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都结束了
    人们常说,当精神力强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足以毁天灭地,只是几乎都把这种说法当成是传说或者是信仰。

    然而现在城浩霖等人面前正在上演这传说的一幕,只是他们现在不是感到震撼,而是无限的忧虑。

    触目是蓝色飞舞的链子与被压缩成白色的空气刀剑碰撞,然后相互损毁,四溅开来,大海、天空、生物……甚至更远处,整个生态都在瑟瑟发抖!

    那两人现在完全陷入了酣战之中,什么都顾不上。

    得想办法阻止!

    然而所有人都只能面面相觑,光是被波及都只能自爆的份儿,哪里还有余力去插手?

    空无更是忧虑,感叹自己的无能为力,突然,他精神力一动,只见远远一个红色的光球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可以让我去那边吗?”

    空之月定定的看着这女孩儿,她以红色的光罩护身,笑靥如花却盛满了哀伤,纯如明月宛如精灵,一举一动间,朴素而精致的手环便发出叮当的响声。

    “月,你在看什么?”空未决扯了扯他的黑发,竟然盯着那个姑娘看?

    “有好戏看了。”他突然神秘一笑,“长老,劳烦您送她过去吧。”

    “这……”如此危险,空无叹了口气,终是选择相信他,便对这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轻声说道:“孩子,老夫会全力保护你,不必害怕。”

    女孩儿笑着点了点头,与此同时,正在圣炎岛上的流凰突然脸色大变,“雪丫头不能去!”说着已经冲了出去。

    这边城畔生两人一轮交锋结束,气息都有些沉重,气刃和水链各据一方,此刻他们眼中都只有对手,不需要多说只要一个眼神就再度点燃战火。

    同时出手,冲向对方打算以体术对决。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之间,熟悉的精神力波动让城畔生突然停手,神色大惊,“霏雪,你怎么来了?!”

    女孩儿身着荒城传统服饰,一身白色广袖露脐上装,下裙是开叉长裙,下摆处点缀着蓝色的六角雪花,搭配着同色系的头巾,飘逸而灵动。

    看向青年的一瞬间,眼泪便顺着长长的睫毛低落下来,“别打了。”

    城畔生愣住,咬牙说道:“你不会明白的,这些人是不会放我走的,快让开,马上就会结束了,长老!”说着发动攻击。

    空无叹了口气,打算用精神力将女孩儿带走,但精神力却扑了空!

    “快停手!”

    已经来不及了,城畔生和歌灼月两人都信任他的实力,因此攻击起来毫无迟疑。

    长链和气刃相撞的瞬间,才发现,女孩儿还在原地!

    “霏雪!”

    城畔生立刻动用精神力撤开那些密密麻麻的链子,但是那些空气碎片和水滴已经溅开,沙霏雪正处于中心。

    来不及了,他连忙奔过去,两人碰撞产生的余波强得让人窒息,进入的瞬间连精神力领域都无法放出。

    城畔生连忙强行运转起来,一股眩晕感瞬间袭来,之前爆发和刚才的竭力对抗的后遗症终于出现了,昏迷前却发现有人的速度比他还快。

    当一切都停下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冲上来的流凰斐北翔等人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

    只见他们的元帅大人此时背后一片血迹,染红了银色长发,染红了披风,而他的面前则是毫发无伤的少女。

    “真的是你呢。”沙霏雪不只是高兴还是悲伤的笑着,眼泪再度流了出来,然后伸手挡住青年脸,只剩下一双眸子,“我不会认错这双眼睛。”

    歌灼月微微一震,将体内的水和空气逼出,看着她轻声问道:“为何?”

    “我不想再看着你们打下去了,我不想他死,不想看到你这样失控。”

    后背是久违的疼痛感,歌灼月轻轻皱了下眉头,“为时已晚。”

    他已经失控了。

    后背的伤就是证明!

    明明是来精神力都不能及时筑起的时候,竟然为了救她而不顾自身的安危。

    此时,大面积的伤势已经蔓延,血液抑制不住,慢慢染红了他的下半身,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瞬间明白了‘为时已晚’这几个字的含义。

    这个时刻,他们深深觉得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惊吓!

    “冰……冰山竟……竟然动情了!”空未决倏地打破了沉默。

    沙霏雪微微一笑,顿时明月都羞于争辉,仰头看着青年是说道:“放他们走好不好?”

    “我什么都答应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歌灼月明白:内心深处蓦地升腾起来的喜悦绝非错觉。

    回忆起之前龙曾说过的,‘你应该多为自己考虑一下’,微微一顿,一句话脱口而出:

    “我要你未来的所有时光,还有你的心。”

    所有人都愣住了,紧接着就发现其实自己也并没有多惊讶,早在元帅舍身救这女孩儿的时候,仿佛就已经看到了结局。

    相较之下,沙霏雪却有些惊讶,看着这个近乎完美的人有些不理解,但还是点了头,“我愿意。”

    说完便愣住,只见歌灼月手一翻便拿出一个熟悉的物件来:金色带着红纹的手环,“唤我的名字。”

    女孩儿被这清冷而温柔的声音所震慑,灼月,两个字不由自主地出了口,下一秒手上一凉,已然被刻上了歌灼月之名的手环回到了手腕上。

    这时,空青等人已经抵达,刚好将这一幕守在眼底,纷纷质疑自己是否眼花了:那个歌灼月此时竟然眼带笑意!

    “霏雪,这是怎么回事?”

    沙霏雪将视线从手环上收回来,看着她笑道:“空青姐姐,他在那边,一切都结束了。”

    是的,都结束了。

    战争也好,内部纷争也好,还是对那个人的束缚也好,亦或是以往的眷恋也好,都结束了。

    城畔生被空之月那温和的精神力缓解过后,迷惑地睁开了眼睛,随即腾地坐了起来,“霏雪!”

    只见四周都是穿着白大褂的人,将他团团围住。

    “她没事。”

    熟悉的声音传来,空青突然扑进他的怀中。

    城畔生顿时放下心来,然后抱住怀里的人,“太好了……等等,歌灼月呢?”

    流凰等人顿时神色微妙,将刚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后便走了出去。

    城畔生久久无语,空青见此便说道:

    “霏雪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我是自愿的,对你的心思已经放下,何况,当初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被那双眼睛所吸引,这就是上天给予的最好的安排。”

    空青还记得女孩儿说这句话的神态,出于女人的直觉:这句话半假半真。

    城畔生听完只是微怔,随后感叹了一声:

    “都结束了啊。”

    (本章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