来。

    这还只是开始,歌灼月看似并不算快的滑动着长剑,却飞出了无数的气刃四面八方之姿飞向对手,海面也仿佛是受到了鞭刑一般错落的分布着无数的‘刀痕’。

    城畔生还没有动作,其他人慌了,在他们元帅手中,剑术竟然变成了连发型极光炮一般的攻击。

    “快撤!”斐北翔立刻吩咐道,眼看伤员较多,直接用精神力带着往圣炎岛上撤去。

    着陆的一瞬间,他们放在停留的位置已经被无数的气刃波及,就连那团团云彩都被切割得无影无踪,夜幕更亮了。

    流凰打了个哈欠,朝斐北翔等人招了招手,“我这里有治疗仪,你们用不用?”

    “流凰大师,你们这个假休得有些长啊。”方卓语气不善,就是这些人联合城畔生制造出了机甲朱雀,害得他损失那么多亲率军。

    流凰瞟了眼他恨得快要变形的脸,真丑,“抱歉,我忘了,这里没有治疗仪。”敢跟他呛声?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你!”

    方卓被他的态度气得不行,正要说什么却被斐北翔和司景历两人同时拦住,后者直接睨了他一眼,幽幽的说道:

    “方上将,还请冷静。”他们可还有这么多下属流着血呢。

    斐北翔嗤笑了一声,这可是他的驻地,轮不到这货来喧宾夺主,随后朗声道:“圣炎岛驻军负责人,立刻来报到。”

    莫晚立刻上前来敬了个礼,说道:“报告上将,芬妮上校目前正在休产假,目前圣炎岛诸事全权由属下负责。”

    “可还有治疗仪?”

    莫晚不复以往的苍白病容,小麦肤色也少了些文弱气,只是他细腻的观察力和心思却更甚,看着自家上司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福至心灵。

    “所有的治疗仪都是由机械初始之地提供,因此须得问流凰大师。”

    聪明,斐北翔眼前一亮,这绝对是个人才啊,不管方卓已经黑成锅底的脸色,他很快就和流凰‘商量’好了治疗的事宜。

    在岛上居民们的帮助下,受伤的人员很快就得到了治疗,除了某一部分。

    斐北翔和城浩霖三人对视一眼,不再管正在压着脾气说好话的方上将,再度回到了天空,这场大战,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缺席。

    实际上从着陆到回来他们只花了不要五分钟的时间,但是面前这战场仿佛已经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变迁——

    夜间的大海本就多云雾,高空的云层被震出一个通透的大洞,方圆百里内,这片星空毫无遮挡清晰到仿佛要落下;

    脚下的大海更是出现了一个直径近一公里的大坑,还没来得及复原,这股冲击力造成的波浪很快就波及到了圣炎岛,大浪汹涌澎湃砸在了岩壁上溅起百米高。

    歌灼月再度砍出气刃,紧随其后。

    城畔生屏气凝神不断地躲避,侧身的一瞬间,一柄莹白透明的长剑拦腰而来,他立刻以随身的小切割刀向阻,借着那短短一瞬的停顿转身逃离。

    歌灼月直接旋身,右手一横一竖两下划过,每一下都制造出近十道风刃直追青年后背!

    “糟了!”空未决看得心惊肉跳,这对决太恐怖了!

    “别急。”空之月安抚的拍了拍他。

    眼看要被击中的瞬间,城畔生的背后突然冒出了无数手臂粗的深蓝色‘链子’,宛如飞舞的长蛇将那些气刃弹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赶上了。”

    青年蓦地转过身来笑道,双臂展开,十指抖动,下一秒他脚下的海面传来簌簌的出水声,由海水凝成的链子疯长一般将它环绕。

    随着精神力的催动,这些数千米长,仿佛是脚下这大海的长发一般全部飞向歌灼月,看着宛如固态反射着月光的链子,旁边的人几乎都已经能感觉到那坚硬的力道。

    这浩大的声势,破空时带着气流急速运动,歌灼月长发飞舞衣袂飘飘,竟然说出了这两个字:

    “有趣。”

    冰蓝色的双眼蓦地出现精光,仿佛是陡然破冰的寒潭变得盈盈动人,他再度两柄长剑交叉在眼前,精神力开始运作。

    不远处的空之月等人突然觉得呼吸困难,神色大骇间,歌灼月身周已经成了剑的海洋,无数由空气凝成的长剑直指目标!

    流刃!

    “不……不是吧。”斐北翔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看向城浩霖,“会出事的。”

    后者看向他,“你能阻止?”

    两人同时看向空无,老人无奈一笑,“恕老夫无能为力。”

    此时气刃和无数链子瞬间交锋,链子一头接水,仿若无穷,刀刃坚硬无比,切得干脆利落。

    叮——

    随着这尖锐的声音响起,众人还来不及捂住快要被震聋的耳朵,瞬间就被卷入那因激烈对撞而爆发开的空气和水中。

    嗤嗤——

    衣服被划破,仅仅是这些爆炸开的冲击力都足以划破他们的精神力防御!

    这些细细密密的水滴和空气碎片飞开,将海面弄得支离破碎,有些珊瑚礁直接就被切得不见了踪影,而某些浅水鱼类亦是难逃一死。

    空无皱了皱眉,连忙用精神力将几个后辈保护起来,圣炎岛上,流凰有先见之明打开了圣炎防护系统才险险躲过被切成碎片的悲剧。

    “我说,你徒弟玩儿的疯就算了,怎么歌灼月也来兴致了?”老炮儿看着被击得叮叮当当的防护罩,心有余悸。

    “反正我们不会受伤。”流凰毫不在意。

    “可是这片生态会被毁了的,你让圣炎岛的人以后怎么活?”

    流凰顿时沉默,然后认真地问道:“谁去阻止?”

    所有人:“……”

    (本章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